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阳台喝茶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三十六章 阳台喝茶

那个lily是谁,为何老板一提到她便满脸地不高兴?而sunny为何对自己有些隐隐的敌意?颜颜满肚子的疑惑,想了一会儿,想不出个所以然,索性安心工作,坐到电脑跟前一句一句地翻译公司章程。 sunny给泡过来一杯菊花茶,便退出去了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颜颜感到眼光酸痛,便把目光从电脑上移开。房间里的光线已有些暗了。颜颜踱步到房外,太阳已西斜,照亮了天边远处的红云,自己所居住的小楼却是在酸梅树的庇护之中,光线已有些暗沉。阳台上吹来的风带着些许海的气味。 颜颜有些奇怪,来的时候公交车是绕着山路上来的,这小楼所在的地方地势很较高,貌似是在山腰,居然能闻到些许海腥味,难道山的一面环海? 她在阳台呆了一会,只听见夏风吹动树叶沙沙响的声音,还有时不时一两声松鼠的追逐的吱吱声,这里竟没有半点人声,就好像没有人居住一样。她忽然打了个寒颤。这里四周那么安静,假如,假如那jeremy对自己起了不轨之心,岂不是大声呼叫也没有人应? 她正在发呆,听着吱呀的一声响,jeremy推开门走了出来。看着她站阳台,便一脸笑容地说道,“我把你翻译成中文的公司章程发一个一个朋友看了,他说可以。看来你不但口语好,书面也不错。” 他嘴里说着话,却没有朝颜颜走过来,而是朝阳台西侧走了过去,手里端着一杯奶茶。侧正是靠近酸梅树的,放着一张藤桌,两张靠背藤椅。在阳台一角,还有两张藤椅叠在一起。他走到那儿,把奶茶往桌上一放,便招呼颜颜过去坐,然后又进房间里,再端了一杯奶茶出来。 sunnny之前送到房里的菊花茶颜颜早喝完了,没有看见奶茶之前,也没有觉得怎么样,看见奶茶在眼前,却是渴了起来。她也不客气,低下头轻轻啜了一口,却是吃了一惊,猛地抬起头,张大嘴巴直呼气,那滚烫的茶水却已是下肚了。 “小心啊!很烫的!”jeremy提醒道。不过这已经是马后炮了。 颜颜直喘了好一会才缓过来,说道,“我看你端茶过来的时候,也没有用什么垫着啊,哪里知道会这么烫。” “你摸摸这杯子,不烫手的,这不是一般的玻璃,是加了特殊材质的。”jeremy说道,“下次小心点。” “lily第一次来这里喝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,比你还要狼狈,把水杯都打翻了。”jeremy想起了往事。 “噢。”这回颜颜学精了,不接腔。她隐约猜到lily不是她所能去打听和了解的,这好像是jeremy的一个心结。他可以自己想到就提起来,但别人提起来却好像是打了他的脸一样。 毕竟,被别人算计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颜颜隐隐约约可以猜到一点。可如果仅仅是被骗?骗过了不能追回那笔款么?也许事情不是sunny所告诉她的那么简单。 不过,自己只是来工作的,只好好好完成老板交给自己的任务就可以了,又何必去想那么多呢?颜颜告诉自己。 jeremy没有再就着lily的话题继续说下去,而是继续安排着工作。jeremy说,以后每周将给她安排一定量的翻译量,或是让她整理一些文稿,这些翻译的工作,她在不在三亚做都可以,但周末是必须要来三亚的,每周都需要有一些工作是要人到场才可以完成的。 颜颜毫无异议,对这工作的疑虑倒是放下了一半的心。如果平时什么都不干,就光是周末这两天就能赚1800块,分摊给4个周末,平均下来就是每天赚一百来块钱,那颜颜才真的是头大了。她不认为自己可以赚这么多,尤其是看sunny,一日三餐按时煮也不过只拿到500块。她心里面怀疑过jeremy说的工作特殊,是指翻译还需要兼备某种特殊行业人员的功能。 幸好不是。 喝了一会儿茶,天色已是完全暗下来了,jeremy说收拾了进房间,要不然就在外面喂蚊子了。公司章程颜颜已经翻译完毕,jeremy也没有给她指派新的任务,只说今天就让她好好休息,明天带她出门去参加一个婚礼。 颜颜很惊讶,完全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要带她去参加婚礼,难道她是要应聘翻译,还要客串女朋友?想到这里,她不觉盯了手里的空茶杯一下,心里想这里面可别下了什么药啊。 不过,看见jeremy坦然的样子,她又怪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了。 晚上回房,颜颜把门给反锁了,在房间里观察了一会儿,天花板、门后、墙角、浴室都细细搜索了一遍,看不出有什么安装了摄像头之类的东西,这才放心地脱了衣服洗澡洗头发。 浴室里的洗发水、沐浴液几乎都是满的,毛巾架上还晾着一条浅绿色的毛巾。颜颜拿起一瓶,jeremy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,“洗发水是25人民币一瓶,护发素32元一瓶,都没有用掉多少,你可以接着用,还有足浴盐……” 这样琐碎地念叨着,好像她是一个来拜访亲友的客人,而不是来上班的员工。颜颜不禁一笑。除了一些忐忑不安,颜颜对在这里的生活有了一些期待。不再有学校里与同事针锋相对的剑拔弩张,也不在再有张毅在一起的那种患得患失,也没有了面对张毅的母亲和刘倩时的那种不自在、难过,只有一种对将来的向往和计划。 扑到在软绵绵的水床上,好像躺在三亚湾的水面上,好像又看到满天的星光,颜颜迷迷糊糊地看见张毅朝她走来,走着走着变成了马亮的温和的笑脸,她正满心欢喜地走过去,想要和他一起去英语角,却听见jeremy的声音响起来:“这双拖鞋28块钱一双啊,你怎么去海滩就弄丢了,不行,得从工资里扣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