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这个女人是谁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七章 这个女人是谁

两个人说去就去,回家拿了套衣服换,便坐上三轮车直奔海滩。傍晚海风吹拂,金色的阳光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,三三两两的人在水里嬉戏打闹,海风中时不时吹来断断续续的欢声笑语。 颜颜酷爱游泳,今天和晓琳泡在水里,她显得比较沉默,表面上是专心听晓琳说她的狗血故事,心里却在默默地盘算着与张毅的事情。女人的青春能有多少?若是只在乎曾经拥有,她已经曾经拥有过了。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结果。 晓琳的事情便是活生生的教训。与一个不想结婚的男人同居,最后连吃亏的都是女人。 这边晓琳还在继续说她的故事。男人为表诚心,每个月给她两千块生活费。但这样毕竟不长久,被逼急了,男人便说出了不能结婚的真正理由:他与前妻离婚时房子判给了他,而他需要给前妻二十万的补偿款。目前房子是在前妻名下,由前妻居住,他要给前妻二十万才能更名。他如果现在结婚,又没有钱还给前妻,如果现在就结婚的话,房子就没有他什么事了。 颜颜只听着不对劲,这男人花言巧语,可好像没太符合逻辑:没听说再婚了房子就归前妻这种事啊? 晓琳解释道,他说他前妻一直想复婚,所以在赖在房子里不走,如果现在他和晓琳结婚,那女人肯定要大闹特闹。晓琳信以为真,答应给他时间去处理好房子的事情,后来发觉陈军的行踪不对劲,昨天晚上陈军说上晚班,她不相信,悄悄跟踪,才发现陈军的所谓上夜班实际上是到他原来的房子里去跟前妻过夜。 “颜颜,以前别人跟我说的,化工厂的男人很花心,我都不相信,现在才认识到,他们仗着自己有几个钱,就到处留情。他和他前妻根本就没有断,却骗了我这么久。”晓琳叹气道,“算了,这是我命不好,你自己要当心点,看着你们家的那个。” 颜颜安慰道,“男人都有好有坏,你是没遇上好的才这么说。他这样拖着你,你就跟他断了吧。拖着对你没有好处。”嘴上劝着,心里却想,自己遇着一个坏男人,就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的。这都是什么事啊?可是一转念又想到游泳卡的事情。晓琳的男人喝说对她用情不专,可到底还给她办游泳卡,给她接儿子,张毅却骗自己说只有员工才可以去游泳,或许张毅也有她不了解的另外一面。 颜颜游泳回来,已是晚上八点,张毅已去上夜班了。她洗过澡,打开电脑qq一上线,张毅的头像就在闪动。 “这么晚才回来啊?”张毅发来一个消息。 “嗯。” “玩得开心不?”张毅问。 “游泳很开心,但是我玩得不开心。”颜颜心里完全藏不住事儿。“我问你,你不给我办游泳卡是什么意思?我问过了,不是员工也可以办的。” 张毅沉默。过一会打过来一行字:“游泳池人挤人,去那里没有什么好的。” “我去海边连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,还没有救生员,那里就好吗?”颜颜问。 “我老婆身材捧捧的,不想让我的那些同事们都饱了眼福。”张毅发来一个色色的坏笑。 颜颜心里更不踏实了。张毅以前可是没有几句甜言蜜语的。现在忽然这么能说,明显是心虚,想凭几句好听的来哄住她。 “恐怕是你想把我藏着掖着,不想让你同事知道我是你的家属吧。”颜颜不知怎么地就冒出了这句。她说这些并不是毫无根据的。他现在都不大跟他出门了,。她在的时候,一有人敲门,他就把她摁到被窝里,有时候连头都不带露出来。一度以为他这是疼她,想让她多睡一会,现在却起了疑心,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隐藏着男人一颗不安分的心。 张毅无语,过了半天发来一句话,“你想多了,早点睡吧。” 颜颜对着灰下去的头像,心情变得糟糕。他甚至都不想多哄他两句。以前他上夜班,都要跟她视频,让她开着视频,好让他上班的时候可以看着她睡觉。忽然之前,这种难分难舍的感觉,好像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。 她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儿呆,然后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来。张毅怎么想的,她还不清楚,但有一点她可以感觉得到,就是张毅不那么在乎她了。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奇妙的,有时候不需要只字片语,她就能感受到那种贴心的温暖;有时,哪怕说上千言万语,也维系不了已经断掉的情缘。 她在衣柜里翻了半天,想找到一些什么,又害怕会翻出来一些什么。在抽屉里,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。那么,可能是在他的手机里,或是,深藏在他的心里?她心里很不踏实。 两个人在一起,如果只享受情侣关系的欢愉,没有去考虑太多将来,这段关系或许可以走得很长很长。可不知不觉间,颜颜已经在这段关系上附加了太多希望,便感到放不下了。她不想做第二个晓琳。 终于,在电脑里,颜颜翻到了她一直在翻找的证据。一个年轻女孩子的照片,长卷发,阳光的笑容。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。但这女孩子是坐在一张椅子上拍的,椅背上搭着张毅经常穿的白t恤,她的面前一个电脑键盘,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,键盘边上是一个蝴蝶造型的闹钟。那白t恤,那蝴蝶造型的闹钟,颜颜都再熟悉不过。 她查看了照片属性,拍照日期是上周四的晚上十一点,相机是诺基亚6200。张毅的手机正是诺基亚6200。 照片是在回收站里翻到的,明显有人不愿意让她看到这照片。可起了疑心的女人比福尔摩斯还厉害,推理上也不含糊。颜颜眼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:晚上十一点,一个女人坐在张毅的电脑桌前,张毅拿手机给她拍了张照片,或许还拿起苹果送到她嘴边喂了一口。 这个女人是谁?

上一篇   第十六章 恐婚男

下一篇   第十八章 睡马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