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曾经的王子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三章 曾经的王子

下午的三八节妇女座谈会照常召开。只是节日里出了女教师被副校长老公用开水烫伤这个事,大家的神情都与往常会议上一本正经的样子不一样了。 由于陈彬副校长统领低年级组,本校的女教师几乎都集中在低年级组任课,因此按照惯例,这个座谈会都是他主持的。陈彬是出了名的笑里藏刀,开会发言始终是笑眯眯的。但你千万不要得罪他,得罪他的后果,谁得罪谁知道。这一回陪老婆住院去了,陈彬副校长自然是主持不了会议了,由胡光辉校长主持,莲花镇的女副镇长梁海山也出席了会议。 座谈会照常是领导发言、妇女代表发言,然后是自由踊跃发言。当然,最重要的一项,就是吃水果、饼干。一般自由踊跃发言直接跳过,别看大家都是老师,可平时发言面对的都是自己班的学生,现在是镇领导、校领导都在,有勇气站出来说两句的可没有。梁镇长草草说了两句,妇女代表陈美美拿着稿子慷慨陈词了十分钟,无非是妇女地位现在非同寻常,已经是半边天了,值得大家庆祝和珍惜,做为撑起世界的半天天,我们女性要努力奋发、积极进取,做新时代的新女性,等等。 颜颜瞟着陈美美,还新时代的新女性,若是新时代女性都像你这样的话,这个世界可就乱了套了。好不容易等她念完,胡光辉校长先是对她的发言赞叹了一番,然后说道,今天是大家的节日,希望各位女同胞畅所欲言,与我们一同分享节日的幸福喜悦。 颜颜冲口而出,我有几句话想说。我们在座的想必都知道,今天学校里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件,这个血淋淋的事件告诉我们,女性的地位还很低,尤其是海南女性的地位更是低下,在家庭里,女性做家务、带孩子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,做得不好的话还是招致丈夫的拳打脚踢,做得好的也不一定就幸福了,因为做得太好了,老公太闲了就在外边招惹别的女人了。如果一个女人结婚了,既没有基本的安全保障,又得不到丈夫的疼爱,那她还结婚干什么?……我提议,希望在座的男性要珍惜你们的妻子,不仅仅是在三八节这天才想起来要为你的妻子洗洗碗,而是平时要时常搭把手…… 这番话引起了不小的振动,颜颜的话引起了她们的思考,女人们顾不上女副镇长也在场,七嘴八舌地说起来,“颜颜说得对啊,我我家那死鬼就是这样的……”而胡光辉校长则略显尴尬,他正是“在外边招惹别的女人”的那类型男人。他硬生生把“你这么硬气,怪不得你离了婚”这句话咽下来,讲了几句场面话,准备草草结束座谈会。 陈美美坐不住了,打断他的话道,是啊,女性地位提高了,提高得有些人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,她不知道她自己离婚了就没人要了。 颜颜听了暗自后悔,这里离婚还未再嫁的女人就只有她一个。她只不过是心有感慨而发,没想到无意中刺中了陈美美的心病。陈美美与胡光辉的那点破事,那是路人皆知,又何需她指出来呢。 正想着是要奋起还击还是一笑而过,只听到外面有人说道,请问钟颜颜老师在吗? 只见镇上的邮递员捧着一大束鲜花进来,会议室立时添了浓郁的花香。那邮递员环视一圈,看见了钟颜颜,笑道,你的花,请签个名。 钟颜颜懵懵地上前签名,胡光辉便趁机宣布散会去吃饭唱歌。等她抬起头来,迎来的是一大片羡慕的眼光。 “还是像颜颜这样没有结婚的好呀!有人给送这么漂亮的花!”李老师说道。 “只怕你当姑娘的时候你们家那个也没有给你送过花吧!”林老师打趣道。 “那是,颜颜什么人,我什么人,哪能跟她比。我这辈子别说玫瑰花了,连豆腐花都没收到一个。” 钟颜颜这束花来得给力,直接粉碎了会议室里箭拔努张的气氛。她正想着亮瞎了你的狗眼!想看看陈美美什么表情,陈美美早已不知去向。 钟颜颜抱着花儿回宿舍,数了数有99朵。她找了两个酒瓶,清洗干净,把花拿出来放到瓶子里养着,掏出手机来拍了张留个纪念。 花束里的小卡片,表明了来自何人。是张毅送的。