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世界很大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二十七章 世界很大

“我全身上下最贵的就是这块手表,在瑞士买的”,一圈介绍下来,jeremy又把话题的绕到了自己身上。他抬手放桌子上,好让大家都看得清楚手腕上闪亮的表盘,金色的手链闪着光。 “不,应该说最贵的是这个盒子”,jeremy忽然想起了什么,变魔术般的拿出个棕色盒子。他把盒子打开,里面分开几个小格,小格里躺着些名片。居然是名片盒。 “这是木头做的,我从大学毕业那年,我爸爸还在加纳,找了块好木头给我做了个名片盒。一转眼都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去了很多地方,这个名片盒一直陪伴着我,是我最珍贵的东西。”jeremy想起往事,语速变慢了,“我爸爸如果知道我一直用这个名片盒,他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 “jeremy,真羡慕你可以去那么多地方”,颜颜发自内心地各种羡慕,“我曾经有个梦想,就是到新疆大草原去生活,骑马,唱歌,可是一直都没有实现,更不用说到各个国家去了。” 她想起了一句诗词,不知道是哪本武侠小说里写的,“并辔数寒星”,说的是一对江湖侠侣,梦想着等到江湖恩怨一了,就到草原上去,并肩骑马驰骋在草原上,一起数着天上的繁星。只是用英语表达出来太复杂,她索性简化了下,就说想到草原上去骑马唱歌。 “世界很大啊,你想去哪里都可以,更不要说只是去新疆了。既然是你的梦想,为什么不去呢?”jeremy反问道。 “我……”颜颜一愣,没有认真地去想过。“有一年新疆招募支教的志愿者,我想去,可是学历不够。” “学历不够可以再提升啊!你在海南是教英语么?”jeremy问。 “是啊。” “你也可以去新疆教英语啊!你完全可以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生活、找工作啊!”jeremy又开始滔滔不绝,说他的生活经历,走了n个国家,换了n个工作,现在是在三亚搞项目。 jeremy口沫横飞,颜颜就有点跟不上了,心想你就不能说慢点么?她看看别人,也是同样有一点迷惘的表情。 英语角结束时颜颜拿到了jeremy和andy的名片。andy保持着英国绅士的作风,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听,偶尔说上一两句;jeremy却是个话唠,除了低头喝饮料就没有停下来过,两片嘴唇一张一合地不停在动,加上手势和夸张的表情语调,时不时地惹来一片笑声。 但时间太短,英语角在十点半就结束了。马亮自告奋勇送颜颜回住处,相互留了手机号码和qq号。 洗漱完毕,颜颜躺在床上,这个世界又安静下来了。看着宾馆里的摆设,张毅的影子又上心头。在他那里,用的也是这样是白色的床罩,白色的床单,白色的被子,白色的枕头。清一色的白。 “教我如何不想他?”去英语角得到的快乐转瞬即逝,颜颜又陷入回忆中不能自拔。 这是她在三亚的最后一晚,明天就要离开三亚,回学校去,回到她正常的生活轨迹上去了。 以前,她周末都是去张毅那里。以后,她周末还能去哪里呢?颜颜茫然地想着。还有信用卡上的账单也要还,过完了五一,现实的气息扑面而来。处处都是生活,处处都是不如意,总感到自己生活在一个世俗的世界里,而心却生活在别处。 有人把这种身与心分离的生存状态,叫做行尸走肉。或者是灵魂出窍。 节后是接连补课,颜颜忙着备课改作业,节前为了赶教学进度,一些作业还没有改。好不容易弄完了,路过副校长室,被王志副校长叫住了:“钟老师!看你气色不错啊!五一玩得怎么样?” “挺好。” “我星期五要去东方,到时候你把你男朋友也叫出来吧,我要跟他喝两杯,帮你把把关哈。” 颜颜尴尬。几个副校长之中,王志副校长算是比较关心她的,一遇上台风停电,知道她没电做饭,常常主动叫她去吃饭。 “这个,王校长,我五一玩得太累了,这个周末不打算去东方了呢。” “不是吧?你不去东方,男朋友不生气啊?你不是因为我要去东方才故意说不去的吧?你男友不会这么小气吧,请领导吃顿饭都不乐意?” “当然不是。”颜颜讪讪地笑。“他这周去内蒙古出差,要在那边呆半年,所以我才不去东方的呢。” 她才发现自己真个是撒谎的天才,信口拈来的谎言听起来比真金还真。 世界很大,她却窝在这么一个小地方,全校几十号同事,在农村吃饱了没事干,除了打打麻将便是东家长西家短。 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跟张毅吹以后别人的反应。 “所以说呢,女人千万不能走错第一步,第一步错了,这个命就这样了。”学校里的八婆们看到不如意的事情,都觉得那是命。 “看看,我追你不愿意,你一个离婚妇女,我一个大好未婚青年追你那是看得起你。看看你,现在被人家玩了又甩了吧!”没准刘星心里会这么想。刘星追过她,她没理会。 没理会的原因是因为他不够真诚,清醒理智的时候没有一句正形的话,到是喝醉了就到她的宿舍敲门。第一次是借蚊香,第二次是借打火机,第三次就赖着不肯走了。她骇然,把他轰出门去,以后再听到他的敲门声,死活也不敢再开。 都是同事,刘星借着酒意居然也不怕丑,就一直敲,咚咚的声音在夜里听着特别刺耳。她不开门,假装没听见,隔着几个房间的人都听见了,也好像听不见似的。那刘星敲够了,自觉没趣,最后也就走了。 于是,颜颜像对待丑闻一样,把她跟张毅分手的消息悄悄地包起来,藏在自己心里。她也没有想过要在这些同事当中找一个,可不管怎么样,女人谈一次恋爱,便会掉价一次。又不是她滥情,她不想给不相干的人议论她的私生活的机会。 据说男人择偶的三大最青睐职业是公务员、教师、护士。教师在男人眼里最吃香。但在农村当教师有个超级大的劣势,住着集体宿舍,共用着一个大杂院,就连你晚上吃什么菜,买了几两肉,那隔壁的张三对面的李四都一清二楚,你的私生活那更加是无所遁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