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睡马桶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八章 睡马桶

颜颜直觉得全身在颤抖,一颗心拔凉拔凉的。如果不是晓琳的遭遇让她决定防患于未然,她还一切都蒙在鼓里。 晚上十一点,单身宿舍,一男一女。 她不会傻到相信张毅是柳下惠。 不过,他把这张照片删除了,本意还是不愿意让她看见的吧。在他心里,她应该是最重要的。 以前,颜颜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,可是,现在她自己都有点低气不足了。 她和晓琳相仿,都是经历过失败的婚姻,有个孩子。满大街的未婚女青年,都哭着喊着想要嫁给化工厂的男人,她们俩连剩女都算不是,毕竟是卖出去的白菜又退货回来了。 她能给张毅什么呢?他说他认识她之前没有谈过恋爱,和她是初恋。而她呢,经历过婚姻的洗礼,经历过为人母为人妻的种种。她曾经与别人山盟海誓要过一辈子。最真最纯的爱情,她早已给了别人,现在,她拿什么来爱他呢? 颜颜不觉想到,张毅去学校找她,或许不是因为爱,只是因为习惯了。男人爱一个女人,不会是这个样子的。不会连办一张游泳卡,都不愿意为她办。 颜颜环视房间里的一切,她一度以为她是这里的女主人,现在看来,她不过是一个女客而已。 但已经付出到这个地步,她爱了他那么久,为了一张电脑里的照片,就要放弃么? 可是颜颜真的不知道她能拿什么本钱去争取。她唯一能争取的就是张毅的心,可是男人的心太不靠谱了。 现在还是恋爱阶段,就这样子了,等到结了婚,柴米油盐酱醋茶,红玫瑰也黯淡成白饭粒,女人只会随着岁月变得沧桑,而市面上永远不缺一茬又一茬的漂亮萌妹子。 到时候,她拿什么去为他挡桃花债? 颜颜越想越没有底气。她甚至没有勇气去想结婚的事情了,更别说张毅的母亲还要给她出考题。 这天在饭桌上,颜颜有意无意地告诉张毅,自己下周要去喝一个同学的结婚酒。 “五一快到了,赶着结婚的人还真多。有时候真不想去喝这种酒,最怕人家问,什么时候轮到你了。”颜颜偷瞄了一下张毅的脸色。 张毅说道,“你还怕人家问?你不都结过一次了?” 可恶!有这么说话不留情面的吗?颜颜想着,是她说得太含蓄,还是这家伙根本就不解风情?她想了想,厚着脸皮继续说下去:“人家说结婚是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最大尊重哦。晓琳跟一个男人拍拖了两年,最后人家跟她说自己不想结婚,白送两年青春了。” “哦!”张毅不置可否,没有任何评论。 “张毅!”颜颜只差没吼出来了。我们什么时候能结婚哪?可这话能是女人来说的吗?女人都是等着被求婚的! 张毅被她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,一口饭差点噎住:“你没事嚷这么大事干嘛?我耳朵又没有聋。” 他眉毛上挑,一副帅帅的样子。 真是情人眼里出潘安,颜颜想着,撒娇道,“人家是想着,要是你妈老不同意的话怎么办哪?你会不会让步,就不要我了?” 张毅扒了一口饭,“你是不是这两天呆房子里闲得,整天胡思乱想啊?” 他有点受不了颜颜撒娇的样子。但是……有些事情已经变了。有些话,他想对她说,又不知道怎样开口。 “那怎么这些天,你都没有帮我打听下你妈对我什么看法啊?她老人家一高兴就骗人说要来海南,这她说要考验我到底靠谱不靠谱啊?”颜颜一口气说完,看着张毅面无表情的样子,心里暗暗骂自己,这是要干什么呀,非要上赶着嫁给他吗?男人都不着急,自己为什么表现得这么沉不住气? 算了,不提这事了。等晚上再说,颜颜心里想。 夜间颜颜心怀鬼胎,想等着张毅睡着了好偷偷翻看一下手机。她想确认一下张毅是不是真的背叛了她。电脑里的照片说明了张毅可能和那个女的有暧昧关系,可她心里还是抱着一缘希望,但愿是自己想多了。被人当成傻瓜可不好受,但如果乱冤枉别人,见风就是雨,也会毁掉一段姻缘吧。 张毅睡觉有个习惯,一定要抓住她的手才会睡。好不容易等到张毅睡得香甜,呼吸平稳,颜颜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她把他轻轻推一边去,掰开他的手指,轻手轻脚地,伸脚下地摸索着穿鞋,忽然听到张毅问,“你干嘛去?” 颜颜吓了一跳。她的目标是电脑桌上的诺基亚6200。“我上洗手间。” 慌慌张张地跑去洗手间,冲了下马桶,回来躺被窝里。张毅也爬起来,上洗手间去了。 颜颜一动不动地躺着,心里想着好惊险。她明天就要回学校上班,想知道真相,只有今夜了。她注意听着洗手间的动静,原以为上个洗手间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情,半天没有听到马桶的声音,估计那个家伙是在上大号吧。等他上完大号,还要等他睡觉,那得等多长时间啊? 游泳过后的疲惫让颜颜在等待中迷糊地睡着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醒过来,感觉不到张毅握着自己的手了,在床边一摸,没摸着。她坐起来一看,枕边空空,床上只有她自己。 张毅到哪里去了?她紧张起来,冲到洗手间,打开门,只见张毅坐在马桶上,向后靠着,双眼紧闭。 “毅,毅,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!” 她用力摇着他的肩膀,惊慌失措。 “啊?”张毅缓缓张开双眼,睡眼惺松。“我怎么在这里啊?” 颜颜说道,“你半夜起来上洗手间,半天没回去,我醒来找不到你,原来你还在这里蹲着。”她关切地问,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啊?” “没有”,张毅摇摇头,“就是困了。”他站起来,搂着颜颜,摇摇晃晃地走回来,倒在床上,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,“倒班真累啊……” 颜颜心疼了。张毅是工资高,可那真的都是用健康去换来的,熬夜对身体多不好啊。她柔声道,“你别说话了,我帮你按按吧,让你好好睡觉。” 这得多累多困,才能上个厕所都睡着啊!张毅上班时还经常和她聊qq,虽然是十几个小时的班,但可以上网聊天,劳动强度也不会有多高吧。看见张毅累到这程度,她一刹那间涌起各种柔情,只顾着帮张毅按摩,把要偷看手机信息、寻找证据的事情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