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不想出门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五章 不想出门

四月一开始就不顺心,接机没接到人,请个假接机被人告密,买个玉镯还没送出手就摔碎了,学生参赛本来稳拿三等奖,结果却成了泡影。颜颜心里面不痛快,周末见了面,少不得要诉苦几句。 “学校那些事,我想起来真是不开心。毅,如果你妈没让我去接机,学生肯定能获奖,至少能捞个三等奖。” “唔,那就等明年呗。” “学生一年一个样,也不知道明年还有没有这个实力能参加省里的决赛。今年我们学校还是第一次参加省里的决赛呢。” “学生获奖,你有奖金不?”张毅问道。 “没有。” 张毅笑道,“获奖又没钱,拿不到名次就拿不到名次了,你还纠结什么?对了,你明天逛街去吧。” “啊,逛街?我逛街干嘛去?你能陪我去吗?” 张毅说道,“我明天白天休息,晚上夜班,我不想动,明天你自己去吧。” “哟,你不陪我去,我一个人去干嘛。天气这么热,大白天逛街晒死人。”颜颜抗议,他老是没有耐心陪她逛街压马路。 “你不出门老呆房子里上网,小心变成蜘蛛精。出门买点东西不好吗?我卡就放抽屉里吗,明天你想买什么买什么,就当是你去接机的奖励。以后你就别提学生比赛的事情了。学生获奖你又没有奖金,我送你个包不是要比那个实在得多吗?”张毅边说边铺床。 “猪头,这又不是钱的问题。”颜颜不高兴了。这男人怎么只会想到钱呢?学生的信任,领导的评价,做人的信用,自己在学生、同事、领导眼里的形象,又不是钱来决定的。 “你把电脑关了,我们睡吧。”他打了个呵欠。今天早上七点半就去上班,晚上八点半才到家,十几个小时下来已经有些困意了。 “那好吧,我知道你上一天班也累了。”颜颜听话地关机,爬上了床,睡在张毅旁边。她还想说说玉镯的事情,想了想没张嘴。那玉镯摔碎在医院里,连碎片都不剩一个,她能跟张毅说什么?再说,他知道以后恐怕贴心的话也不会说半句,最多就是让自己拿他的卡再去买一个。 “我要的又不是钱,只想让他知道我对他妈的心意。虽然他妈不喜欢我,但这不影响我爱乌及乌。我从小没有妈,也想有个人能让我当妈好好地孝顺啊。他怎么只知道钱钱钱。” 颜颜心里嘀咕着,有种与理工男交流无果的无力之感。而这时张毅的大手已摸了过来,在她身上上下其手。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上班干得也不体力活,就是熬的时间长些,翻困。本来想先好好睡睡到半夜再说,可一挨着女朋友的身体便按捺不住了,一股热流从下腹窜上来。 他翻个身把颜颜压在了身下。颜颜不觉弓起身子,迎合着他,把那些不愉快都扔在了脑后。 几天不见,两个人的激情缠绵不用说,第二天直到九点才醒来。 张毅住的是酒店式单身公寓,配了床、电脑桌、玻璃小饭桌、两个床头柜。有洗手间,没有厨房。张毅醒来打开电视,拿起床头诺基亚6200,让人把油条、豆浆、鸡蛋、粉汤给送来。两个人就相互搂着躺床上边看电视边等早餐。 门铃响了,张毅爬起来穿衣服。颜颜也准掀开被子准备穿衣服,张毅却摁着她道,“你别动。”顺手把帮颜颜掖了被角,把她给盖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个脑袋,这才去把门打开一条缝,把早餐给拿进来,放在小饭桌上,才坏笑道,“小懒虫,起来吃早餐了!” 张毅常常把颜颜摁在床上,然后可以趁机叫她一声小懒虫,因为她起床最晚。她明知他的诡计,却也顺着他,因为很喜欢这种被人宠着溺着的感觉。 “谁懒啊,是谁死活不愿意陪我去逛街哪,是谁不愿意去游泳哪。”她笑着拍了拍张毅微微鼓起的肚子。 二十几岁的年青人,很少会有肚腩的,张毅算是一个例外。颜颜刚开始看着有点不顺眼,长肚子的男人太不帅了,后来慢慢地发现男人有肚子的好处。抱的时候肉肉的,很舒服。 颜颜边吃饭边盘算着今天的活动。大热天一个人去逛街,她兴趣不大,尤其是现在自己的钱包这么瘦,还是捂紧一点好。拿着张毅的卡出去刷,她又觉得不自在。 四月的天气越来越热,每年这时候,学校里就给学生家长发放个告家长书,让家长注意管住孩子,不让孩子单独到海边、水塘边游泳。 这几年,溺水死亡的学生时有发生,东方市是海滨城市,一到酷暑天,教育系统的上上下下便绷紧了安全管理这根弦,无论是教育局局长、各校校长,还是各班主任、科任,一个个都打了鸡血似的发宣传单、开专题会议、讲座。