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英语角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二十六章 英语角

女人不开心的时候去购物,在血拼中可以忘记一切的不愉快;颜颜也喜欢购物,只是囊中羞涩,信用卡上的钱并不是刷了就不用还的。最实惠的还是旅游,不一定要去很远的地方,只要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可以恣意地让眼泪流淌就可以了。 第二天,颜颜在海滩边又遇见了马亮。 “你还是一个人?”马亮朝她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看得出来,遇见她,马亮很开心。 “你不也是一个人?”颜颜回答,心里想着,三亚这么小,总是遇见这个人;可这么小的三亚,她怎么就没有偶遇一下张毅。他们应该也在三亚。可见是真的无缘了。 “其实我是在这里等你的,我想如果你今天还来的话,我就请你去喝杯咖啡好吗?”马亮邀请着。 颜颜迟疑着。马亮说话的声音真好听,口音有点像张毅的。自从那天从张毅那里走后,张毅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,她也没有主动打给她。 她很想张毅,但她出来玩的目的就是要忘记他,要不然,她在三亚花掉的钱又有什么意义? 马亮看出她的迟疑,接着说道,“我没有什么意思,就是看你长得就点像我女朋友。” 颜颜笑道,“马亮,你这招真老套。” “呵呵,是真的,我怕你不相信,今天特意把照片带来了”,马亮说着掏出来一张相片。“我女友在北京读研究生呢,哎呀,异地恋真受罪。” 借着黄昏一点微弱的光,颜颜看了看照片里的女孩子,站在一片粉色的花树下,巧笑倩兮。说是长得像,确实也有那么几分,只是自己多了几分乡气,而照片中的女孩子多了几分自信。 “我也是异地恋,刚分手。” 一阵沉默。 “一切都会过去。”马亮说,他对这个天天来游泳的女子有莫名的好感。 颜颜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向一个陌生人吐露心思。 “我很爱他,可再爱也没有用,我们最终还是分手了。” “你知道忘记一个人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吗?就是谈一场新的恋爱。”马亮说。 “但是我还没有忘记他,我怎么样去谈恋爱?不可能。” “说得也是。给你自己找点事情做,充实起来,慢慢地就会忘记了。”马亮有一点尴尬,他没有想到跟和颜颜聊得这么深入。他注意了她好几天,每天都是一个人来,一个人走,在水里一玩就一两个小时,好像是很尽兴,却没有想到她平静的面容背后隐藏着一颗失意的心。 “看在你长得几分像我女友的份上,你要是愿意的话,我就给你客串下男朋友。” “假戏真做怎么办?你那个研究生女朋友你不要了?”颜颜瞪圆了眼睛。 “呵,我也就是那么一说。你看我们能在这里连续几天都见面,就跟约好了似的,也算是缘份。你在三亚没有朋友,我就带你玩吧。我带你去个地方,保证那里帅哥多多。” “你打算拐走我?” “切,想得美,我可是有女友的人。英语角,你去不?每周六一次。不去我可要先走了啊。” “当然要去。”颜颜也一个人呆腻了。英语角,那是还在读书时的事情了,三亚也有英语角么? “我们在酒店上班的,对英语都特别看重。我呀,就是哑巴英语,这几年在三亚慢慢练习,口语好多了。”马亮向她介绍。 原来这个英语角在三亚已经有好几年的历史了,三亚是个旅游城市,酒店服务业比较发达,老外也多,于是就有人牵头搞了个英语角。人气还不错,每次都有不少老外在这里,时间长了,居然成了在三亚的老外们交流信息的地方。 马亮开着摩托车,带着颜颜左转右转,不大一会就在一个叫“凯森酒吧”的地方停下来。进门大厅里的几张桌子上都坐了好多人,黄头发黑头发掺杂着都坐在一块。看到他们进来,有的人已经热情地过来打招呼。看来这个马亮在这里很受欢迎。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高鼻深目的老外,毕竟大家都是冲着学地道的英语来的。 颜颜读书时口语不错,冲着围成一圈的只是扭捏了一会儿,挨着一位老外坐下,不一会儿就听着老外说的话入了迷。 “我身上这条t恤,在泰国买的,花了大概20元人民币;裤子是在新加坡买的,穿了几年了,花了50元人民币。”说话的是一个澳大利亚籍的老外,大家都叫他jeremy。“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一定要讲究穿什么牌子的衣服,好的衣服穿出去当然不错,但是如果为了买好看的衣服就要饿肚子的话就没有这个必要了。”jeremy说完了一声哈哈大笑。 jeremy对面的一个白皮肤女生崇拜地说道,“哇,你去过好多国家啊!” 一个眼镜男说道,“可是如果交女朋友的话,如果不给她买漂亮衣服,她就要跟你拜拜了。” 眼镜男的话引来了在座几位男士的共鸣,一时间几个人一起点头说yes。 jeremy笑道,“漂亮的女孩子当然要穿漂亮的衣服,如果我有漂亮的女朋友,我会给她买任何一条她看上的衣服。” 说着了他朝颜颜看过来,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“咦,这位漂亮的女士好像是新来的?” 颜颜微笑着点点头。 “她是我带来的。”马亮站起来说道。 “她就是你一直说的女朋友吗?” “嗯,不是,我女朋友还在北京呢。她是我前几天去三亚湾游泳时认识的。” “哦,新来的,真高兴我们又有了新朋友。”jeremy一脸欢愉,听他买衣服都是几十块几十块的,似乎经济上并不宽裕,然而这不妨碍他心情愉快。 这张桌子上的人似乎都是英语角的常客,因颜颜是新来的,于是桌子上的人都自我介绍了一遍,眼镜男john,在公司当会计,晚上兼职摆地摊赚钱,颜颜听了不禁骇笑,这样的一个白净斯文一脸书生气的人在居然是小摊贩子;一个黑瘦高个男jack,刚考上三亚的公务员,英语说的磕磕巴巴,他自己工作与英文完全不搭边,来英语角是纯属爱好;澳大利亚籍的jeremy是工程师,英国籍的andy是高尔夫球教练。 形形色色的人集中到一起,这在颜颜来说是人生第一次。她的生活圈子来,来来去去认识的除了教师还是教师,基本上都是教育系统里面的。读书时学校里的英语角就是口语老师担任,而这个英语角里的老外是完全不认识的人,所在行业也完全是在颜颜从未接触过的领域,新鲜加上好奇,颜颜暂时忘记了张毅给她带来的那些伤心难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