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你个抛夫弃子的女人...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一章 你个抛夫弃子的女人...

这一天颜颜带着两个孩子游荡在外面,先是去肯德基吃了一顿,再接着去电子游乐城玩个不亦乐乎。电子游乐城的正中央,有一匹白色的木马,颜颜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坐在马上,像个孩子一样,随着马身的颠簸起伏,三个人的笑声淹没在游乐城的嘈杂中。 在场的也有不少家长,陪着孩子一块来的,却只是父母在一旁看着孩子玩,大人负责投币,小孩负责玩。颜颜一个大人,还是个女人,打扮斯斯文文的,安静下来应该是个淑女,却带着孩子玩得这么疯狂,倒是招来了不少奇怪的目光。 颜颜不在乎这些目光,只要她和孩子们开心就好,关这些路人什么事!今天是儿童节,今天她便是儿童。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。她的童年在乡下度过,乡下没有什么好玩的,遥控飞机之类的玩具那是见也没见过,男孩子们可能会有五毛钱一把的塑料枪,女孩子们蹲在地上玩五彩斑斓的玻璃珠子。而她呢,连这些都没有,家里大人忙生计,她一个人无聊便蹲在地上看小蚂蚁搬家搬青虫。 坐在木马上,颜颜恍惚间,自己好像来到了新疆的大草原。有武侠情结的颜颜,向往着来到大草原,骑马,唱歌。她一度想到新疆去支教,可惜学历不够,连报名资格都没有。今天就趁着这儿童节,疯狂一把,意淫一把,就当自己现在驰骋在茫茫的大草原上,身前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是她的同伴,一起开心地笑!木马的颠簸,带来的那种刺激,让三个人非常兴奋!虽然马身在原地不动,可他们有了骑马的感觉。 时间到了以后,颜颜就翻身下马。在两个孩子的要求下,再次投币让他们去享受了一把。颜颜已是身子微微潮热,便没有去骑马,只站在木马旁边上,看着他们微笑。看着侬侬开心的笑容,颜颜也感到十分欣慰,好像这几年来,对孩子的那种亏欠,得到了一丝补偿。 光是这些补偿还不够,颜颜还带着两个孩子,到万福隆去逛了逛。在玩具区,侬侬挑选了两辆微型玩具车;守信选的是一架没有遥控功能的飞机。 “今天你们两个玩得开心不开心?”回去的路上,颜颜问两个孩子。 “开心!”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回答。 “妈妈,今天真的是太开心了!和守信哥哥在一起玩太开心了!还有和妈妈在一起也太开心了!”侬侬进一步强调,他真的是太开心了。 “姑姑,你以后回来就带侬侬回来好不好?”守信问道。 侬侬也一脸期待地看着颜颜。 颜颜笑了笑,拿出纸巾擦去侬侬额头上的汗珠,又要去擦守信额头上的。 守信却头一歪,伸手过来拿纸巾,说道,“姑姑,我是哥哥,我自己来擦就可以了。” 看见他小大人的样子,颜颜一乐,笑道,“我要是带着侬侬来,你这个哥哥能管他吃饭,哄他睡觉吗?” “当然能!” 颜颜笑得更厉害了,“我怎么听说你睡觉的时候是要人哄才睡的啊?” 守信被揭了短,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那是以前!侬侬来我家,我就和侬侬睡,不和我妈睡!” “好好好,那以后我会找机会带侬侬过来。”颜颜转头对侬侬说道,“只要我不上班,你爸爸又同意,我就去接你到舅舅家来。不过,我可要先说好了哦,在舅舅家要守舅舅家的规矩。” “嗯,我一定守舅舅家的规矩。