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恐婚男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六章 恐婚男

红树林咖啡屋。 海滨城市的休闲娱乐场所都喜欢取个应景的名字,如海星、椰韵、海月、八所港等等,取了这样的名字,生意不一定好,但如果店名与海呀港呀的都不沾边,铁定死火。东方人喜欢红树林,便有了个红树林咖啡屋,座落在车水马龙的九龙大道上,厅里放置了大盆大盆的的塑料植物却不是红树林,而是盛开的桃花。在这里喝茶聊天,听着轻音乐,一张张俊男美女的脸庞都掩映在粉色桃花里,吸引了不少顾客,生意很是火爆。 颜颜赶到二楼的雅座,在临窗的一个位置看到了晓琳。她今天穿了件紫色的吊带裙,露出光滑如凝脂的香肩,脸上神色黯然,眼皮有些红肿,显然是刚哭过。 颜颜有些诧异,晓琳一向是个乐天派,笑口常开。今天这是怎么了?她坐晓琳身旁,叫了杯拿铁。 “晓琳,你今天穿这件裙子很漂亮啊,紫色很适合你,你皮肤白。”颜颜夸赞道。她虽然是故意找话题想让晓琳心情好点,但这些美誉之辞却并非违心拍马屁。晓琳大眼高鼻,皮肤又白,长得就是一个白富美的样子,相比之下,颜颜个子矮,皮肤又黑,光靠她脸上一双大眼睛,弥补不了身高与皮肤的缺陷。 听到来自同龄女人的赞美,晓琳笑了笑。外表都是浮云,有钱才是王道。“漂亮有个屁用,还不是照样被男人劈腿。化工厂的男人实在是太花心了。” “啊?你被人劈腿了?你说的是化工厂那个离婚男啊?你不是说他对你挺好的吗,上个月不是还开车带你去三亚玩吗?”颜颜掩饰不住一脸的惊讶。这变化太快了。她原来还挺羡慕她的,张毅别说跟她去三亚玩了,就是走出来在本市压压马路都成了周刊了,一周才一次。 晓琳提高了声音。“他那时刚买车,刚好我外婆要去三亚,我跟他一说,他就送我去了。可是我后来才知道,原来他对我没有这么好,送我们去三亚是因为新车要上高速磨合一下。” “那也不一定啊,至少他还是把你的事放在心上才送你的,要不他自己的车,还怕没有时间磨合吗?”颜颜劝说道。 晓琳喝了一口果汁,开始飞快地诉说起来。 “我是一年多前认识陈军的,那时我刚和前面那个分手,很伤心,然后一个朋友介绍他给我认识,我开始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觉得他是化工厂的,多少姑娘都想嫁化工厂的男人呀,我只怕自己自作多情没有好处。可他一点都不介意我情况,还对我很好,对我儿子也不错,天天开摩托车接我上下班,还每天去幼儿园接我儿子回来。我们俩就好上了。”晓琳沉入刚恋爱时的甜蜜之中。 “后来我妈生病了,她着急见到个结果,就问我,你们两个既然在一起也这么长时间了,到底是怎么个打算,要结婚的话就把日子给定下来吧。可陈军却对我说,他才刚离婚不久,心里的伤痛还没有完全平复,他对婚姻有恐惧心理,结婚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 颜颜说道,“啊?男人也会恐婚啊?还心灵受伤?那他有没有说要过多久后他才不会恐婚啊?” “我当时也是又生气又着急,他对我那么好,我也没有怀疑他,可是我等不起呀。早的时候干嘛去了,现在才说不想结婚?我就闹着要么结婚,要不分手。他不愿意分手。那时马上就是春节了,他有一个月的休假,我就提了个条件,不分手也行,你回老家过年要带上我去见你父母。他不同意,一个人回家了,整整一个月没有和我联系。” 颜颜只听得皱眉,想起了她第一次离开张毅,也是春节前。貌似春节是分手季,不成功,便成仁。男人们要么把女朋友娶回家,要么被女朋友踢回家。 “春节后陈军回来了,还是像以前那样天天来接我,我不理他,他就去接我儿子,给我儿子买好吃好喝的,天天带我去儿子吃。我儿子吃了他的糖衣炮弹,天天吵着要见陈叔叔,我见他对我儿子这么好,心也就软了。” 颜颜说道,“他想通了,要跟你结婚?” 晓琳摇头,“没有。” “那你的心怎么就这么随便软了?你都多大了,还这样上男人的当?怎么那个时候也没有见你跟我讲?” 晓琳不好意思地笑。防火防盗防闺蜜,她曾经在一闺蜜那里吃过亏,从此下了决心,不到领结婚证,决不能带拉风的男朋友见还单身的闺蜜。男友只用给家人看帮忙把关就行了,家人不会害她。 趁着颜颜说话的间隙,晓琳把吸管含到嘴里,樱桃小嘴一用力,杯里的冰镇橙汁流入口中。说了这么多,她嘴唇有点干,但事情还没有讲完。 “我那个时候想啊,我都跟他在一起这么久,他天天来接我接儿子,同事邻居都知道。我就自欺欺人地想,也许他真的需要时间来改恢复伤痛吧,等他想好了,肯定会跟我结婚的。他为了表示诚意,每个月都给我两千块钱,还说以后结婚了,他的工资卡就上缴给我管。” “我被这个前景给诱惑了!我前夫就是个超级吝啬王,就连儿子过生日的蛋糕都要我出钱,我哪里遇过过这么大方的男人啊?我听了他的甜言蜜语,拿了他的钱,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下去了。我不像你,有这么一份好的工作可以养活自己,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就很被动。” 吝啬男的女人一心想找个大方的,因家暴力而离婚的女人往往不太在意钱,只把男人的脾气性格做为择偶的第一要素。这是不是矫枉过正呢? 说话间颜颜的咖啡已是见了底。她看晓琳心情平静了好多,眼角的泪痕已经看不出了。她看看手表,晓琳的故事恐怕还很长吧,说了半天,还不知道男角是怎么样劈的腿。 她拍拍晓琳的肩膀安慰道,“我这工作就是说着好听,其实赚的也才刚够吃饭。你现在不是也在上班吗,没有男人也可以独立自主的。再说了,他不是开始就不想结婚吗,没有结婚证,劈腿了你也无可奈何。你别难过了,你看看你这么漂亮,男人还怕没有吗?我们不如去游泳吧,我们去海边吹吹风,把烦恼给忘掉!” 晓琳道,“你一说我还真想去了,好久没有去游泳了呢。不过我不想去海边游,那边换衣服不方便,我们去化工厂生活区里游吧,我还有那边的卡。” “啊?”颜颜一愣,“什么卡?陈军的卡你也能用啊?” “什么呀?他给我办了一张游泳季卡,到6月才过期呢!”晓琳看着颜颜惊愕的表情,问道,“你男友还没有给你办么?让他给你赶紧办一个吧,夏天来了游泳多爽啊。” “这个啊,我们今天还是去海边好不好,海边视野开阔。”颜颜说道。她很要面子,张毅不同意给他办卡的事情她不想坦白。可不安已经悄悄在心里萌生了。 回去一定要弄个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