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相见难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三章 相见难

看见侬侬这副表情,颜颜心如刀割,却又无能为力。她能做什么呢?离婚协议书上,孩子是由何剑抚养的。何剑要带孩子回家,合情合理。只是,孩子那一碗饭还没有吃完啊!他口口声声说他爱孩子,却把孩子当成了斗争的武器,利用孩子来伤颜颜的心。 她想把孩子留下来,可她还没有能力,她还做不到。这里,毕竟只是哥哥家,不是她自己的家。她也不过是寄人篱下,可就连这寄人篱下,也不得安生。 想要抱一下孩子,安抚一下孩子,也没有机会了,何剑拉扯着孩子,便往门外走。 钟嫂子追上来说道,“书包,还有孩子的书包呢!”把书包赛到孩子手里。 颜颜说不出话,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孩子。孩子也盯着她,哭着,闹着,被何剑拖出门去了。哭声一路下楼去,渐渐地远去了。颜颜追到阳台上。天已黑了,她只看见楼上模糊的身影,一大一小,慢慢地消失在夜色中。很久很久,她才转身回到客厅。 “姑姑,我送给侬侬的玩具,还没来得及装进他的书包里呢。侬侬的爸爸太坏了。”守信拉住颜颜的手说道。 钟嫂子道,“好好的一顿饭给吃成这样,吵吵嚷嚷地,离了多少年了都不让人安生,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,真是让人笑话。” 钟靖靖说道,“行了,你提这些有的没有干什么?” 颜颜讪讪地说道,“我,我真是对不住。” “你别管你嫂子,她也没什么意思,就是嘴碎了点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他横了老婆一眼。钟嫂子会意,笑道,“我这个人就不会说话,颜颜你别介意。我先收拾碗筷去了。”走时偷偷捏了一下钟靖靖的胳膊,潜台词是,我先给你个面子,回头再跟你算账! 颜颜低声说道,“没事。我去替守信把玩具给整理好。” 守信之前和侬侬玩耍时拿出来的玩具,还占了客厅里的大块地盘。颜颜把那扔在地上的玩具车、飞机、积木什么的都一一摆放到守信的玩具箱里。眼前,闪过了侬侬蹲在守信身边,看他搭积木的样子。今天可是六一啊。她本来是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节日。想让孩子知道,虽然爸爸妈妈没有住在一起,可是,妈妈和爸爸一样都很爱他。可最终,这个节日成了什么?成了一场大战,一场不应该在孩子面前出现的战争。 颜颜耳边仿佛又响起了侬侬那稚嫩的童音:“妈妈,今天真的是太开心了!和守信哥哥在一起玩太开心了!还有和妈妈在一起也太开心了!”一转眼,这童音便被惊惶的哭声所取代,侬侬张着嘴,含着饭粒,哭泣不已的表情,刺得颜颜心里在滴血。 这个该死的何剑,他竟然连让孩子吃完一口饭的时间都不给! 快乐怎么会这么短暂,前一秒是笑声,下一秒成了哭泣。她所能给予侬侬的,竟然这么少,连一天的快乐都不到。哪怕是在属于孩子的节日,她也没能给他一个真正开心的儿童节。 不知道何剑把孩子带回去以后,又会怎么样?看他那个发疯的样子,是不可能考虑到孩子是否会饿肚子,更加不会考虑到孩子的感受了。 以往接侬侬,也难得顺顺当当,即使接到了,送回去的时候,何剑也总会挑刺儿说她。可没有任何一次,像这次一样让颜颜既愤怒,又哀伤。 她没有自己的房子,往常接侬侬,不是到学校,便是来哥哥这里。侬侬和守信,相处得也挺好,每回接他来,哥哥嫂子都是很欢迎的。可经过何剑这么闹腾,颜颜以后再也没有脸把孩子接到哥哥这里来的。 就像哥哥说的那样,何剑不要脸,他自己是要脸的,这里,毕竟是单位楼,里里外外,进进出出地都是同事领导。再看嫂子今晚的表情,虽然没有人明说,可颜颜真的不愿意再把侬侬接到哥哥家里来了。 这毕竟是她自己的事情,她不想把自己家丑,变成了哥哥的家丑。 那么,以后,她能接侬侬到哪里去呢?以后,她还要不要接侬侬呢?看到何剑这样纠缠不清,颜颜茫然了。她不知道,她还有多少精力来这样应付何剑。天底下离婚的夫妻有那么多,估计没有几人,会像她与何剑这样,离了几年,仍是势同水火吧。为什么就不能够让她好好地接送孩子呢?她是多少希望她的孩子,能够健康地成长。哪怕是单亲家庭,只要大人有积极向上的心态,孩子也可以生活得很阳光。 可是她的侬侬,她那才四岁的侬侬,却是生活在一个醉熏熏的父亲身边。 