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一个人的五一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二十五章 一个人的五一

还是红树林咖啡屋。颜颜约了晓琳见面。她特别需要人安慰。 “颜颜,你真的很爱他吗?如果真的很爱,那就再去争取一次。” “晓琳,没有用的。他说他要离开海南的。我不可能跟他走的。”颜颜说道。 颜颜很有自知之明,在这个大学扩招、失业率这么高的年代,她这最后一届的中师毕业证根本就拿不出手。她有自考的大专毕业证,可那同样入不了hr的法眼。 晓琳无语。能说什么呢,同是天涯沦落人,都是失意的女子。 “那你以后怎么办?” 颜颜苦笑,两手一摊。“我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两年时间又废掉了。” “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伤心的,我觉得他甚至不如你那个陈军好。你看陈军虽然骗了你的感情,可是他也付出了,有一空就接送你上班下班,还每个月给你两千块。”颜颜自我安慰地说。失去就是失去了,就是有一些痛苦需要宣泄。她仿佛想得很明白,可想得再明白,只要一想起来,就像牵扯到了一个伤口,疼得钻心。 “对,姐们不怕,再找一个真正爱你的!男人哪里没有?咱再找一个心里只有你一个人,肯为你上天入地赴汤蹈火的!”晓琳意气风发地说。 “说得好听!只怕你自己也做不到!”颜颜被晓琳认真的样子逗笑了。“不管怎么样,加油吧!” 晓琳笑道,“等你心情好了,我介绍一个男的给你……” 颜颜摆摆手。“以后再说吧。我现在没有有这个心情了。” 三天以后,在三亚的海滩上,一个瘦弱的女子,抱着双膝在一棵椰树下发呆。随意的一条雪纺上衣,一条咖啡色的热裤,一头秀发束在脑后。她正是来三亚度假的颜颜。 这个五一,按照计划应该是和张毅一起过,结果张毅的母亲来了,最后事情急转直下,她只能是一个人来三亚。 颜颜知道,张毅也在三亚。所以她茫然不知何处去的,到了车站,无意识中买了张去三亚的车票。 蓝天白云大海。迎面吹来带着些海味的风。三三两两的人出现在海边,散步,游泳。 颜颜想起来去年三亚,带着儿子来这里游泳的情景。那年夏天,她在三亚为儿子过了一个生日,儿子很开心。 她尽可能地不去想张毅,也不去想和张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一望无际的海滩,开着些紫色的不知名小花。天空还是那么蓝,云还是那么的白,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有什么改变。 西边的太阳慢慢地沉下去,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冲上海滩,海面上跳跃着些不安分的金光。 颜颜到更衣室里换了泳衣,快步走进海水中,水漫到胸部,她在海里游泳了起来。一个浪花打来,湿了一脸,海浪拍岸的声音,盖住了她低声的哭泣。 说不难过是假的。她只是需要时间去忘记,需要时间好好去理清思路,想一想下一步的路应该怎么走。 她甚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张毅走到这一步的。 说不断,理还乱。 游得累了,她索性浮在海南上,躺着看满天的星光。颜颜游泳技术一般,但她有一手绝活,就是会浮,水面平静的时候,她可以一动不动地漂在海上几个小时。 感觉到人越来越少了,颜颜这才起来,一上岸,一个哆嗦。有点冷,她不由得打了个喷嚏。 是应该回去了。全身酸痛,这样她就不会胡思乱想。 她走到一棵椰子树下拿起一个小塑料袋。里面装着她的衣服。提起袋子时不禁怔住,压在袋子下面鞋子已不翼而飞,显然是在她泡在海里的时候被人拿走了。她气结,一双拖鞋不值什么钱,可鞋子里塞的十几块散钱是她回住处的路费。 从海滩到她住的家庭旅馆,还有八九站路。钱没了,鞋子也没了,她要光脚丫走回去? 正发呆间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走过来。穿着一条泳裤,裸着上半身,让人不能不看见他的那隆起的胸大肌,水珠顺着小麦色的肌肤流下来。 “一个人来?”那男人搭讪。 颜颜看了看四周,生出了一点警惕之心,没答话。 “我也是一个人。我看到你每天都是一个人来。”男人继续说道。 颜颜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眼,长得很顺眼,就是眼睛有点细,有点小,像韩剧里的男主角。她似乎并没有见过她。 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。” 她光着脚丫走了。 从更衣室里出来,颜颜已换上了衣服,把泳衣放到袋子里。光着脚丫走在海滩上很舒服,可走到马路边时就不一样了,路上的沙子咯得她的脚疼。 颜颜一边骂着那偷拿她鞋子的人,一边看着路边来往的车辆。她幻想着有辆车停下来。 《大话西游》里的女主说,她的白马王子,有一天会踩着五色祥云,从天而降来接她。 随着一阵刹车声,一辆摩托车在她身边停住。颜颜一看,居然又是海滩边的那个男人。穿上了衣服,比不穿更帅气。 “美女,到哪里去,要不要我送你一程?” 那个男人笑吟吟地盯着她的脚丫。她觉得窘。只犹豫了一下,她便坐到了后座。 她没有什么可害怕的,又不是绝色美女,绝对不会让人一见就产生犯罪的冲动。再说了,这么帅气的男人根本不需要去强奸一个女人。 “我叫马亮,白马王子的马,月亮的亮,在一家酒店上班。”男人加了油门,开始和她聊天。 颜颜一笑,这个名字还真应景,月亮下的白马王子。现在可不就是月亮下来接她的白马王子么? 心里暗骂自己还真是外貌协会的,男人长得帅,就上了他的车。 关键是如果不上车,她身上又没有钱,走路回去也得一个小时吧,一个小时后天也晚了,一个人晃在马路上,也不见得就没有危险。 不管怎么样,马亮免除了她要光着脚丫子走在马路上的窘境,光是这一点,就可以让人愉快。 很快就到了颜颜的住处,她道了声谢,招手说了声再见。摩托的马达声远去以后,她在原地呆了一会儿,才想起来她这几天,除了点菜以后就没有说过话了。 一算,她来三亚已经是第四天了,吃饭住宿,钱是哗哗地往外流。但颜颜就是不想到别的地方去,她其实无处可去啊。回家么?那现在这个心情,实在不是愿意回去看到父亲,还要强颜欢笑。回学校么?现在可是假期啊,回到莲花镇上,可能偌大的学校只有她一个人。 她现在不想一个人,她只有在热闹的地方,在喧闹的人群里,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,感觉到生命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