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工作特殊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三十二章 工作特殊

刘星开着摩托车,颜颜坐在中间,陈美美坐最后扶着,一行人回到了颜颜的宿舍。 颜颜身子已经软软靠在陈美美身上了,一张脸和身上绣着的牡丹一样红得要滴出水来。 颜颜陪一顿酒,陪出三万块。陈美美不妒反喜。颜颜是她拉去喝酒的,她也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才去找颜颜,没想到颜颜这么爽快就去喝了,还喝得这么带劲,太仗义了。拿到经费,黑脸要论功行赏,自然也要算自己三分。 喝酒归喝酒,陈美美可不想因为喝酒弄出个什么事情来。她看着刘星色迷迷的样子,完全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。她把颜颜扶到床上,给她倒了杯水,便把刘星给轰了出来。带上门。 门一关,颜颜便爬起来把门给反锁了。她有点醉意。那点酒,其实还远远不够到让她醉的程度。以前在黎村更浓厚的农家山兰酿,都像喝雪碧一样,更不用说这个黄金酒了。加上她一杯下去脸就红,完全把她的真实酒量给掩盖起来了。 饶是如此,这样一口气喝下去几十大杯,她还有一点点晕眩,脑子有点晕,口有点干。 她没有想到自己陪起酒来居然也不逊色。那些应酬的台词,看多了电视电影,不觉间也就会了。她也就是那么一说,想在胡光辉面前留个好印象,以后好抱大腿来对付那些想扇她脸的人,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把孟市长给拿下了。 看着天花板,她叹了口气。这么拼命,只是为了想在学校安稳地生活。不充许任何人打她的脸!陈晓玲算个屁!那点奖金算个屁!出出风头,抱抱大腿,让那个陈晓玲看看,以后她想在校园里旁若无人的大骂“你个离婚女人”之前,她会先想一想其中利害! 颜颜告诫自己,这样子陪酒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 如果说成功的路有千千万万条,靠美色上位是颜颜最不耻的一条。自己不算美,她知道。如果她是真的陪酒小姐,那市长根本不会鸟她。之所以这么爽快,与她的职业有关系。 接下来的几天,颜颜没有再给学生补课。而走在路上看到胡光辉时,他的黑脸便笑成了一朵黑色的花。“钟老师,好好干!啊,孟市长对你很有印象啊!”颜颜回报以一笑。看他这么高兴,一定是那市长给解决了活动经费。可他的和颜悦色让她感到不自在,颜颜觉得这黑脸还是不要笑的时候好。一脸乌云看着总比黑色的花顺眼多了。 后遗症也是有的,一杯酒两千块,说起来大家不太相信,以为是酒桌上的笑话而已。酒桌上的事情哪里算数的,当时领导喝了两口说得高兴,过完也就忘记了。就算市里真的拨钱下来,除了少数几个当事人,也没有人真的相信是颜颜的酒喝出来的。但她的海量却是在学校里头传开了,真人不露相。有些人开始在心里面重新估量颜颜,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忽然间变成一个酒桌上八面逢迎的人,肯定也不是好招惹的对象。 于是,颜颜很是过了一段安生日子,甚至连周末这天,她跟科任老师商量调换功课,平常都要磨半天嘴皮子,可能听教导叨叨几句的,这次居然半句不好听的话都没有听到,出奇地顺利,就连陈晓玲路上遇见她,都干脆扭头就走了。 说是怕她,倒也不至于,估计就是不想再跟她起冲突吧。 至于颜颜调换功课,就是为了赶着去三亚,跟jeremy谈一谈工作的事情。这段时间加了jeremy的msn,聊得都是些风土人情这些不咸不淡的东西。说到工作,jeremy只有一句话,他是一个人单干,给出的工资也不高,就是找一个秘书,周末帮他处理些杂务,具体事宜还是见面谈。 去一趟三亚,吃饭住宿又得折腾掉几百块。颜颜衡量了得失,还是决定要出门。三亚,除了那海滩、椰风、兼职的可能性,还有英语角的诱惑。 颜颜跟jeremy约见面在解放路的麦当劳。五月的海南正热,颜颜穿了件安踏的白色短裙,离膝盖还有十公分,一件360的黑色纯棉罗马衫,一双安踏的球鞋,感觉十分凉快。白色短裙有两个衬袋,可以装手机和钱,这样她就不用再挎着一个小包了。 这一套非常休闲,适合出门旅游,一身行头加起来也是七八百块,对颜颜来说这样的好衣服她也没有几套,短裙更是很少穿,自己是教师,穿得太短不合适,所以要一离开校园这个环境,她就要把这短裙给穿起来,要不就压箱底浪费了。她不是不重视牌子,她的经济能力也决定了她不能买高档奢侈的衣服,只要不是起毛球、褪色的地摊货也就可以了。 jeremy来了以后,两个人在麦当劳点了几杯饮料,就开始海阔天空地聊起来。jeremy就是一个话唠,一坐下来,就好像半个月没有说过人话一样,叽里哇拉地讲,也不管颜颜是不是全都听懂了。颜颜几次想谈正事,都是只没两句三句便又给jeremy绕开去了。等到颜颜喝到第二杯热牛奶时,jeremy终于谈到正事了。 “我现在需要一个翻译。一个秘书。我一个外国人,我不会说中国话,但是我又要跟中国人打交道,所以我需要一个口语不错的人。” “谢谢。”颜颜知道jeremy在夸她英语好。“我有一个疑问,我的英语真的那么好吗,难道你在英语角就没有遇上英语比我更好的?” 颜颜虽然读书时是个优等生,但她了没有自大到以为三亚没有英语人才了。jeremy为何舍近求远,要让她一个不在三亚的人兼职? jeremy双手一摊。“很少。你是不是在想,三亚的人那么多,我为什么找你?实话说,这个工作有一个特殊性,很多人不愿意干,我实在找不着合适的人。” “哦?有什么特殊?”颜颜感到疑惑。难道是……他有什么不良品行?

下一篇   第三十三章 兼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