第十一章 惊鸿一瞥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一章 惊鸿一瞥

颜颜的手指只能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。少年大约十四五岁,侧卧着,双目紧闭,肩膀下有一滩血,胸前并无血迹。颜颜大着胆子轻轻往少年左胸摸了摸。还好,还有心跳。 两个都是活人,颜颜头皮不再发麻了,她看看那依着花坛坐的男人,又看看躺着的少年,看起来少年伤得更重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急救常识她知道一些,但不敢去操作,万一操作失误了,她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。 她站起来观察了下四周,看看,这里是路中央也太危险了,前面又是一个弯,万一来往的车辆开得急了,说不定就直接碾到少年身上了。她跑去折了几段小叶桉树枝,扔在几十米开外的公路上权当警示标志,又跑去男人那边告诉他自己已经帮他们叫了救护车,让他坚持一下。下午一两点正是最晒的时候,沥青公路被晒得仿佛要冒了热气,颜颜跑来跑去,弄得满头大汗。她回到少年身边,从包里拿出阳伞,在少年上方撑开。她又想了想,在少年身上 急救车和警车先后呼啸而至,设置警示标志、拍照、抬人。颜颜也一起跟着上了救护车。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又刚发生了事故,她不敢在这里等出租,还是回市区去打车吧。 上了救护车以后,颜颜一再问少年情况怎么样,护士回答,“现在不好说。人要是能醒了才知道,现在只是看生命休征。你赶紧打电话准备钱吧,一会要住院押金。” “啊?我不是他家属。我不认识他,我是路过的。”颜颜说道。 护士狐疑地看了她一眼。不是家属还这么热心?倒真少见。护士说道,那那帮忙摸摸看有没有学生证之类的东西。护士在踩着打氧机,腾不出手。颜颜站起来往少年裤兜里摸去,摸出来一个手机,翻了翻号码薄,找到“爸爸”两字,拨了过去。 如果颜颜没有决定装病去接机,如果她决定接机但没有下车救人,如果下车救人但没有拨这个电话,那么,她就不会认识沈华,这个对她后来的人生起了关键作用的人。 早一刻,晚一刻,她与沈华不会有交集,只能是两条不相干的平行线,从未相遇,从未分离。 但是,人生就是那么奇妙,路遇车祸,她不能袖手旁观,而她的善心,也为她带来了预想不到的际遇。 当然,当颜颜在医院抢救室外,等着沈华的时候,并不知道这一点。她只想着少年的家人快点到医院,她好卸下身上的责任,去接她的准婆婆。其实这并不是她的责任,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,就把这个事情揽了上来。她奔波了一个下午,就是希望能够与死神赛跑,把那个还稚嫩的生命抢回来。 沈华从工地上急匆匆赶到医院,在急救室外,一个娇小的女子在门前来回打转,一脸的焦急。看她一会盯着急救室门牌、一会看着手机叹气的表情,里面正在抢救的应该是她的亲人。沈华还以为自己走错地儿了。一问,里面在抢救的,就一位刚出车祸、穿着校服的少年。 “您就是他父亲吧。”颜颜柔声劝道,“您来了就好了,一会儿他醒过来,一定非常需要您。您别担心,医生肯定会尽力的。” 沈华说道,“您是……”他担心孩子的伤势,一时还想不出什么措词,问道,“事情怎么发生的?” 颜颜意识到自己可能惹上麻烦了。“我也不知道,我路过的。”她原本想说她给垫了做ct检查和输血的钱,忽然间想起那位摔倒后被年轻人扶了还反咬一口的南京老太。算了,要是被人这缠住追问,“不是你撞的你怎么会送他到医院”那就麻烦了。 她嫣然一笑,故作镇定地说,“我打电话报的警。这是他的手机,给你。”她掏出手机伸过去。 沈华接过手机,脑子有点混乱,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长发女子。颜颜被看得有些慌乱,抽回手的时候忘记了手上还套着一个特大号的玉镯,只听“咣当”一声响,镯子滑过手指掉下来,白底飘绿的晶莹散成了一地碎片,闪着些微光。 颜颜第一反应是趴下去捡这些碎片,眼见碎得不成样子,回天乏力了。她心里一痛,要碎也等她送出手了再碎好么?现在就这么挂了她很郁闷啊! 忽然,她脑海里闪过几个字,“玉可护主”,现在这玉碎了,是为主人挡灾牺牲了自己?看来这男人果然误会她了,看他盯着自己眼珠都不带转的阴冷样子,可能已经在他心里把她撕成比这碎玉还要碎的碎片了。 三十六计,逃为上计! 颜颜挤出个笑容道,“我还有急事,我走了啊……”碎片也不收拾了,匆匆往外逃。 沈华想追上去问她的名字,急救室的门开了。