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前夫的歪理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二章 前夫的歪理

这嗡声嗡气的声音,不是颜颜的前夫何剑,还能是谁?饭桌边上的四个人都呆住了,两个孩子露出惊慌的神色,守信呆呆地看着妈妈,侬侬嘴里还含着饭,也一动不动了。 颜颜站起身来,想要走到客厅去拦住何剑,却又看到孩子受惊的样子,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。钟嫂子反应快,把侬侬拉到身边,对颜颜说道,“你去跟他说说,我来喂饭给孩子。” 何剑还站在玄关处,一手叉在客厅门上,一手放在裤兜里,穿着双人字拖,喊道,“儿子!儿子!”一股熏人的酒气喷了出来,直把他面前的钟靖靖喷得倒退了一步。钟靖靖皱眉道,“你有话就好好说吧,在这里大吵大闹大难看?”他边说边往阳台外看去。 钟靖靖住的是单位小区,楼间距只有十几米,抬头就能看到对面楼客厅里的沙发,说话大声了整个小区都能听得见。这何剑吵吵嚷嚷地找上门来,还喊什么“抛夫弃子的女人”,声音跟打雷似的,整栋楼里不聋的估计都能听见了。 何剑道,“我跟你没话说,我找的不是你。叫你妹出来!”眼睛一扫看见颜颜,便骂道,“我警告过你了,你不马上把我儿子送回来,我就要过来闹!” “你闹什么呀!有什么好闹的呀!”颜颜气得声音都颤抖了。这里是她的哥哥家,又不是她自己的家。何剑跟她怎么吵,她可以容忍,但在这里,不行。实在是刺激到她了。 “孩子在吃饭,我在电话里都跟你说吃完了就送他回去,你非要跑到我哥家来,你什么意思嘛?你要是真的以后不想让我见孩子,你直接挑明了就是,犯不着闹这样!以后你也别跟我说什么我没有给孩子母爱,什么我不关心孩子!” 说到孩子,颜颜回头看了侬侬一眼,看到侬侬受惊中还要把饭给咽下去,想哭又不敢哭的表情,心里一痛,强把怒火压下去。这明明是两个大人的事情,为什么总是要牵扯到孩子,让孩子难受呢?孩子是无辜的。 “你关心过孩子吗?你别装出一副爱孩子的样子了!你要是真的爱孩子,你怎么会和我离婚,怎么会抛下我和孩子,你这个狠心的女人!我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才娶到你这个狠心的女人!”何剑大着舌头,说话却是十分流利,骂人毫不含糊。 钟靖靖在边上听着,越听越无语。妹妹的婚姻他是知道的,就是因为家暴才离了婚,这个时候,何剑却表现得像个受了委屈、被抛弃的小媳妇!他都忘记自己干了些什么了? “何剑,这里是我家,你既然来了,我也不赶你,但你还是坐下来慢慢说吧,你不要脸,我还有脸呢,这里上上下下,都是我的同事领导。你这是存心让我难堪来着?”钟靖靖按捺住自己的脾气劝道。要不是颜颜在这里,他真想一巴掌把这货给扇出门去!丫的这样子被人欺负上门,还得好言相劝,内心真是郁闷! 颜颜看了看哥哥的表情,深呼吸了一口气,说道,“我狠不狠心,也没有必要去说了,你先走吧,孩子吃完饭我马上送他回去去。”一来是孩子还没吃饱,二来看见何剑这种醉熏熏的状态,颜颜很怀疑他能否安全把孩子带回家,还是自己送最放心。从这里回到何剑的小区虽然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,可路上还要经过一个车来车往、且没有安装红绿灯的十字路口。” 颜颜说完转身就走,想去安抚一下孩子。 何剑却喊道,“站住!你说你不狠心?天底下还有比你更狠心的女人吗?我也就不过是打了你几下子,我也没把你打得受伤住院了,断手断脚了,你就闹着要离婚,你说这事是谁对谁错?人家隔壁的小姚,打老婆打多少次了,也不见人家离婚,就你厉害,就你要离婚!你当老师的了不起是不?人家小姚老婆还是公务员呢,人家不也为了孩子,老老实实地过日子?” 颜颜张大嘴巴,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,看看钟靖靖,两个人相视无语。简直是秀才遇到兵,她彻底无语了。 她以前怎么就看上了这号人! 何剑看到她沉默不语,以为自己的道理说得她哑口无言了,更加得意地发挥道,“你说说过去,过去我多疼你,整个院子的人都说我最好了。我除了喝醉时打你那两下,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?你说说你嫁给我后做过几次饭?你坐月子的时候是谁侍候的你?我一个大男人给孩子洗尿布,整个单位的人都笑话我可我什么都没有说。我只不过是喝醉后打了你而已,你就这么狠心,这么狠心,丢下我和孩子就走了!” “没错,你是曾经对我很好,可是你打我,就什么好都没有了!从你对我挥动你的拳头开始,你的所有优点,在我眼里都不存在了!你以为你是谁,你居然打我?你有什么权力打我?结婚证又不是卖身契,你既然把结婚证当成是打我的合法证书,我所能做的就是离开你!现在,请你走开,这里不欢迎你!你也别想再用暴力来对付我,你敢再动我一下,”颜颜还没说完,钟靖靖踏上一步道,“你敢动手,我绝饶不了你!” 何剑看着钟靖靖道,“我今天是来接我儿子的!儿子,我们走!这里不欢迎你爸爸,也不欢迎你!” 在这场战争中,一直被钟嫂子搂在怀里喂饭吃的侬侬,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嘴里都是白花花的饭粒。钟嫂子怀里搂着侬侬,一手拿着饭碗,里头还有半碗饭。 哭声吸引了何剑的注意力,他大步跨上前,从钟嫂子怀里一把拉过侬侬的手臂,就扯着他往回走。 侬侬哭得更厉害了,咧开嘴巴哇哇哭着,饭粒还在嘴里来不及吞下去,只是可怜巴巴地,眼睛一直望着颜颜,断断续续地喊着“妈妈,妈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