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只争朝夕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章 只争朝夕

周一钟颜颜回学校上课。 才到校门,学校保安室老苏便朝她热情打招呼,笑道,“你周末回家啦?有帅哥找你呢。” 钟颜颜笑道,“这个帅哥是你吧。”老苏与她前夫交情甚好。虽然离婚,但往日的情分还保留了几分,见面寒暄说笑是少不了的。 老苏道,“是真的,你男朋友来等了你两天,我不好意思不给他开门。别跟你男友怄气,我看他人不错,又是化工厂的,多有钱啊,你可真有福气。” 钟颜颜一笑置之,赶着上课去了,心想,只怕是收了张毅给的不少芙蓉王吧。这个张毅,别看他平时呆头呆脑,真到外边跟人相处,他还是挺会来事儿。 晚上张毅又打来电话。颜颜不接。她刚洗过澡,正要批改作业,敲门声响了。一开门,惊得倒吸一口凉气。 是张毅,风尘仆仆,头发凌乱,还穿着橙色的工作服,或许是刚从厂里赶过来。他所在的厂,离颜颜的学校有一百多公里。颜颜问,“你怎么来了?今天不是周末,你不用上班了?” “我周末来就找不着你了。”张毅一把关上门,抱住颜颜,就要吻下去。 “不要——”颜颜挣扎,可张毅的手紧紧搂住她不放,她渐渐地全身酥软无力,只觉得张毅的怀抱十分温暖,再无抗拒之心,任由他上下其手,再把她抱到床上。 久旱逢甘霖,两人已是两个多月没有见面,三下五除二,一翻云雨过后,颜颜脸色绯红,躺在张毅的臂弯里,一张小脸再也板不起面孔来。 “颜,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吗?” 钟颜颜沉默半响,黯然道,“不大可能了吧,你妈来找过我。她不同意。” “我妈?!”张毅惊道,“不可能,我跟我妈说你的情况时她都没有表示反对呀!” 钟颜颜相信张毅的话,那个女人,非常强势,也非常聪明。她不需要太多的手段,只短短几句话,就打消了钟颜颜结婚的念头。而且,又不在儿子面前留下做恶人的印象。 颜颜不语,耳边响起张毅母亲的声音,“你要做我的儿媳妇,我不会表示反对,但我劝你慎重考虑。我儿子现在选择你,是因为他一大学毕业就遇上了你,没有经历过别的女人。但他年薪十万,你和他又两地分居,他有别的女人是迟早的事。你是嫁过一次的人了,再错一次就算是这辈子玩完了。” 说完了软话,这女人又来一句硬的:我儿子条件这么好,鬼迷心窍才会看上你这么过离过婚生养过孩子的女人,即使你嫁进来,我明里不反对,暗里也会让你不好过,会搞到你们离婚为止。 颜颜昂起了头道,“阿姨,您放心,张毅是很好,但我只嫁给高高兴兴娶我的人家。您老人家既然不乐意,我就不强争这个福气了。慢走不送!” 自古抬头嫁女儿。她当初嫁何剑的时候,那是怎么样的恩宠?何剑的母亲是小心翼翼谈聘礼,征求她的意见,而对嫁妆半点要求没有,恨不得把她立马娶回家里才安心的。饶是这样花了白花花银子娶回来的媳妇,婚后那老婆子也没少对她使过阴招。婆婆是媳妇是天敌。一开始就很喜欢她的婆婆到后来照样跟她翻脸,何况是这种一开始就不待见她的婆婆! 这些细节,钟颜颜没有向张毅细说。再不对,也是母亲,她完全理解那个女人所做的只是为了张毅好。 但张毅非常激动,“她什么时候找的你?我怎么不知道?你别管她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!你是要嫁给我,又不是要嫁给她!” 颜颜笑道,“可你不也说过和我相见恨晚吗?你以前也说早认识我就好了!”张毅确实是说过这话,一时间作声不得,过一会儿才道,“我还那时不知道你对我这么重要。颜颜,你听我说……” “我困了,睡吧。你再抱抱我。” 两人十指相交,相互抱着,不知不觉,张毅已是沉沉睡去。许是刚才做运动累的。颜颜却睡不着,看着张毅的脸,心潮起伏。 张毅除了木讷一点,几乎没有缺点。颜颜一直觉得张毅是上苍赐给她的礼物。要说到疼爱,爱情?颜颜似乎已经不相信这些。她与何剑相爱五年,何剑宠她如父亲宠小女儿,可后来怎么样,一等到她生下儿子,翻脸比翻书还快,无限柔情变成家庭暴力。 颜颜轻轻推开熟睡的张毅,想上洗手间,张毅顺势就翻过身去了,继续睡觉,右手手指却还紧紧与颜颜的左手纠缠在一起。颜颜想把手抽出来,一用力,却惹得张毅抓得更紧。颜颜想着,这货莫不是在装睡?却看他呼吸平稳,显然仍是在沉睡中。颜颜再次用力,张毅抓得更紧。颜颜不忍把他叫醒,用力一根根手指掰,总算解放了自己的手,只是心中五味杂陈。看他睡梦中仍是紧紧抓自己的手,爱不爱一个人,是否可以由此推断呢?即使在睡梦中也不肯放弃。那自己为什么要放弃? 时至今日,难道她颜颜还相信永恒这种事吗?管她和张毅般不般配,管他父母反不反对,他爱她,她也爱她,他们何苦要分开?将来她的丈夫是谁,他的妻子是谁,谁知道,谁在意。她只需要把握目前这点小小幸福就好。 哪天,当男人要走时,她绝不会挽留,也不会太过于伤心。 人生的伤心能有多少次,在颜颜离婚之时,已是伤透。那样凉透心底的伤,一生一次,已是太多。其实,从内心深处,她已经不相信什么永远,不相信什么一生一世。 既然不求一生一世,那为什么要离开张毅呢?她过去已苦了太多了,而张毅给她带来都是愉悦。哪怕能霸他一天两天,一个月两个月,都是好的。彼此愉悦,何必去争什么一万年?她只争朝夕。 主意已定,颜颜枕着张毅的肩膀,手指与他相交,渐入梦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