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老同学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二十一章 老同学

一年一度的教师专业水平考试又到来了。近两年,随着就业形势的紧张,在岗教师的培训、学习、考试越来越多。 不过,大部分人都猜测,这种考试,不过是走个场而已,毕竟,全市这么多人,三千多名在岗教师,哪来的人力物力来进行改分呢。 以往这类型的考试从来没有公布过分数,基本上也就是开卷考,考场里的考官也是一路放水,对看手机、发短信、这些东西视若无睹。 不过,这次考试,倒是遇见一些熟人、同学的时机。这不,颜颜刚从考场里出来,就遇上了老同学符丽花。 颜颜一向信奉不随便借钱给人的原则,但在学生时代,她给符丽花借过两千块钱交学费。当时符丽花来到学校后没钱交学费,校方一再催交,看到符丽花一脸愁容,颜颜一时冲动,把自己一学期的生活费都借给了她。 过后她也后悔了,生怕符丽花还不上来,那自己一个学期的生活就没有着落了。幸好,符丽花一个月后就把这笔钱给还上了。 但毕业后两个人也没有过什么联系。这次相见,两个人都是特别兴奋。见面聊了一会,互相问了近况。符丽花已经结婚,房子也买了,老公在银行工作。她的两个妹妹,还在读高中,与她住在一起。 不用细问,这两个妹妹主要都是符丽花的老公供的。符丽花的家底,颜颜是知道的。不由得感叹,她终于是苦尽甘来了,嫁到一个好老公。 符丽花问起颜颜的近况,颜颜却是回答得不尽不实。说什么呢?说自己结婚了,生孩子了,接着离婚了,恋爱了,现在男友好像出轨了? 面对不幸福的婚姻,颜颜虽然毅然选择了离婚,可内心始终认为离婚是一件丢面子的事情。离婚,代表着失败。这样的事情,颜颜当然没有说,只能拣着好听的说,比如,男友在化工厂上班,待遇怎么怎么地好。 符丽花非常热情地请她吃饭,颜颜一再推辞,推辞不下,只好约了晚上吃清补凉。 本来看见同学,心情很高兴,却发现叙旧不是老同学见面的主题,谈谈近况才是主要的。而她的近况,实在不怎么样。 尤其是看见别人这么幸福,她的幸福,却只是假象。 男人对一个女人好的标准是什么呢?颜颜觉得,像符丽花的老公这样才算好。虽然他对她并不了解,但就凭他买了房,把符丽花的两个妹妹都接到一起住,并供她们读书生活来看,那才是真的好。 符丽花现在只是外聘教师,没有编制,工资只有八百来一个月。很显然,整个家都是她老公撑起来的。 颜颜心里酸酸的,张毅对她,虽然貌似也不错,但归根到底起来,好像除了给她一个平静的生活环境,别的什么也没有了。 给她卡去买衣服,等她买完了,却有意无意跟她说,自己穿的衣服是十几块一件的地摊货。他之所以大方把卡放在抽屉里,是不是摸准了颜颜的性格,不会从里面拿钱? 她酷爱游泳,为她办一张游泳卡,不过举手之劳,可张毅连为她这么举一举手都不愿意。 更何况,瞒着她,张毅还不知道跟什么女人在一起。电脑里的女人照片,就像一根刺,在颜颜心里扎了根。 关于未来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张毅也不再跟她讨论这些事情,对她也似乎冷淡了许多。 女人是敏感的,一些细微的变化,她都可以感觉得出来。 跟符丽花交换完电话号码,颜颜回到张毅的宿舍。她仍然是暂住在这里。 化工厂生活区可以算是东方市的一个富人区了,在这里住的都是东方的富人。当然,还有更富的,但那些住别墅小楼去了。从一进大门,就是满目的青翠。宽大的草坪,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弯弯曲曲延伸进竹林深处。 若是开车进来,不走鹅卵石小路,走的大路边,牵牛花爬满了铁架上,开着五颜六色的花,灿烂夺目,地上是植草砖,绿油油的小草从砖洞里冒出来。连车库也可以建得这么浪漫,可见公司为留住人才可下了不少心思。 颜颜一路走进来,慢悠悠地看着路边的风景。草坪中稀稀疏疏种了些热带风景树,一株凤凰树已到花期,大红的花朵连成一片片红云,怒放在枝头,背景那湛蓝的天空,衬托得那片云更加红艳艳。 她最喜欢凤凰树下的那条小路。每回她要回去,张毅牵着她的手,穿过小竹林,走过那漫天的红云,她都感到这么甜蜜。这是她想要的生活。 可如今,她走在这如画的风景里,感到这种生活的不可靠性。她与张毅在一起的日子,好像美梦一般,可再美的梦,也有醒的一天。 她现在不过是生活在别人的世界里。在莲花镇,才是她的现实生活,她认识莲花镇的人,她的生活依托在莲花镇。而不是这里。 连自己对同学都不愿意说自己离婚了,这愿意想起过去的伤疤,那么张毅呢?他母亲的反对,或许他也正在考虑中了。 她相信当他去学校找她的那个时候,是真心实意想要和她在一起的。只是,人是会变的。她经不起伤害,张毅的条件太好了,而对她却没有那么好,她害怕失去,害怕结了婚,最后又要离。 她只想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,最好是向符丽花的老公那样,赚得比一般人多那么一点点,有能力买个房子安个家,然后对她全心全意地付出。 回到宿舍,张毅正好打球回来。颜颜说,“今天考试,感觉就是走过场。” “哦。” “今天遇见一老同学,约我晚上吃清补凉。你也一起去吧。” “你的朋友,我就不见了。”张毅一口回绝。 “呵,我老同学知道我有了男朋友,想见见你。”颜颜说。 “我有什么好见的呀?”张毅说道。 “你也没有见过我什么朋友,就见一见吧。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过了。”颜颜说道。 张毅最后答应了,可颜颜心里面不太舒服。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隐隐地觉得,和张毅没有将来了,却还是想要张毅去给好撑个面子。 或许是看到过去过得穷困潦倒的老同学,忽然间生活美满,让她不觉有了争强好胜的心。 或许是想看到,张毅,是否愿意融入她的生活圈子。 晚上颜颜和张毅出去,与符丽花夫妻俩,不咸不淡地吃了个清补凉,就回来睡觉了。 一夜无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