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沈华的懊恼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四十一章 沈华的懊恼

颜颜带着任务,心情复杂地回到了学校。 这个周末,也许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周末,但对颜颜来说,却是某个自己从来都没有触及到的世界,向自己敞开了一扇窗口。 以前,她只是单纯地教书,把书本上的内容教给学生,除此之外,对于生活中的那些啃着她神经的烦恼,她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。 对于那恼人的前夫,对于这乡村生活里自己不太适应的生活方式,她并不知道怎么样去应对。 但是经过这个周末,在她去婚礼上客串了一回翻译,一种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生活方式展现在了她的面前。 现在,她也变得有野心了,她想从这个兼职慢慢干起。虽然,她还没有具体的目标,但她知道,她以后可以生活得更好。 很久以前,她对生活质量并没有太大的要求,她的要求,只是想有一个温馨的家,一个可爱的孩子,一个和她相亲相爱的丈夫。 在一次次地受到打击之后,颜颜不得不认识到,感情这种事情,根本不是可以拿来计划的,你付出多少,并不一定能够得到多少。 而工作不一样,只要你认定了一种事业,踏踏实实地付出努力,终有一天,你能得到回报。 回到学校,她的生活变得忙碌,除了学校的日常教学工作,她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忙,要翻译jeremy给她的资料,还要做一些公司将要开展的前期筹备工作。 jeremy准备成立一个外贸公司,而颜颜,将负责打理一些前期筹备工作。一下子跨到一个陌生领域,颜颜还有很多需要学习。即使是在校时就是优等生,但她的英语去执行这些搜集信息、对比资料的任务时,还是感到有些吃力。此外,她还要跟踪学生为六一节目准备英语小品的进展。 由于颜颜在接待孟市长时在酒桌上的出色表现,为学校拉来了经费,她再次把学生叫回宿舍,考查学生的英语听说能力时,再也没有人敢出来说三道四了。其实针对她的也就是陈晓玲和陈彬这一派系的人物而已。 这时候的颜颜,对于陈晓玲的敌意倒没有那么在意了,自从接了jeremy这份兼职,她对这学校里的小纷争,有了种局外人的淡然与平静。她在乎的只是她教的学生,能否在竞争中脱颖而出。 当愚人节后她得知因为自己不带队的缘故,而让陈晓玲趁机而入,暗中使绊让刘海燕失去了获奖的机会时,她便一直想找机会好好补偿这个一直努力的学生。 颜颜十分清楚失去一个省级的荣誉对一个农村学生来意味着什么。如果能够有这个荣誉,刘海燕就有了升学到市里重点中学重点班的资格。一个省级的荣誉,对一个来自农村的少女来说是很大的助力。 随着六一节的临近,学校里的竞争氛围越来越浓了。在课后,还能看到成群结队的学生,或在操场上练习队列,或在舞蹈室里排舞,或在教室里排练节目。 这次的六一节,学校在原先计划的基础上,增加了奖金的发放力度,原先在学艺竞赛中获得第一名的学生奖励三百块,指导老师奖励八百块,而最终方案稿则定为给予学生奖励五百,指导老师一千二。 在目前大部分年青教师都只能领一千二左右的月薪时,这份优厚奖金的诱人程度可想而知,难怪各个指导老师都要八仙过海,施展神通,恨不得能帮学生上场去拿得那份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奖金。 在学校里老师学生都干得热火朝天,冲劲十足时,离莲花镇几百公里远的海口市的一座办公楼里,一个中年男子正对着坐他面前的男青年发着怒火。 “小曾,两个月前我让你到交警队去查笔录,你说查不到。现在,我让你去查一个电话号码,你也说查不到,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?” “沈总……”那叫小曾的青年,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。 “搜集情报,你最拿手了,现在怎么一点用处都没有了”,中年男子阴沉着脸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?” “我,我没有。”小曾头皮一麻,几乎就要把实情说出来,可是一想到如果让沈总知道他背着他搞小动作,他是绝对不可能留在公司里了。找不到人,最多说他无能;而背着他搞小动作,那便是欺骗,他非常清楚沈总最恨的是不忠心的下属。 正在他头冒冷汗之间,一个女子推开门,说道,“沈总,远宏公司的王总过来了。” “说我不在。”中年男子想都不想就发话了。 他话音刚落,一张熟悉的面孔已是出现在他眼前,妖娆的身姿,柳腰一摆,娇笑道,“我人都来了,你还好意思不见我么?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,忍住心里的怒气,说道,“你有事么?我这边正忙着。” “呵呵,忙着什么,是忙着训我表弟么?”那王总笑道,“他在这边有什么不是,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多担待一些就是了。”接着她头一转,面向小曾教训道,“你要好好给沈总办事,你要是办事不力,别说沈总要训你,我都饶不了你。” “小曾,你表姐来了你好好招待,去给她泡杯咖啡来。我这边把手头的工作先安排一下。”看到她当着自己的面训人,中年男子脸上也不好看,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,只说道,“你先去那边坐一会儿,我忙完了跟你去看伯父。” 两个人出去了,那中年男子才松懈下来,整个人坐到沙发转椅上,眼前又出现了在酒店里自己把一名女子撞掉手机和钱包的一幕。 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救了自己的儿子,却累得她把一个玉镯摔碎了;第二次见到她,她迎面撞进他的怀里,把手机和钱包都撞在了地上。他却没有立马反应过来,但在走开之后,却越来越肯定她就是那个把沈志伟送到医院的女子。 那双清澈而略带惊惶的眼睛,像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,让他一见之后,就再也忘不了。 事后他让小曾到交警部门去查笔录,他想着在场证人也许曾经在交警的现场勘查笔录上留下电话号码,可是他得到的回复是,她并不是事故现场的目击证人,所以她并没有做笔录。 沈华原以为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,没想到居然他又再一次遇见了她,更让他无比懊恼的事,他又一次让她在自己眼前失去了踪迹。

上一篇   第四十章 醉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