颜颜不是班主任,但每天早读课前,都要让学生读一下黑板边上贴的防溺水标语:不单独下水游玩、不到不熟悉的水域游泳等等。这种防溺水的气氛越是浓烈,她便越是想去游泳。游泳又不是洪水猛兽,这种天气下水就舒服,更何况还可以健身、丰胸、塑型。 以前每年夏天她和晓琳到东方市东南面的海湾去游泳。那里地势平坦,水势也不急,正适合她们这样只能水性差强人意的初学者。旁边也有三三两两游泳的人,万一发生了意外,叫救命也有人看得见。 但那里不是专门的海滨浴场,没有更衣室,要换衣服得蹲草丛里解决,泡在海里时还要时不时地瞄瞄放岸边的衣服鞋子,生怕被人拿走而不知。 “毅,一会陪我去逛街好不好?” 张毅摇头。 她本来也没指望他会陪她去,便换了个话题,“我好想去游泳。你猜我那天转到我们楼后边的小竹林里去看见什么了?我在那儿转呀转的,居然看到竹林里藏了个游泳池!生活区里有游泳池,怎么都没听你说过呀,你知道我可喜欢游泳了!” 张毅说道,“生活区里的东西多了,能样样都跟你说吗?生活区里还有图书馆呢,跟你说了也白说,你又不能去,你没有工作证。” 颜颜有点泄气,“游泳池也要工作证才能进去吗?” “那当然了,本来这些设施都是为了留住员工才建的,公司要是不好好花点心思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就留不住人。”张毅淡淡地说道。 “光留住员工也不够啊,也要留住员工家属是不。”颜颜想到这点,仿佛看到一线希望,“我是员工家属,家属总可以去游泳吧?” 张毅迟疑了一下。“家属也不行呢。” “你们公司真小气。”颜颜说道,“那我下午约晓琳去海边游泳。你去不,我们两个女的,正缺一个帅保镖。” “不去。”张毅把两个人的早餐给收起来。 “少爷,去哪里都叫不动你了。”颜颜说道,“你最近怎么了?” “我能有什么?不就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,你想得还真多。”张毅说道,“把扔那儿的衣服拿过来,我拿去放洗衣机洗了。” 颜颜把衣服递给张毅。这是她昨天上课穿的衣服,又坐了一个多小时车回来,沾了一身的粉笔灰与风尘,昨晚两个人睡得早,她忘了洗。张毅不愿意陪她出门逛街,也很少去运动,下班后最感兴的活动不是睡觉就是玩魔兽。要说他懒吧,他其实也挺勤快,老是抢着帮她洗衣服,饭后的杂物也不让她收拾,都是他来搞定。 他对她这么好,她还苛求什么呢?那些感情上沟通不太顺畅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不喜欢陪她出门逛街更不是什么问题。前夫何剑倒是跟她无话不谈,不要说陪她出门逛街,就算是陪她回娘家,两个小时的车程两个人也能一路热火朝天地聊到终点站,搞得车上的人还误以为他们是热恋的情侣而不是已结婚登记的夫妻。 可是最后怎么样,最后她如同生活在地狱里。还是像张毅这样不说甜言蜜语,但实实在在疼自己的男人才好吧。 想到这里,颜颜心里甜甜的。“毅,你不出门我也不出门,在家陪你好了。” “随你啊,天气这么热,我们呆房子里吹空调也不错。”张毅走到电脑桌前,摁了主机电源。“你要是觉得无聊,就过来看我玩。” 颜颜听话地走过去,坐张毅腿上。她个子小巧,坐张毅腿上也没有增加什么重量,张毅有了女朋友当观众,打怪也比平常有劲了。看了一会,颜颜闹着也要玩,张毅笑道,“这个游戏只能我玩,你不能玩。” 颜颜鼓起嘴道,“为什么啊!” “因为我了解你啊!你个小气包,这个游戏每个小时要花五毛钱呢,你还玩不?” “你别逗我了,我不信。哪有这样的游戏。免费的游戏这么多,傻瓜才玩收费的。” “连玩游戏的钱也赚不到的才是傻瓜。”张毅伸手咯吱她腋下,“是不是,小傻瓜?” “你又含沙射影,笑我赚的钱少。” 两人正在打闹,床头柜的手机响了,张毅一把抓过来给她。 “颜颜,你今天在东方吧,你出来陪我一会行不行,我好难受。”手机里传来晓琳沙哑的声音。 “你怎么了?” “我被那个男人骗了!” “你别哭啊,你在哪里,我马上过去。” 颜颜跟张毅解释了两句,从他腿上爬下来,换件衣服匆匆出门去了。

下一篇   第十六章 恐婚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