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副校长的威胁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二十九章 副校长的威胁

“颜颜,你今天没做饭吧,跟我们一块吃吧。” 阿娇在门外叫着。虽然她不能为颜颜出头,但总不能看着她挨饿。 颜颜从床上爬起来,拿镜子看了下眼睛。幸亏她刚才只是掉了几滴眼泪就止住了,眼睛没红。要不然就这要出丑。 她对着镜子做了个笑的表情,这才装做若无其事地去开门。 “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 “唉呀,你还跟我客气什么,我们又不是今天才认识的。来来来,”阿娇拉住她的手,不由分说地往厨房里拖,“他爸爸已经吃饱了,就我和孩子两个人,我们两个吃饭也很闷,你就陪陪我吧。” 颜颜的宿舍到阿娇厨房也就四五米,颜颜两步三步就被阿娇拖到厨房了。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坐在小饭桌边玩着手里的汤匙,看到颜颜过来,小男孩扑闪着大眼睛说道,“颜颜阿姨,你看我能自己吃饭了,乖不乖?” “乖啊,龙龙最乖了。”看到这孩子,颜颜忘记了推辞,在孩子边上坐下来。 “那我这么乖,颜颜阿姨怎么不带哥哥来和我玩?” 颜颜内心最深处的一角立刻被触动了。开学初她带儿子来过学校,当时儿子跟这龙龙玩得特别欢。原以为孩子忘性大,没想到这两个月过去了孩子还惦记着。 “哥哥在学校上学呢,不能来和你玩了。阿姨下回给你带糖果回来吃好不好?” “颜颜,你别管他,小孩子就这样。磨人。赶紧坐下吃吧。”阿娇招呼着颜颜坐下。 饭桌上是典型的海南菜:一道鲨鱼酸瓜煲,一个泥猛葱花汤,一道海白闷豆芽。都几乎没有动过。颜颜注意到案台上放着一个碟子,躺着几片炒成金黄的五花肉,大概是刚从饭桌上撤走的。 颜颜客气了几句,便开始吃起来。她是真饿了,这几天忙着给学生补课,心神也有些恍惚,没有心思做饭都是开水泡面将就对付,现在看着一桌子的热气腾腾,不由得馋起来。 “梁老师真有福气,娶着你这样的妻子。能把老公的胃牢牢抓住,就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事情了。”颜颜边吃边说。 “哪里,像你这样能上班挣钱才好啊。我靠老公养,又不做什么,只能是做两样小菜了。”阿娇笑笑,低声说道,“陈晓玲那个人啊,就是嘴巴不好,小小年纪就这么狠,将来谁娶谁倒霉。她今天是为什么跟你闹啊?” “不为什么,就是看我不顺眼吧。”颜颜说道。她不想讲,阿娇虽然好心,但女人到底是八卦,跟她讲了她也帮不上忙,还不如闭嘴不说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 “钟老师,钟老师!”有人在门外叫。 颜颜应道,“哎,在这里!”走出来,看见一个高个中年男人站在自己门前,正是陈彬副校长。 阿娇在厨房里也看见陈彬了,不由得脸色一变,暗道幸亏自己刚才没有讲陈晓玲的坏话,不然八成就被这个狠人听了去了。 “钟老师,听说你天天都给学生补课?”陈彬脸色不善。 “是啊。”颜颜想着,这陈晓玲告状还真快。 “教育局一再三申五令不准给学生补课,你怎么敢顶风做案,是不是都不把规定放在眼里了?”陈彬一开口就咄咄逼人。 “陈校长,我给学生补课是义务劳动,又没有收费,我没有违反规定。”颜颜辩解。 “哼,有没有收费,这你自己心里清楚。你好像也不姓雷名字叫锋吧!” “我收没收费你可以问学生啊!怎么可以这样血口喷人啊?”颜颜怒了。 “你跟学生之间做了什么交易,谁知道。我们只看到你给学生补课了。”陈彬一点也不让步。“再说,你把学生留下来补课,你能对学生的安全负责吗?万一因为学生留下来补课,回家路上被车给撞了,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 颜颜一脸黑线。真是无语了,怎么连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。 “总之,我警告你,从今天开始,你就不要再把学生留下来补课了。”陈彬语重心长,“年轻人,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本事,就得意忘形。你不要什么都争先争第一,留点汤水给后来人吃,别人还能念念你的好。你要是太嚣张了,就会有人来整你。”后面这些话几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。 看着陈彬的背影扬长而去,颜颜气得脸色发青。一个陈晓玲骂完又来一个陈彬威胁她,真以为她是豆腐做成的? “颜颜,别管他了”,阿娇把一幕看得一清二楚。“来,把这个海白汤喝了吧。” 颜颜坐下来默默喝汤。 “这个陈校长也真是的,不知道人家说吃饭最大吗,明知道你在吃饭还偏要找你来说堵心的事情。”阿娇一边给孩子喂一边叨叨着,“颜颜,要不你看你还是别给学生补课了,我听说那个陈晓玲对这些比赛的名次很在乎的。这次六一文娱汇演,黑脸要请市里的领导来观看,到时候获奖的老师能有机会在领导面前露露脸,说不定哪天领导一高兴,就能调回市里了。” 原来如此。颜颜想着,自己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,只顾教书,没有认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,那是会大大吃亏的。 “不知道要请什么领导来看呢?” “这谁知道,反正是市里的领导,只知道今年的六一不像往年,声势闹得很大,要不今年怎么会设那么高的奖金呢,每个类别组获奖的第一名都给学生奖三百块,给指导老师奖八百块。黑脸啊,就是要给领导摆摆样子,表示他是多么重教奖学,好编排名目以后再跟上面部门伸手要钱呗。” “我都不知道这些,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啊?”颜颜惊讶地问。 “呵,这都是我老公告诉我的。我跟你说吧,我们学校里这些斗争可都不少的,你是平时什么事情都不问才不知道。我老公说全校英语教得最好的人是你,可是最不通人情事故的也是你了。像你这样的人才,能给学校争上荣誉的,学校应该好好珍惜,可惜校长心里只有陈美美,学校的大事小事都是陈美美说了算,你自己教书好不算好,要陈美美说你教得好,那才是真的好。” “呵呵,”颜颜忍不住笑了起来。“那陈美美跟我也不太对路。我不管这些,我只好好教好我的书,对得起我的良心就行了。”她实在不想再谈这些,转移话题道,“你这道海白闷豆芽真是好吃,比我去烧烤店里吃到的还要香,是怎么做成的,有空教教我啊。” 做家庭主妇的,最高兴地便是有人夸自己厨艺好,阿娇一听,果然马上转移了注意力,立马说起自己做这道菜的经验了。颜颜注意听着,心里却是暗自下了决心,人善被人欺,她决不能做包子任人欺负。以后,不能再只顾埋头教书,而要好好认识下所处的环境,才好出招制敌。 自已以前与世无争,那是因为不想生事,但别人既然欺负上门了,说什么也不能退缩。她虽然很想离开这个地方,但目前还没有找到别的出路,这里是她赖以生存的根本,自然是要捍卫她的尊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