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似曾相识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三十八章 似曾相识

看着门上“chapel婚礼堂”一行金字,颜颜好像在梦中一样。但她也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可以有机会看到这种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场面:四周的服务生忙去忙出,人来人往。一个服务生在门外布置香槟塔,晚晃晃的玻璃杯子一层一层摆好,一个一个叠罗汉似地摆高高。颜颜很想目不斜视,表示自己见过世面,然而那服务生精巧的手艺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,生怕那漂亮的玻璃杯子一个不稳掉下来。正发呆间,有人扯了扯她的衣袖,是jeremy在拉着她往里走,而rose和另外一个女人在边上等着。 颜颜回过神来,有点不好意思,原先说一口流利英语而得来的底气也没了。 里头出来迎接的女人看了看颜颜的一身网球装,低声问rose:“那女的谁啊?怎么穿成这样,是不太合适吧。” rose答道,“jeremy的翻译,让她进去吧,一会有个什么也好沟通些。” 她们的对话颜颜没有听见,只看见她们一边说话一边看自己,还以为是自己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让人看不顺眼了,于是便挺直了腰,跟在jeremy身后走进去。每隔两三米便有穿着精致的女服务生在夹道问好。穿过一道装饰满鲜花的圆形拱门,一个美仑美奂的梦幻世界出现在颜颜面前:整个房间呈现浅粉的色调,两旁的长椅都包着浅粉的装饰花布,中间的过道上铺着红地毯,洒满了粉的红的玫瑰花瓣,红地毯尽头的鲜花柱让人陶醉。 房间里还没客人来,只有几个服务生在往地毯上洒花瓣。jeremy往台前一站,笑容满面,让颜颜给他拍照留念,说是要发给在澳大利亚的母亲看。“让我妈看看,这可是我在国内没办法做到的事情,在中国我做到了,给人主持婚礼,哈哈!” jeremy拍完了以后,给颜颜也拍了几张。他用的是诺基亚n85手机,拍照功能强大,不小几英寸的照片看起来无比清晰。颜颜一开始也很高兴,jeremy说的话其实是抢走了她的台词,她也很想把照片发给别人看看。看看这样都是鲜花、汽球的婚礼,颜颜想到自己以往参加过的婚宴,好土没意思啊,人到齐了就开吃,一点浪漫都没有。她不觉间憧憬起来,觉得像这样的婚礼才是真正的婚礼。 “你要不要也看看你的样子啊?” jeremy拍完了把便手机伸到颜颜眼前。颜颜一看,自己站在鲜花柱旁边,背景里是粉色的墙、鲜花怒放的拱门、还有红地毯上的缤纷玫瑰。只是息穿着球鞋,短袖的罗马衫,一副要去跑步的样子,倒是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了。 “早知道我就把我最好看的那条鹅黄色连衣裙给穿过来了。第一次参加婚礼,还是翻译的身份,可怎么感觉灰溜溜的。”颜颜暗自郁闷。不过,她还是摆正了位置,时刻跟紧jeremy身边。rose也乐得省事,有什么要求直接用中文和她说,她再去跟jeremy讲,倒是省了不少功夫。 人渐渐地多了起来,有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,也有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。颜颜想起来,rose说过新郎是新西兰人。几个白人男子走了进来,脖子上挂着浅紫色的花环。这些想必就是男宾相了。一切准备就绪,jeremy便到台上去主持婚礼了。 过程开始了,一位年约五十左右的男人牵着新娘的手入场了,全场都在关注着他们走入红地毯。颜颜不是亲友,只能和酒店员工一起呆在入口处。看着前面已入场的女性都穿着小礼服,颜颜感到很不自在,缩在了酒店员工后面,只有当jeremy的声音响起来时,她才伸长脖子看着台上。 一开始是开场白,介绍新郎新娘,套话般的东西听起来也没有什么感觉,直到jeremy问新郎: “无论顺境或是逆境,富有或是贫穷,健康或是疾病,你愿意和她终生相伴,永远不离不弃,爱她,珍惜她,生死不渝吗?” “我愿意。”新郎回答。 礼堂里坐满了人,却听不到多余的一点声音,所有人都在听着,听着这严肃的问话。 颜颜忽然明白了,为什么婚礼需要神父。新人交换了戒指,发誓生死相依。 “现在你可以吻新娘了。” 新郎俯下头,一脸深情无限,轻轻地把唇压在新娘的唇上。 一时间闪光灯闪个不停。 颜颜眼中含泪,低着头走了出去。 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。新人,她完全不认识。可是这婚礼,太让人感动了。或许是,那誓言,那神圣的感觉,太让人感动了。 她低着头往前走,眼泪掉了下来,必须要到洗手间去整理下。 “啪”!迎面而来的什么人,撞到了她身上,把她手里的钱包和手机都撞掉了。 她抬起头来,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眼睛。西服,领带,刚毅的面容。那人看了她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 那人身后跑出来一个男子,喊了声,“沈总!没事吧?” 男人说道,“没事。”正准备弯腰,他手下那人动作更快,低下身子把手机的钱包捡了起来递给她。 男人笑道,“对不起。”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走了。 这里是五星级酒店,颜颜很确定她不认识这个男人。可是,怎么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面熟呢?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? 她甩了甩头,一定是自己弄错了,这个男人长得大概是张大众脸,可能是和她认识的哪个人有点相识吧。 她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后,那个和她相撞的男人又出现在那里,东张西望,没有看到颜颜,不由得露出一丝失望。 “这应该是她了!肯定是她!那双一模一样的眼睛!唉,我怎么没有认出来呢!” “咦,她刚才好像在哭来着。她从婚礼堂里出来的,哭了?”男人想了想,拿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。 “小曾啊,你一会去查查,看看今天婚礼堂那里,是什么人在结婚。另外,看看刚才和我撞到的那个女孩子在不在那里。对的,想办法弄到她的电话。有消息立马通知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