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愚人节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二章 愚人节

“颜颜,我爱你,嫁给我吧。”张毅跪在她面前,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,里面的钻戒耀眼夺目。 “今天是愚人节,你求婚能不挑这个日子好么?” “我发誓,我对你一片真心,不论是愚人节、情人节、光棍节都不会变;我愿意娶你为妻,不论贫穷、困苦,都与你生死与共,只有死亡,才能把我们分开。请你,美丽的颜颜,接受我的爱吧!”张毅深情地表白。 忽然,他身后的电视机传来一个声音,两个人一起转头看过去。 “本台4月2日消息,一位老太太从兰州到海口寻亲未果,跳楼自杀,送医院抢救途中死亡……” 画面闪过一位躺在担架上的老太太,打了马赛克,遮住了身上的斑斑血迹,但那眉眼,那凌乱的短卷发,正是张毅的母亲。 “贱人!还我妈的命来!”张毅的温情面孔忽然变得狰狞,手上的钻戒化为明晃晃的匕首,朝她扑过来。 啊!—— 颜颜一声惨叫。 她睁开眼,只见周边人群熙熙攘攘,挤着抢着排队办登机牌。天已经蒙蒙亮了。她在机场等了一夜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,做了个恶梦。 老太太究竟是出什么事了呢?颜颜宁愿是那老太太因为讨厌她而故意躲起来,而不是走失了。如果老太太走失了,张毅一定饶不了她。 她在机场徘徊,心里一片茫然,张毅的母亲没有消息,她也不知道她能到哪里去。 “somesayloveisariver……”她的手机铃声响了,一看是张毅母亲的号码。她惊喜万分。 “阿姨,你现在在哪里?我和张毅都急死了!” “我在兰州呢。我过两天才过来。”电话里的人慢悠悠地说道,“我老太婆今年时髦了一把,也过了一次洋节。” “噢,什么洋节?你怎么还在兰州?”颜颜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,只觉得莫名其妙。 “你不会不知道昨天是愚人节吧!”电话那头笑道,“常言道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我这做了一辈子妇女工作,可还没有接触过会说洋文的妇女,你是第一个,我听说学英语的人都开放,喜欢过洋人的节日,我就学着你时髦了一把。你这个愚人节过得还开心吧?” 颜颜浑身颤抖,却可不知道怎么还嘴。等到挂了电话她才在嘴里喃喃念出来! 老太婆太会欺负人了!不带这么整人的!愚人节!就一个愚人节把她忽悠到海口来!她平生第一次跑到医院去装病,学生参赛的紧要关头她却放了学生鸽子,她一个人在机场等了一夜。最后居然只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。 你整我就算了,你儿子知道吗?不会是两人一起串通了来整我的吧?要不他怎么昨天也没有来海口接你? 颜颜拿打电话想给张毅问个明白,拿出手机,又放回包里。她能问什么?她若去质问,只会让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剑拔弩张。 一对情侣从她身边走过,男的帮女的拖着拉杆箱,女的紧紧拉着男伴的手,笑颜如花。好甜蜜。 颜颜呆呆地看着。每次她回学校,张毅总坚持要送她到车站。他们一同走过那开满凤凰花的树,一同走过紫色牵牛花架,他一手替她拎包,另一只手搂着她--他们也曾经是这样恩爱的情侣,甜蜜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哪怕只是手牵手静静地走着,内心也充满了喜悦。 此景不再。她与张毅平静宁和的生活,已经被打破。颜颜感觉到自己是这么无力。 她要对抗的其实不是张毅的母亲一个人,而是整个社会的世俗偏见。很多男人还有处女情结呢,何况她离过婚,有孩子。这也是张毅的一个心结吧。她的婚史,张毅身边的同事朋友并不知道。 或许自己不要再坚持下去了。放弃张毅,许弃这段感情,回到自己认识他之前的生活。 可心里又有个声音在说,张毅爱不会放弃她的,不管别人怎么说,张毅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。 她并不知道张毅这边,与母亲发生了口角。他已经做好去报警的心理准备了,忽然母亲的电话来了。她平安无事,就是想过过洋荤,搞个恶作剧。老妈也老大不小的人了,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?短暂的喜悦过后张毅也愤怒了。 “妈,你是来考验颜颜的,不是来耍颜颜的!你知道这次为了接你,颜颜费了多大功夫吗?你知道她在机场等了你一夜吗?” “年轻人,跑一两趟算什么,她要是这点体格都没有,怎么能当你的老婆,给你生孩子?想当年我一个人带大你,下大雨一个人撑着伞背你去医院……” “妈——”张毅无语。又提陈年旧事。每次他做错了事,跟人打了架,逃学不上课,母亲都要搬出这一套。可是这次他做错什么?老给他亲情绑架。 听着电话那头长篇大论诉说自己如何含辛茹苦,张毅不耐烦地打断了,“哪个当妈的不辛苦?你生我的时候,经过我同意了吗?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把我生下来,那是不是欠了我的,是不是就应该辛苦一些?” “我欠你的?你,你小子欠揍啊!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住你了是不?我告诉你,我星期六就到海口,看我不揍死你!” “妈你是真到还是假到,狼来了喊多了没人听了。你要来你自己来,我不会叫颜颜去海口接你了。” 张毅只感到厌烦。他还要去上班,实在没有空来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生活简简单单有什么不好?颜颜的婚史,他纠结了一阵也就过去了,只是担心让朋友同事知道,会有人笑话他娶了个二手货。 他母亲这边会反对是他料想不到的,母亲一向是个开明的人啊。现在她这么坚决反对,先是说要考验,又是愚人节恶作剧,他很疑惑他妈为什么变得这么庸俗。真不知道她来海南又会整出什么事情来,虽然很想念妈妈做的菜,但是现在他只想逃避。 他现在宁愿去上班,收收菜,定时看看仪表,不需要烦恼老妈与女朋友之间的战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