钟靖靖明白妹妹的心情,可他也不知道怎么劝慰。如果揍何剑一顿能够解决问题的话,他会毫不犹豫地把何剑揍成胖子。可颜颜偏偏从来不太愿意跟他提自己的感情问题。他也是在颜颜离婚后,才知道何剑对颜颜有暴力行为。妹妹是独立自主,可是也太独立了。独立得他这个哥哥都不知道怎么样去帮她了。也许这种人生选择,他根本就帮不了她吧。 帮守信把玩具收拾好,颜颜调整好了心情,没事人一般地和哥哥嫂嫂一起在客厅看电视。三个大人,可遥控是被守信控制了。小家伙喜欢看“智慧树”这个节目,一到这个频道便摇头晃脑地跟着节目主持人念起来。颜颜看着他憨态可掬的样子,不由得又想起了侬侬。 颜颜躲到卧室里去给何剑打电话。 “侬侬怎么样了?”颜颜问。 “你少装模作样了。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当妈的!”何剑在电话那头咆哮。 “我不想跟你吵架。何剑,我跟你之间早就结束了,我们不要再为过去的事情吵了好不好?你不是说爱孩子,那么就站在孩子的角度上,去考虑下孩子的感受行吗?”颜颜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 “对,是结束了。正因为结束了,所以我再为孩子考虑也没有用了。你知道80%的少年犯都出自单亲家庭吗?你知道,我们的孩子,以后有多大的可能会成为流氓、骗子吗?你知道有多少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理不健康吗?你既然不肯复婚,不肯让孩子有个正常的家庭,那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!”电话那头,何剑继续着他的大道理。 “那你觉得,如果我和你不离婚,我们以前那种生活状态,天天打打闹闹就很健康吗?父母生活得像仇人一样就很正常吗?”颜颜反驳了两句,立马发现自己又上当了。她永远不能与何剑争论对错。与何剑讲道理,就像争论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一样,永远没有结果,根本就是个无穷无尽的循环。 颜颜不想再争下去。她真的累了。 “我今天打电话过来,不是想要跟你争这个的。我只想跟你说一声,如果你真的爱孩子,那就让我接孩子。是好好接,好好送。如果你喜欢搞得像今天这样,那我以后也不会接孩子了。到时候,你可别又说我没有给孩子母爱。我不是不给孩子母爱,而是你不让我有给孩子母爱的机会。” 说完,她挂了电话。 以后怎么样?哥哥家是她能接孩子去生活的地方,可何剑这样弄,她以后也不能接孩子来哥哥家了。天下之大,却是没有她和儿子的容身之处。颜颜心里满是感伤。这次的事件,她更加意识到,自己必须要发展、要强大起来。如果,她足够强大,她很有能力,她就带着侬侬远走高飞,而不是,在这里,无助地看着侬侬哭着,被一个喝得理智尽失的酒鬼从她的面前拖走。 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儿!有那么一刹那,她甚至恨起了何剑,希望他暴毙而亡,这样,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,把侬侬接回她的怀抱!可是,这样的话,侬侬岂不是没有父亲?再坏,也是把他拉扯大的父亲啊!这个恶毒的念头一出,颜颜立即骂自己。自己可以不喜欢何剑,讨厌何剑,憎恨何剑,可是,绝对不可以把这种大人间的情绪嫁接到孩子身上,也不可以因为对何剑的恨而希望剥夺了孩子的父爱。 颜颜还是相信,何剑是爱孩子的。他今天这么做,只是因为喝醉了。是酒精害了他。 晚上,颜颜躺在床上玩着手机,看着晓琳给她发来的母子照片。回想着这个儿童节,和侬侬在一起的开心快乐,颜颜才想起来,她都忘记了和侬侬一起合影,把那快乐的时光给记下来。颜颜希望侬侬忘记何剑像恶魔似的出现的一刹那,只把快乐的时光留在回忆里。 没拍照留在手机里,颜颜很难过。下一次见到侬侬,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。明明,离得并不远,从哥哥家里走出去,向左拐,再经过一个十字路口,直行三百米,侬侬住的小区就在那里。不过是步行十来分钟的路程,可母子俩想要相见,却是千难万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