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醉后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四十章 醉后

波涛,无边无际的波涛,在心中翻滚,在身下翻滚,像海绵的柔软,像云的不可触摸,像母亲温暖的怀抱,把一团婴儿般的身子搂在怀里。 终于,颜颜睁开了眼睛。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水蓝色的大床上,房间里是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摆设,一张电脑桌横在窗前,窗外是蔚蓝的天空,巨大如伞的椰叶向四周伸展。 她居然听见了奇怪的什么小动物的尖叫。吱吱吱。是松鼠。 颜颜坐起来,脑袋有些昏沉沉。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?她想了一会儿,才想起来,昨晚从英语角回来,跟着马亮去酒吧了。 她闭上眼,酒吧里的喧闹,沸腾的人声,刺眼的闪光,还有,好像还有一个温暖的怀抱? 她模糊记得当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的时候,有个人扶住了她,把她搂在了怀里。 她还想起来自己在那之前,一直在哭。她喝多了,对着眼前闪烁的灯光,激情昂扬的人群,她忽然间悲从中来,哭了。 好像她还说了许多不应该对马亮说的话。而面前的那个男子,却只是一直静静地听着。 她说她的初恋。 说她后来嫁给了那个很疼她的男人,不顾一切的下嫁,可是后来,他对她所做的一切,让她心寒到了极点。 说她抱着儿子,看着儿子扑闪的大眼睛,她心如刀割。她说她不想离开,可是没有办法,她最后还是离开了那个她曾经爱过付出过的,以为会呆一辈子的家。 再后来呢? 她又遇上了另外一个男人,她也天真地相信她,以为他会给她带来幸福,会给她一个家。 可是现实很无奈,当她与他的母亲起了冲突的时候,她看见了他的迟疑,她能猜到他最后的选择。一定不是她。 这种认知让她痛苦,她能怎么办呢,再也不愿意让人放弃,再也不愿意承受一次那样的痛苦,再也不愿意在有了一个家以后,又要亲手让它分崩离析。 她一直在说,一直在说,直到她喃喃地睡去。醒来时,却是在这个房间里,这曾经是lily的房间。她是怎么回来的呢? 她拿起手机看时间,已经是上午十点了。她居然睡到这个时候。 不禁心里一沉,自己酒量这么好,居然会喝酒误事吗?她才刚刚有了一份新工作。不可以沉沦在过去里面了。还不知道那个老板会怎么看她呢,才刚上工就喝酒不知节制。 呵,不想那么多了,赶紧起来,她今天还要回学校的。 她起来收拾了一下,便赶紧到隔壁去。那是jeremy的房间,也是他们吃饭、办公的地方。 房门开着,两个大男人正对着一台电脑,正在讨论着什么。听到有人进来,齐齐抬起头来,眼睛盯着她。 正是jeremy和马亮。 “桌上有早餐,你先吃吧,吃完了我把下周的资料拿给你回学校去做。”jeremy一丝不苟地吩咐。 “好的。” “你没事了吧?昨天……”马亮看着她欲言又止。 “昨天你可浪费了我两包纸巾啊,每包两块钱,这个就算了,还染脏了我的衣服,下午sunny给你做的那些牛肉可全都浪费了!”jeremy说道。 颜颜感到脸上发烫,一直烫到耳根处了。 她记得自己昨晚喝了酒之后胡说八道,但不记得自己还吐得这么厉害。 “下次你再这样,这些损失可要从你工资里扣了啊。”jeremy说道,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。 “你扣的时候,记得把我送她回来的打车费也给扣上啊!噢,她也还弄脏了我一条衣服。”马亮也趁机说道,丝毫不顾颜颜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。 “嗯。”颜颜低声说道,“我先去吃早餐了。”她找到这个借口,飞快地越过这两个一直拿她的糗事打趣的男人,走到餐厅那边去了。 等她走开了,jeremy和马亮对视了一眼。 “我还没有找你算账,你带我的员工出去玩,怎么让她喝成这样?” “她心情不好。我想她应该压抑很久了吧。” “噢?怎么会心情不好,她昨天和我去参加婚礼的时候还很开心啊。”jeremy惊奇地问。 “就是因为去参加婚礼,才引发了她心里的不开心啊。”马亮回答。 “感情的事情?” “我不知道,这些是她的隐私,我也没法跟你说。不过,我有种感觉,在你这里工作,会对她有好处。” “哈哈!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?她确实是很可爱啊!”jeremy乐呵呵地笑道,“我认识你这些年,可没见你关心过哪个女孩子啊。” 马亮瞪红了眼。“jeremy,我们酒店的项目你是不是不想做了?” “不是不是,当然想做了,难道你还恼羞成怒了?喜欢就喜欢嘛,真搞不懂你们中国人,女的含蓄,男的也婆婆妈妈,没有一个能爽爽快快的。” “那好吧,我们赶紧谈下细节,别的事情就不要说了,总之以后你要保证她在这里要好好的。” jeremy嘀咕道,“她本来就好好的,要不是你带她喝酒她也不会喝醉成那样啊。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还要求别人。” “你知不知道人把什么都压抑在心里是会生病的?再说了我不带她喝两杯,我就没有办法彻底了解她啊,有句话说酒后吐真言。” “什么,你故意的?”jeremy忽地站起来。 马亮拉住他的手,把他给按下来。“你小声点!激动什么?” “我算是服了你了。第一次见到为了追女孩子……不对啊,你那女朋友呢,分了?” “你再说我们就不要谈项目的事情了。”马亮脸色冷下来。这回看起来是认真的了。 “好了我们谈项目谈项目。”jeremy看到马亮动气了,便也不再去开玩笑了。“我们先把这个合同草稿再核对一下,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。” “好的,这份合同我们拿回去给我们老总审核,毕竟最后的决定权是在他手里。”马亮淡淡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