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用假名字的男人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十九章 用假名字的男人

又到周末,颜颜从莲花镇回来了。 电脑里那个女人的照片像根鱼刺一样卡在颜颜嘴里,一千个一万个不舒服。但她忍着,什么也没有和张毅说。 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。如果张毅真的背着她干坏事,她是绝对不会容忍的。 如果爱,请深爱。 这是颜颜信奉的信条。如果两个人不能够在一起,那么也请断个干脆利落。 但很显然,男人们不信奉这个,环肥燕瘦,左拥右抱,齐人之福,才是他们的目标。 颜颜打定了主意,如果张毅也是这种男人,那就二话不说,封杀掉。 不要以为她离婚,生过孩子,工作一般,就可以任由男人为所欲为。感情里面不可以有第三个人。 这天颜颜在张毅的抽屉里,翻到了一本公司的通讯录。国企果然是国企,哪个部门、什么名字、手机号码,都显示在上面。 她闲着无事,便在上面翻翻。几十页的小册子,她翻完了,再从头看一遍,忽然发现了了个问题。 晓琳的男友叫陈军。 但是册子上面,没有陈军这个名字。 颜颜回想到她们一块去游泳那天,晓琳对她说的,什么陈军说如果现在结婚的话,他与前妻离婚时判给他的房子就要落空了。 别的法律颜颜不熟悉,但是当初与何剑离婚的时候,为了保障自己的权益,那婚姻法上的条文,她可是看得滚瓜烂熟。 陈军就是在胡说八道。 这个通讯录是新的,09年才签过来的人,也有名字在册。而陈军,据晓琳所说,已经在化工厂工作好多年了,也混了个小职位,脱离了倒班的生活。为什么通讯录上没有他的名字? 他的名字不在册子上,但他却能为晓琳化工厂生活区里的游泳卡。这是什么情况? 颜颜能够想得出来的解释是,这个男人,在与晓琳交往的时候,用的不是真实名字。 颜颜火速打通了晓琳的电话。 晓琳被这个消息惊呆了。她不敢相信。 多么可怕。一个男人在你身边睡了一年多,同床共枕那么久,却连名字都是假的,那还有什么是真的,那些拥吻,那些情话,那些承诺,还有什么会是真的? “晓琳,你不要跟我说,你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身份证?” “我哪里注意到过,谁会想到他用的是假名字啊!” “那你们从来没出去开过房?没登记过身份证?你也没有留意过?”颜颜问。 “开房时他都说忘记拿身份证了,用的是我的。” “你这个傻女人啊!”颜颜叹气。 “他为什么这么骗我?我要去问个明白!” “那他的朋友是怎么称呼他的呀?” “我只见过他一两个朋友,他们都叫他阿军。你没有搞错吧?他真的是叫阿军。” “你不用去问他了,他存心要骗你,你问也问不出个什么来。我有个办法,你把他手机号发给我,我看看通讯录上有没有这个手机号。” 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 晓琳把号码发过来以后,颜颜在通讯录里面找到这个手机号,对应的名字是:陈学军。 多了个“军”字。果然用的是个假名字。 颜颜很震惊。名字是假的,那么那些什么离婚呀,房子呀什么的,可能也同样都是编造出来糊弄晓琳的。 她决定要为晓琳查个明白。这个骗子和张毅是同一个公司的,要查起来估计不是难事。 张毅下班回来,她拿着通讯录到他面前晃,跟他说了这个事。 “颜颜,我不认识这个陈学军啊。我跟他又不是一个班组的。” “可他是你们公司的啊,你随便问问,对了,他住的也是我们这栋楼,601,你们班里那个亮亮不是住他隔壁吗?你问问就知道。你还可以问前台啊,反正你要是想打听,肯定会有路子。你不会连这个本事都没有吧?”颜颜说道。 张毅拒绝了,“你用激将法也没有用,这种事情在我们公司很正常。这男人用的是假名字,摆明了就是不想来真的。我不想多事。” 颜颜瞪大眼睛道,“什么,很正常?你怎么会觉得正常呢?你不会在外面也胡搞八搞的吧?” “什么呀,算了,我帮你查。”张毅查觉到自己失言了。“又不是你的事情,你干嘛这么上心。” 颜颜感到寒心。这个男人,那眉毛那神态,还是曾经当初吸引她的那个样子,可是为什么她感到他越来越陌生呢? 他们现在好像都不在同一个世界中了。 颜颜从晓琳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,又仿佛从张毅身上看到陈军的影子。他如此见惯不惊,和陈军,不,和陈学军好像是同一类人。 不,他好像还不如陈学军呢。陈学军只不过是用了个假名字,每个月给晓琳的生活费是真的吧,每天接晓琳上下班也是真的,对晓琳的儿子好,那也是实实在在的。 颜颜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她不知道怎么样才看透男人是不是真的爱自己了。她和张毅要是奔着结婚去的,结婚后是要过一辈子的,可他居然说,陈学军这种事很正常。 张毅对颜颜的心理变化完全不知情,仍然是照样打游戏、睡觉、看电视、晚上爱爱。 漂泊异乡的生活他已经过的有些麻木。两年前签约来海南,原以为海南很美好,后来才知道自己公司所在的东方市,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一个连麦当劳都没有的地方,连大型点的超市都没有。倒班时间又那么长,下班回来也就是窝在宿舍里不想动了。 几天后张毅给颜颜带回来了一个消息:陈学军,已婚,有一对双胞胎儿子。 他生怕颜颜说他在外边也有个假名字什么的,这次是全力去侦察了。陈学军的老家在湖北,于是通过同学的朋友的同学,查到陈学军在6年前在湖北登记结婚,目前仍是结婚状态。 可怜的晓琳。除了一刀两断还能怎么办呢? 颜颜一边为晓琳不值,对未来更没有信心了。她很庆幸张毅没有骗她到这种程度。可是,人都是会随着年龄、环境、经历而变化的,生活在化工厂这个大染缸里,未来的张毅,会不会也成为一个像张学军一样费尽心思在外头偷腥吃的男人呢?

上一篇   第十八章 睡马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