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婚礼堂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三十七章 婚礼堂

一辆卡罗拉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行驶,车子里坐了四个人,jeremy、颜颜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子、还有在驾驶座上专心志致开车的司机。 jeremy今天穿得非常正式,一套灰色的西装,白衬衫领子上扣了黑色的领结,头发也梳得锃亮,显得特别精神。他坐在副驾上,喜滋滋地转头问颜颜:“你看我这身行头怎么样?” 颜颜坐后座,虽然没看到他的脸,却也可以猜到他脸上的神情,笑道,“帅得不能再帅了。”她这个老板,平时穿着都走随意休闲风格,现在忽然穿得这么正式起来,她有一点不习惯,但一开口便露了原形,还是那个话唠jeremy,“这身行头可不便宜,全身值一千多呢,哈哈,不过也不是我买的,是我跟加拿大的那个家伙借的。反正他人也不在,放着也是白放着,不如我拿来生点利息。你说对不,rose?” 颜颜不禁莞尔。和颜颜一起坐后座的白衣女子,被唤做rose的,也笑了起来,说道,“那当然。” rose穿着一条雪纺粉红衬衫,一条黑色的小脚裤,干练利落的立领,领子上面一张俏脸微微皱着眉头,左手拿着个资料册,正摊在膝盖上看着,右手夹着一支笔,几次想在资料上写些什么,却又拿不定主意似的。她原本在苦思冥想,被jeremy一打岔,索性把资料册收起来,放到身边的文件袋里。正好司机问道,“他说了什么这么好笑?”rose便翻译了两句,jeremy看出来,便用英语跟司机打了个招呼,那司机居然也用英语回答了。 颜颜在一边看得很是惊讶。出发之前,jeremy已经向她解释清楚了,说来接他们去参加婚礼的是一家婚庆公司。rose会说英文很正常,但没有想到婚庆公司的司机也会说英文,这倒是让她感到出乎意料。看来在外边混的,不仅仅有一技之长傍身,艺多不压人,要学的不止是一样两样啊。 一行人在说说笑笑中,已经出了市区,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,视野也开阔起来。过了一阵,车子拐进一条小路,路两旁林深叶茂,每隔一段便出现些富丽堂皇的建筑群,红砖碧瓦掩映在绿林之中,写着某某大酒店。 车子一路向前开,路过一家又一家的大酒店以后,又一拐上了一条小路,穿入门岗,沿途都是草坪、花树,过了十几分钟,这才在一栋楼前停下来。几个人一下车,车子便又缓缓倒出去,一会儿便消失在花树深处。 颜颜一下车,眼睛便觉得不够看了。这地方太美了!一栋欧式建筑立在眼前,罗马柱,尖房顶,上面用英文写着什么hotel,她没有来得及细看,因为房子四周的水池吸引了她。这栋建筑四周竟都是池子,蓝色的水平静清澈,像美少女天真无暇的眼睛,池子里贴得瓷砖看得一清二楚。楼前一左一右,各有一座雕塑突突地喷着水柱,水柱喷射向天空再急落入水池中。 空气中有着一股花香,这里花树竞相开放,也不知道是哪一种传出来的花香。远处椰影婆娑,花树一丛丛,有三三两两的披着浴巾的人影闪过。 颜颜吸了一口气,看见身边的rose和jeremy都是视若无睹的神情,便也把目光收回来,不想让自己显得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。她目光收回来,便落在了脚上的黑色球鞋上,不禁有些讪讪,自己这个着装也太惊悚了,这么美丽的地方,自己的扮相却给这画一般的地方抹上了难看的一笔。 她心里这么想着,看见rose的目光扫过来,在她身上停留片刻,眉头微微一皱,倒是没有说什么,便往楼里走去。jeremy走在她身边,颜颜便也跟上去了。 楼里也是一番气派的奢华景象,迎面便是一排盆栽的蝴蝶兰,来来去去的人影映在大理石地面上。很快一个穿着灰色西装裙的一个胖女人迎上来,胸前别着一块小小的胸牌,把他们引到了一间包厢里。 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下来,原先把他们引进来的女子退了出去,不一会儿就进来了另外一个女人,灰色的西裙衬得身材玲珑有致,妆容也很精致,胸前别着胸牌。颜颜有点近视,想看胸牌上的职位,却没有看清楚。rose一看到她进来便站起来打招呼,颜颜看到jeremy坐着不动,自己便也坐着没有动,只在jeremy向其他人介绍自己是他的翻译时微微点了下头。 四个人围着桌子坐着,rose把资料册拿出来,递给jeremy。jeremy拿过来,看了一会,脸上露出犹疑之色,又再重头看了一遍,问rose道,“新人是哪里人?他们要求的是神父啊?我不是神父啊!” rose问道,“神父?没说要神父啊。我们公司主持很多婚庆了,从来没有要神父。” “那这个流程是新人要求的吗?” “新人是新西兰的,他们要求一切做到最好。”rose迟疑了一下,说道。 不仅是颜颜,那穿灰西服的精致女子也听出来不对劲了,是两个人之间沟通出了问题。颜颜在一旁听了一会,听着双方牛头不对马嘴,jeremy一着急,说话更是飞快,除了颜颜还能听出来,另外两头全是一头雾水的神情了。 最后,jeremy反应过来,转头对颜颜说道,你跟他们交涉一下,看到底这个流程和婚礼致辞,是怎么个要求法,我看这上面要求的是神父,我可不是神父啊。 颜颜便把jeremy的意思给说了。这是她第一次当翻译了,rose和旁边陪着的女人,虽然也能说些英语,但真正沟通起来障碍太大,主要是她们的听力水平还差那么一截,所以本来很简单的事情,变得复杂了。在沟通的过程中,颜颜也搞明白了,原来婚庆公司是跟jeremy说请他过来做司仪,结果来了以后一看这个新人要求是的神父,所以他就晕掉了。那家婚庆公司收了新人的钱,就不管来的人是不是神父了,反正是个白人就行,能说几句英语就可以。婚庆公司虽然平时承接不过业务,但要求全程英文的不多,所以他们的主持辞也没有原汁原味,倒是把西式婚礼的中文主持翻译成四不像的英文了,所以jeremy看了资料以后就皱了眉头。拿出笔改了又改。 rose接了几个电话,便催促起来,说是吉时到了,应该去婚姻堂那里了。jeremy说道,好啊,你们应该给我准备了换的衣服吧。 “啊?衣服?”rose和灰衣女面面相觑。 “干什么,叫我来扮神父,怎么不给我神父的服装啊?”jeremy嘀咕道,“豁出去了,我就穿这个上好了,反正你们已经收了新人的是吧,服务质量好不好,是你们的事情了。” 酒店的灰衣女做了个请的姿势,向外走去,jeremy把身上的钱包和手机交到颜颜手里,让她代为保管。颜颜跟着他们也一起走出去,在飘着些微香的草坪小路上走了一会儿,到了尖顶房子前,房子前站着一排西装笔挺的男服务生站得笔直,还有一些人在忙进忙出。颜颜抬头看了看房子上的大字:chapel婚礼堂。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。西式婚礼的流程,在电视上看她不少了,但这亲临其境,却是第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