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请假风波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三章 请假风波

愚人节是洋人的节日,四月最受重视的还是清明节,紧跟在愚人节之后。 颜颜在海口过了愚人节,怀着一肚子的郁闷回家扫墓。她家在东方市江畔的一个小镇上,人口不过两三万,平时冷冷清清,清明节前后人一下子多起来,走在街上熙熙攘攘,挑担子、扛锄头、拿铲子的人来来往往,车子也比往常多n倍。 在海南,清明节可以说是比春节还要隆重的节日。在外面打工的人,春节不回家,家里的老人虽然不高兴,但还能理解;若是清明节不回家,便会上纲上线到不认祖宗的高度了。清明节要烧香拜公,不回来拜公便是忘本的子孙了。不过,这种要求,向来只是针对男性,对女性是没有什么要求的。尤其是像颜颜这种嫁出去的女儿。只因家里人丁稀少,只有她与哥哥钟靖靖两人,所以颜颜年年清明都回来过。别的不说,祭拜母亲是一等一的大事。 家中一切如常,颜颜提及让父亲去医院动手术的事情,钟国生仍是一口回绝,还是那套“小病自己能治,大病去医院也没用”的论调。颜颜劝说两句,也就随他去了。一个人固执了一辈子,她还指望能改变他?她得赶紧回学校,还有要紧事情要办呢。 走的时候,继母热情地把她给送到车站,一路上坚持要帮她拎包。颜颜捏捏兜里的钱,她只剩下最后三百块了。咬咬牙,拿出来给继母两百。给钱这种事,第一次给叫开先例,第二第三次给就成了惯例,哪一天不给,就是破例了。她拉不下脸来破例,硬是撑着拿出来两百块。 她的继母是个伶俐人,从家里到车站要走十多分钟,她巴巴地送送她到车站,就是在提醒颜颜还没有给钱,等到颜颜掏钱出来,不由得眉开眼笑,心花怒放,却还是矜持地推辞了一番才装做不得已地收下。 走进校门口,保安老苏笑着跟她打招呼,“颜颜,你回来了?你眼睛好了没有?” “啊?”颜颜一愣,“你怎么知道我眼睛不舒服啊?” 老苏笑道,“黑脸早上在学校骂了一天了,全校没有不知道的。”他凑上来压低了声音道,“你是不是找后门开的病假条?黑脸说是你们学英语的目中无人,居然在愚人节愚弄他。” 黑脸指的是校长胡光辉。他肤色黝黑,平时又不苟言笑,不论开会还是平时布置工作、在路上遇见打招呼都阴着一张脸,比天上的乌云还要黑,不知道谁给他送了个外号“黑脸”,叫着叫着就全校背地里都这么叫他了。 “啊?我哪敢愚弄他?疾病证明可是真的。” 老苏笑道,“反正我就是提醒你一下,你小心着点啊。” 真是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啊。颜颜心里想,这么小小的一个乡镇学校,还搞得这么复杂,是谁背后要捅了她这一切的? 她想着,不管怎么说,她虽然请假,可学生不是获奖了么,之前她也额外加班辅导了学生一个多月,总可以将功补过吧。前几晚她收到学校办公室发来恭贺短信,说是刘海燕同学荣获演比赛一等奖,她这么卖力为学校挣到个省级荣誉,那黑脸怎么还要揪住她的小辫子不放? 哎呀不妙,那条祝贺短信发给她时,她正在机场忙着寻找张毅的母亲!那一晚,是愚人节的晚上!愚人节!颜颜只觉得心里发毛。是哪个傻瓜发明了愚人节这种傻瓜节日? 她还来不及打电话确认下学生获奖的情况,就被副校长陈彬叫去校长办公室。黑脸坐在办公桌后,劈头盖脸地批评了她一顿。 “钟老师啊,你是个年轻老师,千万不要有吊儿郎当的心态,学那些老教师,没病装病,泡病号过日子啊。”黑脸一本正经地说。他平时就看她不顺眼。严格说起来,本来看她是挺顺眼的,但每次叫她唱歌都不去,上级领导一来,让她去陪个酒她总是推三阴四,太不给他这个领导面子,未免心中有些不快。 颜颜说道,“我没有泡病号啊”。她心里想着,要是黑脸较真起来她也不怕,反正医生的病症证明是真的,她医院花了钱拿了发票那也是真的,就算是闹到教育局去,她也还是占着理儿的。不管谁在她背后打小报告都没用,就算是找医生对质也没用,那医生亲笔写的字还能推翻了不成? 黑脸说道,“你如果真的不是泡病号就好,以后做事情认真点,不要自以为事,搞假工糊弄不了别人的。这个事情就算了,以后要对你的学生负责任一点,这次参赛前后花了一万多的经费,你一请假全部打了水漂,居然连个三等奖都没有拿到。” 颜颜低着头不说话,看来现在的人越来越洋气了,那条愚人节的恭贺短信果然是愚弄她的。她装病请假愚弄了校长,校长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通过学校的短信平吧给她发了条假信息。 可学生没获奖,不能算是她的错吧?参赛就一定获奖么?那还要评委干什么? 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。学生就是教师的面子,她的学生没能获奖,她这面子撑不起来,在校长面前也不硬气了。主要是想到这一个多月的辛苦努力,也有点泄气。一等奖拿不到不奇怪,可是怎么着也要弄个三等奖回来吧!这种省级的大赛不都是只要有资格参赛,最差都是三等奖的么? 这天上课,刘海燕明显地提不起精神,下课后颜颜便让她到办公室去一趟。小女孩子不经事,颜颜一问比赛情况,便哭了。她抽抽噎噎地说,配乐放到哪一段时应该说什么话,做什么动作她都记得清清楚楚,可是到上台的时候,配乐好久都没有响起来,等到响起来时,她听都没有听过,就慌了,台词忘得一干二净,呆在台上好了阵就掉眼泪下来,哇哇哭着跑下台来了。 颜颜一听就明白了。配乐是她交给陈晓玲的,没想被她换掉了。学生只要能把流程走完了,中规中矩也能拿个三等奖。这样上台哭下来的,还能有什么指望? “老师,如果你陪我去,就不会像陈老师那样给我拿错配乐,我就能获奖了……” 颜颜拍拍她的肩膀,说道,“下次老师一定陪你去。”心中充满了内疚与自责。

上一篇   第十二章 愚人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