其实,不用看卡片颜颜也能猜到是谁送的。莲花镇离海口足有两百多公里,地方偏了,花儿也身价倍涨,若不是节日,只怕整个县城翻遍了也凑不足99朵玫瑰。只有张毅能这么大手笔。 可是她和张毅已经分手了。何必还要再送她鲜花呢。颜颜想着,送什么都没有用,她是不会和他在一起了。 晚上唱歌回来,在ktv里喝得半醉,脑袋晕乎乎地,心里记挂着要给张毅一个回音。收到了花,起码说一声谢谢吧。她打开电脑,却见邮箱里赫然躺着一封张毅的邮件。邮件只有寥寥数语,附件却很精致,是一个word文档,背景是半透明的一朵红木棉,卖力地绽放着。 颜颜: 你洗过的衣还平整地放在衣柜里, 你给我订过的原创版我每期都看, 你留下的关于我的肖像画,似乎还留有你凝神做画时的神态; 你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,现在我原本不该再来打扰你, 再出现在你的时间中。 但有些时候, 有些事情是想忘也忘不了的, 可又想做又没有勇气去做的。 是我不该留念你皱眉时的样子, 是我不该期许那种你突然出现在我房中的感觉; 也许我痛恨自己没有早认识你, 但我真的喜欢你和我在一起时的时光,快乐无忧。 谢谢你曾走进我的生活, 谢谢你曾带给我的快乐,谢谢你…… 做不了你的爱人,也做不了你的情人, 但也许我们还能做友人。 可能在某天,我们相见,如路人一般微笑而过。 但我不后悔:我曾经抱过的你、吻过的你、拥有过的你。 你是一个好女孩,真的! 如今你却离我而去 给我留下沉默的背影。 我只能在这里祝福你, 祝福你拥有自己的真爱,获得一个爱你的人。 明天是更加美好的,往前走,别回头…… 我永远都会用我真挚的心祝福善良的你:平安幸福! 张毅 颜颜哭了。张毅,这个呆子一样的理工男,居然给她写了这样文艺范儿的一封信! 但凡谈过恋爱的人,总是有那么多的甜蜜。她一毕业就和前夫在一起,前夫给过她爱却也亲手摧毁了这份爱。而张毅……始终是那么的美好,她虽然控制自己不去想他,可是做不到,因为回想起过去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甜蜜。 她好像又看到张毅下班回来,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鸭蛋:“颜颜,给!” 她傻傻地问:“啊?你弄个鸭蛋回来干嘛?这是生的还是熟的?” 张毅说,“这当然是熟的,你不是喜欢吃咸鸭蛋吗,我吃早餐的时候觉得这个不错,给你留了一个。” “啊!?你就把它放在裤兜里,一直放到下班?” “是啊。” 颜颜好高兴,上前搂住他的脖子。“别抱我啊,我刚从厂里回来,衣服都脏脏的。” “我不管我不管,我就是要抱着你!” 他们住的是单身公寓,没有厨房,一般都不做饭,吃饭要么出去吃,要么叫外卖。国庆节刮台风,外卖也不送上门了,张毅早早去超市里采购了一堆的零食,什么灯影牛肉干、好媳妇凤爪、珍妮小熊曲奇、面条。 回家从柜子里,翻出一个锅来,笑道,颜颜,今天我们吃面条,你等着吃我们兰州面条吧。 张毅在锅里放了水,电磁炉上加热,颜颜到一边去玩游戏,只听见张毅打电话,说的是兰州话,颜颜听了个一鳞半爪,大概讲的是面条,面条什么的。颜颜惊讶,原来张毅自告奋勇要下面条吃,其实他自己就没有经验,是个打电话问妈妈怎么做的主儿。 面条很辣,张毅吃得完全没有感觉,看着颜颜满头大汗,赶紧给她擦,说,我这是放得很少很少的辣椒了,没想到对你来说还是太辣了,你别吃了,我重新给你做一个吧。 颜颜说,不用不用,你亲手给我做的,多辣我都能吃! 张毅笑道,呵呵,不愧是我的好媳妇,你先练练也好,要不等我过年带你回兰州,我妈做的菜只怕你一口都吃不下,那我多心疼呀。 过年回兰州—— 颜颜心里一痛。那时的情景,那时的欢声笑语,只能在梦中回忆了。没等到过年,她就离开了他。 张毅是她的王子。可是那又怎么样呢?自己不是公主,纵然遇上了王子,也守不住这纯洁的爱情。 一旦谈婚论嫁,就不再是两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家人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