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派系之争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四章 派系之争

颜颜猜测这次学生没获奖,除了学生经验不足,缺乏临场应变能力以外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陈晓玲从中使坏。她暗暗自责,自己太大意了。 刘海燕能参加比赛,是经过镇里、县里的初赛和复赛才选拔上的。当初在镇里初赛时,陈晓玲的学生也参加了比赛,虽然落选,但差距与刘海燕很小。这种赛事,学生获奖,指导老师便也跟着沾光,能拿回一个“优秀指导奖”。学生获奖,荣誉是属于学生和指导老师颜颜的,没有带队老师什么事。或许正是出于某种不满心理,陈晓玲自做主张把配乐给换了。颜颜决定下午去找陈晓玲问个明白。 学校也是个小社会,社会上的一切尔虞我诈、刀光剑影,在学校里一样也少不了。小小一个学校,教师七八十人,便分成了三四派。莲花镇中心小学一个正校长、三个副校长。正校长这一派的便是黑脸派,以陈美美带一帮妇女婆为代表;三个副校长分别是说海南话的、军话的、村话的,各个校长都分别为说自己方言的人争取福利,于是以各副校长为首便形成了海南话派、军话派、村话派三大阵营。 这些派别的分类,没有官方来认定,但却是受到教师默认的。在学校举行k歌、聚餐、听课、培训、开会等各类活动时,便能看出各派的区别了。说海南话的副校长提出一个建议,拥护的往往都是说海南话的老师;分房子、培训时,各个副校长都在为自己的人争取着相应的权益。 这些派系并没有严格的界限,虽然学校里有黑脸派、海南话派、军话派、村话派,但总有些人是游离在这些派系之外的。颜颜便是其中之一。父母是早期从广东来到海南的,母语是粤语,没法按语言来分派系。最主要是她与世无争,开会的时候不大发言,也从来不为功课多了一节或是两节就要闹到教导室去,也很少和别的同事打成一片,一下课忙完工作就回到宿舍去,不大出来与别人聊天。 做为无派人士的的好处就是在有派系之争时可以做隐形人,基本上不会受到攻击和排斥;坏处就是一旦受到攻击时,往往不会有人出头。 颜颜却不知道这一点,听了学生的哭诉,下午就到办公室找陈晓玲去了。 “陈晓玲!海燕说她演讲时的配乐不是原来的,怎么回事,是你给换掉的?” “我也不知道呀,是你把配乐给我时弄错了吧。”陈晓玲正在改作业,头都不抬。 “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弄错?”颜颜气愤,“我都指导了她一个多月了。” 陈晓玲冷笑道,“是啊,我可听说有些指导老师很没责任心的,宁可泡病号也不愿意带学生参赛呀。” 颜颜一愣,没有想到刚出大学校门的毕业生这么牙尖嘴利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。 “诶,你怎么搞的,自己学生不争气就来说别人,不要以为新老师就好欺负啊。”随着高跟鞋有节奏的声音,陈美美走了进来。她是黑脸校长面前的红人,陈晓玲是她的堂妹,这个钟颜颜竟然敢来挑衅,分明是不给她面子啊。 办公室里一片哄笑,没有人出来打圆场。平静的校园生活,每天按步就班地上课、抄教案、改作业,哪怕是一次小小的口角,都是这种单调生活的调剂。 颜颜看了她一眼,又看看办公室里直射到她们身上等着看热闹的面孔,一句话不说,转身走了出去。她觉得自己像一尾缺氧的鱼,很想游到一片真正属于自己的海域。这个学校,看着安静,蓝天白云下椰树婆娑,颇有田园风情,其实也并不是一方净土,颜颜虽然在学校干了好几年,却还是有很多看不明白的事和无法理解的人。 黄艳出院回学校上班了。四月的天,这么热,女教师都穿上各式裙子了,她却是穿着长裤。被开水烫过的地方想必是留着疤,穿长裤好遮丑。在办公室里,偶尔陈彬说两句不好笑的笑话,她便也跟着讨好似的笑。颜颜为她感到悲哀。她记得黄艳被烫伤时那凄厉的惨叫声,记得她求陈彬送她去县医院时低头认错的表情。这样的男人,为什么还不放弃?颜颜实在不理解。 打人的男人,可以一票否决了。生了孩子又怎么样?没有生命,没有尊严的婚姻,孩子长大后也只是重复父母辈的错误而已。颜颜是亲身经历了家庭暴力以后,才得出这个结论。前夫酗酒,每醉必闹得鸡犬不宁,让她体无完肤。 颜颜从不后悔与前夫离婚。离过婚、生过孩子,本来不是丢人的事情,但在这样一个封闭的小镇上,她就好像被钉在一个不幸的背景墙上,处处显得不如别人。她曾以为只要好好教书,做好本份工作就可以,但事实并不是那样。 她想念张毅。在他的宿舍里,她可以逃离这些琐碎的烦恼。和张毅在一起时,她可以融入他的世界,忘记她的世界。他们每晚抱着一起入睡,张毅起床了去上班,她就拖拖地、洗洗衣服、听着音乐上着网,等着他下班回来带她去吃饭、看着他打魔兽、一起躺在被窝里看肥皂泡电视剧。 但现在张毅的世界也被烦恼入侵了。他母亲的反对,时刻提醒着颜颜,她是一个离婚生养过的女人,她配不起张毅。这种认知让她苦恼。是离开,还是坚持?若是坚持,这种感情确实是失衡的,她已经26岁,已经没有多少犯错误的资本,张毅母亲的话确实也有道理,自己是离婚过一次的人了,若是以后张毅对她用情不专,她便是全盘皆输;可若是离开,她又不甘心。 因为怕输,便干脆认输不是很可笑吗?至少应该去博一次。她已经离开过张毅一次,她不想再尝到这种痛苦了。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?恋爱不代表着一定能结婚,结婚了也不代表着就是永远。只要张毅没有变心,她就要坚持到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