我很听话的。”侬侬一副小乖乖的表情。 颜颜一行回到钟靖靖家里,守信一副小主人的样子,把他的玩具箱给搬到客厅里,一一展示给侬侬看,积木、变形金刚、魔方、玩具车、玩具飞机一时间堆得客厅里几乎都没地方落脚。侬侬蹲在旁边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,时不时地也动手碰碰这里,碰碰那里。 颜颜坐一边,也陪着他们一块儿玩,心里面赞叹哥哥这孩子教育得好,守信虽然也是独生子,可是一点都没有骄纵的表现,在侬侬面前,总是以大哥哥自居,一副要罩着弟弟的样子。 “这个积木给你玩!这个玩具车也给你玩!哥哥的所有玩具,你都可以玩!不过,不能带回你家哦!你只能把这个,这个带回家……”守信在炫宝后,对玩具的归属也做了划分,除了一些刚刚到手的新玩具,其它的玩具他都忍痛割爱,说可以送给侬侬。 说不定在他看来,侬侬也是一个可爱的新玩具,又会说话,又会陪他玩,又比他小,没有办法欺负他。这个新玩具,要比别的玩具有趣多了。 钟靖靖夫妇也回家了,转眼便是晚饭时间,夫妇俩一起下厨,叮叮当当地在厨房忙活了一阵子,晚饭便端上了桌子。 晚饭开始了。两个小家伙洗了手上桌了。今晚的菜是牡蛎蒸肉末、西兰花炒鱿鱼、海白豆芽汤。牡蛎蒸肉末是颜颜的嫂子特意为侬侬做的,侬侬的牙没长好就开始烂了,只能吃炖得软烂的肉,干脆就给他做了个肉末。 “守信今天吃得飞快啊,平时都要哄着吃的,今天看弟弟在,都要抢着吃了。”钟嫂子笑呵呵地看着。 颜颜笑道,“不抢着吃怎么能行,守信你看,你这么瘦,弟弟胖嘟嘟的,你要是不好好吃饭,等到过年的时候,说不定弟弟看起来都比你大了。” 守信不服气地说道,“怎么可能!这怎么可能!我比他大两岁!再说了,我的牙齿这么锋利,像狼一样,他那口烂牙,怎么可能比我还会吃!” 听到守信自比为“像狼一样”,三个大人不禁哈哈大笑。 颜颜手机响了。她一看,是何剑打来的。 “侬侬在哪里?”电话里何剑劈头就问。 “在我哥家呢。” “把我儿子送回来!马上!”何剑气势汹汹。 “我们不是说好了,晚上再送他回去吗?”颜颜说道。 饭桌上侬侬停住咀嚼,眼光疑惑地看过来。 颜颜起身离开了饭桌,到阳台边上去接电话。 “现在不就是晚上吗?” “才五点半呢。好吧,一会吃完饭我就送他过去。”颜颜无奈地说。 “你个神经病我叫你马上送回来你没听见吗?你再不送回来我马上冲到你哥家去闹!那是我儿子你知道吗?我的宝贝儿子,怎么能去吃别人家的饭?” 颜颜也生气了。“你闹什么啊?又喝醉了是不是?一会就给你送过去!” 说完挂了电话,回到饭桌上,看到钟靖靖询问的眼神,她无奈地用粤语说道,“他爸爸打电话过来,看样子又喝醉了,嚷嚷马上把孩子送过去。” 父母间的争吵,颜颜不想让侬侬知道,因此用粤语来说,这是她的母语,侬侬是听不懂的。 钟嫂子说道,“要送回去也等吃完饭啊,他爸爸都喝醉了,哪里还会管孩子吃饭。” 接下来她也沉默了。颜颜与何剑的纠纷,主要都是在接孩子上,这几年来她和钟靖靖都看在眼里,但是没有办法,和何剑那样一个整天醉熏熏的人实在没有什么道理可讲。 晚饭还在继续,大人吃得快,很快就吃完了,但小孩子吃饭比较慢,尤其是今天两个小孩子都很兴奋,边吃边说,兴致勃勃地谈论今天的游戏和玩具。钟靖靖吃完就回客厅去看电视了,钟嫂子和颜颜还在餐桌边监督两个孩子吃饭。 忽然,他们听见有人在敲门,回头看到钟靖靖去把门给打开了,一个人影站在大门口,人还没进来,声音便传进来了: “钟颜颜!你还我儿子来!你个抛夫弃子的女人!”

上一篇   第五十章 第一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