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挖墙脚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五章 挖墙脚

上课的铃声响了,办公室里有课的老师纷纷拿起教案去上课。颜颜也拿起书本,向教室走去。 刘星没有课,目送颜颜走出去的身影,心里乐得跟什么似的。这回应该是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步了,他可从来没能成功请颜颜去吃过饭。请唱歌嘛,虽然不能单独相处,但反正有机会在一起说说笑笑,唱歌喝酒。刘星笑眯眯地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,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,打开书本准备抄教案,一首小曲子从他嘴里飘了出来:“那个溜溜的山上,那个溜溜的她哟,那个溜溜的眼睛,那个溜溜的她哟……” 坐刘星办公桌后面的是一个年三十来岁的男人,皮肤黝黑,戴着副眼镜,正在伏笔疾书抄教案。抄着抄着,他停下来拿出一支红梅烟叨在嘴里。一支烟烧完了,刘星还在他前面翻来覆去地哼着那支小区。他忍不住说道,“我说兄弟啊,你这溜溜的她都哼了半天了,能不能消停下?” 刘星说道,“坤哥呀,我这心里兴奋,哼哼两句,你还不能理解了?亏你还是个过来人,根本就不理解,真是饱汉不知饥汉饿,你忘记了我们一起当光棍的日子了?” 那叫刘星叫做坤哥的眼镜男全名叫苏成坤,十来年前和刘星一起分配到这个学校的,在学校里一教书就是十几年,从没挪过窝。这些年下来,两人早已成了无话不说的哥们。苏成坤说道,“兴奋什么,不就是喝个歌,又不是上床睡觉了。那颜颜不是有男朋友的么,你要是有本事挖人墙角,n年前就把小丽追到手,也就不会到现在还没有脱光了。” 刘星挠挠头道,“别提那个小丽了。在她身上大爷我亏得要死。你别笑话我,这回我就是认定这个墙角挖一挖了。我这次肯定不会看错的,我想请她吃个饭都好难,不像那个小丽,一听说吃饭逛街,反正是让我掏钱的事情,她就眼睛发光,跟看到钱一样。钟颜颜有男朋友又怎么样,我跟她同一间学校上班,大爷我那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呀。” 苏成坤坐在刘星后面,看不到刘星的表情,只能看着刘星的后脑勺在一晃一晃地。他很严肃地说道,“刘星,我给你个建议,你看你整天自称大爷,刘大爷,改掉这毛病吧,姑娘家不爱。” 刘星笑道,“还以为你要给我出什么好主意。大爷不是挺好的?大爷我就喜欢大爷。”他嘴巴一张扯开喉咙唱道,“我不做大爷好多年,我只想好好爱一回,时光不能倒退人生不能后悔爱你在明天……”把一首柯受良的《我不做大哥好多年》改成了《我不做大爷好多年》,半眯着眼自我陶醉起来。 如果这个时候还有其他人在办公室里,看到他副表情,想不笑都难。 苏成坤无奈地摇头道,“这就水平还去唱歌?晚上你到ktv去这么一鬼哭狼嚎,保准把那个溜溜的她给吓跑了!” 刘星得意地说道,“怎么可能?我的歌唱得这么好,原唱见了我都要靠边躲,泡个妞还不是手到擒来?你现在这状态,叫做羡慕嫉妒恨!看我刘大爷泡妞,而你只能过着你家那口子,你是不是眼红得厉害啊?你要是怕得红眼病,晚上ktv你别去!” “羡慕嫉妒恨?我就羡慕嫉妒恨了怎么着,晚上我带上我家那口子,跟你们一起凑凑热闹去,我这喉咙也好久没有唱过了,今天正好沾沾你的光!” 莲花镇虽小,但五脏俱全,什么宾馆饭店ktv等娱乐场所一应俱全,倒也是寻欢作乐的地方。这些场合,除了学校搞联欢或是聚会,平时自掏腰包去乐一东的机会也不多。毕竟,去唱歌一晚,连包厢费带酒水,一晚下来,也是大大几百块,对于一个月只能领一千多的农村老师来说,真的是大出血了。 这边刘星的兴奋暂且不说,为了抽空去唱歌,颜颜是忙得不两脚不沾地了。一下课就忙着往宿舍跑,洗菜做饭,吃了便开工改当天的作业。她班里有几十号学生,批改要求是全批全改,一本本改下来,也耗去了一个多小时,眼看又到下午下班的时间了,去教室里给学生上课。 六一节目获奖,班里那帮小孩子们十分开心,最开心的要数扮演灰姑娘和小王子的两个学生。在教室里颜颜和学生们庆祝了一番,让两个主角到台上发表了几句获奖感言,又让学生们一起喊,“四(1)班最捧!四(1)班顶呱呱!”四(1)班隔壁便是四(3)班,阵阵声浪传到四(3)班陈晓玲的耳朵里,她恨得是牙痒痒。 转眼到了天擦黑,颜颜刚洗好澡,苏小凤便上来找她了。刘星早已通知过她们,包厢订在甜甜歌城108包厢,晚八点开始,谁先到谁先去唱。看到苏小凤打扮得清丽可人,颜颜也找了条自己认为最好看的裙子穿在身上。她是细腰,翘臀,一头清汤挂面的长发,穿上一条白色的连衣裙,正应了那句古话,“女要俏,一身孝”。颜颜对打扮没有太多的心得,衣柜里除了牛仔t恤,女性化的服装便以连衣裙为主。她懒得去想什么衣服搭配什么衣服,一条裙子走天下,多省事。 这天唱歌,刘星开了摩托车送颜颜和苏小凤两人到歌城,早早开唱。陈晓玲、苏成坤带着老婆也随后到了。刘星点了几首情侣对唱,和颜颜合唱了一首《相思风雨中》,又和苏小凤全唱了一首《心雨》。颜颜也及时行乐,选了几首自己拿手的歌。苏成坤当了麦霸。刘星每唱完一首,就退回来坐在颜颜身边,想跟颜颜说几句悄悄话,奈何歌声飞扬,音响震得人耳朵嗡嗡响,这种时候,哪里能说什么悄悄话?只盼着能再多几次机会,约得颜颜出来,处得熟悉了,他能真正实现目标,拉拉小手,接接吻,省得苏成坤笑话他泡妞没本事。 一帮人闹到夜里十二点,方才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