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Lily是谁?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三十五章 Lily是谁?

jeremy给了颜颜一份英文版公司章程,让她把这些英文都翻译成中文,而她所住房间里的那台电脑,以后便由她使用了。 翻译其实是苦差事,英文的说法,要换成纯中文,还是需要下功夫的。颜颜愉快地接过任务,便坐电脑前苦干了起来。 待到下午,当她闻到饭香时,章程已是完成了大半。jeremy对她完成的部分大概扫视了一遍,一脸的笑容。看起来他还满意。晚饭是土豆炒牛肉,蔬菜沙拉,皮萨饼,炒饭。变化不大,仍旧是把菜分派到每个人的碟子里吃,每个人的份量居然看起来一样多。 下午每个人都各忙各的,一直到吃饭时才有机会聊天。jeremy没有什么老板的派头,反而是个话唠,从他四年前来中国说起,各种趣闻一一说来。sunny安静地吃饭,不到必要的时候不发一言,而颜颜则饶有兴味地听着,时而问上一两句。 jeremy说得飞快,不过都是生活琐事,这些难不倒颜颜,颜颜没事喜欢追美剧,也就是打发时间,没想到长年累月地看美剧,让她毕业这些年的英语听力不但没有落下,反而还精进不少。 sunny在低着头安静地对付着碟子里的牛肉,颜颜有很多问题想问她,初来乍到,她有许多不明白,可jeremy在旁边,用中文问吧生怕jeremy不高兴,用英文问吧又担心她听不懂。况且jeremy滔滔不绝,颜颜不得不把发散的思维收了回来,专心听着jeremy的话语。 jeremy看见颜颜有意无意地在打量着sunny,便说道,“sunny很害羞,不大爱说话。你有什么不明白的要主动问她。她晚上有兼职,晚上出去一般都不回来了。你要是想出去的话,公交车最晚一班是十一点,不过你还是尽早回来,不要太晚。” “好的,谢谢。” “坐从公交车从这里出去,第三个站下来有个小超市,日常用品都可能从这里买到。你需要什么就去那里买。超市边上有个水果市场,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吃水果吗,水果还是到市场里买的便宜些,超市里的贵些。”jeremy继续叮咛着。 “嗯,我要吃的话会去买的”。颜颜想着,这jeremy对价格很敏感啊,什么都想着便宜的买。 “浴室里面一般的生活用品都准备好了,是lily留下来的”,jeremy说到这里,面上慈爱的神色忽然消失不见,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,但他很快就恢复正常,“洗发水是25人民币一瓶,护发素32元一瓶,都没有用掉多少,你可以接着用,还有足浴盐……” “lily是谁,她是以前的翻译吗?”颜颜终于抓到机会问了一句。她可以想象得到不插嘴的话,jeremy可能要把浴室里所有洗浴用品的价格一一报出来。他这个脑瓜,不去超市做售货,真是可惜了啊。 sunny忽地从她一直对付着的土豆牛肉上抬起头来,目光飘忽地朝颜颜看了一眼,又飘到jeremy的脸上,有点担心的神色。 “lily?”jeremy一愣,好像想到了某个很久以前故事,一刹那间有一点失神,“她走了。”说完,他指着桌上的披萨说道,“今天是你在这里的第一天,我特意做了这个披萨饼,味道怎么样?” “不错。”颜颜回答。 “比起必胜客的怎么样?” “我这是第一次吃批萨。”颜颜有点窘。她没有立即听明白必胜客的英文说法,只知道jeremy是要求她做比较。 jeremy也没有再说什么了,从碟子里叉起一块批萨,专心致志地吃了起来。好几分钟都没有人再说话。 气氛有点冷。颜颜立马知道自己刚才问了个傻问题。那个lily,在这里似乎是个禁忌的存在。 颜颜想起来sunny带她参观房间时说到过的那广州女孩子,瞒着老板赚拿了十几万佣金,跑了。莫非她就是lily? 颜颜浑身不自在起来。她直觉她的老板,jeremy是一个好相处的人。从怎么做公交车、买水果这些琐事,都一一跟她交代清楚,仿佛她是他不懂事的女儿,生怕她出门去就找不到回家的路,或是回来晚了被坏人拐了。她与他才初识,而且他是她的老板,不是说,老板都是要压榨员工血汗的吗? 可她看着面前这个提起lily有些黯然的男人,一双深褐色的双眸里似乎没有商人的算计。这样的人,说不定是被别人算计的对象呢。 她和张毅在一起的时候,张毅也从来没有这样叮咛过她呢,对她是放心得不得了。放心,说穿了便是没有牵挂,没有深爱。 jeremy很快把饭菜扒啦完了,跟她们打了声招呼便一个人回房间去了。剩下sunny和颜颜在饭桌旁。 房间里很安静,只听到轻微的咀嚼声。颜颜有点不知所措。 “他刚才是不是有点不高兴啊?”半响之后,颜颜打破了沉默。 “你以为呢?” “那个lily,是不是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广州女孩子啊?” sunny抿了抿嘴唇。“我已经说得太多了。” 颜颜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原来以为都是中国人,又是女孩子,jeremy又一直说sunny很害羞,害羞的人应该是好相处的,可这个sunny怎么会给她这样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呢? 无话可说,那便只好埋头吃饭。sunny已是吃好了,却一直坐在旁边等着。她平常吃饭是很慢的,但有个人等在旁边,平白添了许多压力,不觉间也吃得比平时快多了。等她吃饭完,sunny便站起来收拾饭桌上的碟子筷子,颜颜也站起来准备像她一样收拾,sunny却把碟子给抢了过去,冷冷说道,“我们是有分工的,这不是你干的活。”颜颜讪讪地收了手。她明白了sunny的意思。她们虽然住在同样的地方,吃同一个锅里的饭,然而一个是厨房里的,另外一个是办公室里的,已是有一条无形的墙,把她们给隔开了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