他只好放弃这个念头,转身迎上出来的护士。 出了医院的大门,太阳光已经柔和多了,颜颜这才惊觉,经过她这么一耽搁,她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。完了。 她赶紧打电话给张毅的母亲,是关机状态。难道是还在飞机上?说不定航班延误呢。她再找张毅电话,也是关机。 颜颜抱着一丝希望再次打车到机场。最好是航班延误了。在车上继续拨打两人电话,仍然不通。她没有来过机场,完全没有经验,东询问西询问,来到到达厅,里面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等着接人。 一个航班的人到了,又一个航班的人走了,颜颜在到达厅等了两个小时,都没有看见张毅的母亲。也许,她早就到了,没有看见颜颜,就自己到市区去了?如果这样的话,为会么手机不开机啊? 颜颜越想越不安,到问询台去一查,兰州到海口的航班三个小时前就到达了。颜颜傻了。就这么个接机的任务,还给砸手里了。 要问一问张毅才行。说不定她这未来婆婆等不到人来接机,直接坐车到东方市投奔儿子去了。 这回电话通了。“颜颜,你们几点到东方呀?” “我,我……”颜颜吞吞吐吐,“我来晚了一个小时,没有见到她。” “什么?你怎么不早说?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?” “哦,我在刚才陪领导,关机了。不说这个了,你不是一点就去机场了吗,怎么还会晚到?” 颜颜不敢隐瞒,把自己路上看到有人出事故受伤、她跟着把人送到医院的事说了一遍。 张毅很生气,在电话里劈头盖脑地一通骂。“你呀你!你帮他们叫个救护车就仁义至尽了,还下车去干什么!你看看你现在干的叫什么事?” “我知道我不对,可是我想着救护车如果不能来这么快,我能去帮帮忙也好。毕竟人命关天……” “人命关天,他们是你爹还是你妈?你现在把我妈给弄丢了,那才是真的人命关天呢。我告诉你,我妈要是有什么事,我跟你没完!” 颜颜惊愕得说不出话了。这个张毅怎么了?他以前不是这样的,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对她说一句重话的。她的心慢慢地凉下去,只觉得这个张毅好陌生、好冷血。 是,是她把老太太弄丢了没错,可那也是事出有因。她不可能见死不救吧。再说老太太,一大活人,没人接她不会打电话么,不会打车么?除非是…… 颜颜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情,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。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就失踪了? 她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想,只静静地听张毅骂,默不作声。 张毅发泄完了,也察觉到自己过火了,口气缓和了一点,说道,“颜颜,我妈要是没事,她肯定会联系我。希望她只是手机没电了。我现在骂你也没用,这样吧,你按我说的去做。” 张毅分析了一下,他就在东方等他妈,因为说不定他妈一下飞机就直接坐车去找他了;颜颜呢,找找机场的休息室、洗手间,并在机场广播寻人通知;继续等,继续找。找到有消息为止。如果过了24小时还没有音信,他们就只有报警一条路可走。 颜颜除了张毅安排给她的任务之外,还多做了一件事:打电话给交警问当天车祸的情况、地点。所幸,没听说四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出车祸。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。 颜颜自我安慰,百思不得其解。老太太她到底到哪里去了呢? 4月1日的晚上是一个不眠之夜。张毅、颜颜、沈华都失眠了。张毅自然是为了不知去向的母亲;颜颜就复杂得多,又是救人后的安心、又有没有及时接机的内疚、玉镯碎掉的痛心、以及万一找不到老太太的害怕,一直;而沈华,儿子并无生命危险,一颗心早已放下,却又不知不觉间系在了日间相逢的娇小女子身上。 众里寻她千百度。他沈华身边缺少的,就是这样心地善良的纯情女子。不算计,不修饰,不戴面具。但他居然没有问到她的名字。这个女子,她并不是很美丽,却犹如惊鸿一瞥,投在他的心上。 茫茫人海,他们还能再相遇吗?

上一篇   第十章 下车救人

下一篇   第十二章 愚人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