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粉色的保温水杯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六章 粉色的保温水杯

“我不做大爷好多年……” 一早起来,刘星端着脸盆到厨房里洗脸,一边接水一边哼曲子。心情无限好。六一节目获得了三等奖,借着这由头,颜颜答应了他的邀请一起去k歌。虽然是集体活动,电灯泡亮得刺眼,但毕竟是颜颜第一次接受了他伸出来的橄榄枝,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。经过苏成坤在他耳边敲打,刘星现在把成功泡到颜颜当了一个必须要完成的目标。 要泡妞,要先懂妞。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刘星和颜颜同事好几年,最初的印象就是她一个人在学校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,请了个保姆抱孩子,一周十七八节课,课后还有孩子的哭闹。颜颜的孩子,哭声特别大,那喉咙一喊,哭声能从宿舍楼传到几百米外的校门口。刘星那时候还在跟小丽谈恋爱,还是个毛头小伙,听到这婴儿哭声,那是很烦很烦。伴随着这哭声的,是颜颜细声细气、不知疲倦的低声歌唱,在充满耐心地安抚着哭泣的孩子。 她貌似永远不会生气。哪怕是孩子再哭闹,她也不会生气。 后来刘星听说颜颜离了婚。他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,再后来,小丽也离开了他,经过一段空窗期的寂寞后,颜颜的身影,慢慢地走进了他的心中。 一开始他并不太愿意承认自己这种想法,他可是未婚的大好男青年,怎么会爱一个离婚的女人?这一定是暂时的寂寞。再后来颜颜的男友到学校里来,看见她那么优秀的男友,他的心思便活动起来了。 离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,这个年代,有多少女人,婚前也换了n个同居男友,那跟离婚又有什么区别?只不过少了张离婚证书而已。 再后来看到陈晓玲在颜颜面前咄咄逼人,他便为颜颜叫屈起来,不由自主地,想要挺身而出,充当她的护花使者。 想到昨夜跟颜颜合唱的歌曲,昏暗的灯光中颜颜的脸蛋,刘星不由得幻想要在她的脸上印下自己的一个吻。就像苏成坤说的,什么时候他能拉她的小手,亲亲抱抱,最好是上床,那才是真的泡妞成功了。 打铁要趁热,趁着昨夜的劲还没过去,今天要去把这种感觉给热乎热乎了。就算颜颜的心是冷的,他也要把她给捂热了。 刘星刷完洗涑完毕,拎着一个水杯,装上热水直奔办公室。早读时间,办公室里没人,刘星像做贼似的把这水杯放在颜颜的办公桌上,还往她的抽屉里赛了张卡片。做完这些,他心红心跳,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,心神不定地等着颜颜过来。 这个水杯是刘星拿到奖金后到市里买的,那天他在超市里边逛,看到一个粉色的进口保温杯,要价299元,包装上写得非常诱人,无尾真空工艺,刘星看了非常喜欢,便一狠心买下来了。他早就注意到颜颜办公桌上的水杯,是塑料杯,很旧了,上边都是划痕。自己给她送一水杯,让她每天上课回来,都用自己送的水杯喝喝水,润润喉咙,最好还能顺便想一下送杯子给她的人,那多好啊! 刘星越想越乐,给学生改作业都乐呵呵的,改完了作业又开始改月考卷子,好像有用不完的劲。然后他突然想到,万一颜颜回来,看到这水杯,要把水杯还给他怎么办?那他的礼物岂不是送不出去了?刘星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,最后决定,还是不呆在办公室里了,先回宿舍躲她几天。过几天,都送出去几天的东西成了既定事实,就可以不用收回来了! 对,就这么决定。 刘星把作业、月考卷子、教科书等都一起收拾好,带回宿舍去了。他决定就先躲两天,看看情况再说。 刘星的患得患失,颜颜却一点也不知道。和刘星去唱歌,她只不过感到盛情难却,在场那么多同事,都盼着她去唱歌,她不去就太不给面子了。唱完了歌,颜颜对刘星的好感并没有增加多一分,她心里头都是工作上的事情。看看手里的两张对账单,她现在都成了卡奴了,再不发奋努力,欠的一屁股债怎么还?现在,发奋努力,对她来说,就是好好上班,做好在三亚的这份兼职。 自从接了jeremy这份兼职,颜颜就成了个大忙人了。每天下了班,就是蹲在宿舍里不出门。接触这份新工作,颜颜有许多要学的,以前在学校里学的那点英语不够用了。jeremy在刚找她做兼职时,提的要求似乎很高,说什么他在英语角里都没找到过合适的人来做。英语角的人颜颜后来也接触过不少,英语比她好的大有人在。等到颜颜开始做时,才发现,其实她这个老板非常体谅她,发过来让她翻译的都只是英语翻译成中文。颜颜对自己的翻译水平是非常汗颜的。往往非常有韵味的原文,在她手里翻译成了大白话。翻译的“信、达、雅”,她恐怕一个要求都没有达到。幸好老板不懂中文,要不看到她这大白话的翻译,恐怕直接就炒了她的鱿鱼。 好不容易挣来的一份兼职,现在是颜颜奔身小康的唯一途径了,所以颜颜特别勤奋,一个稿子改了又改,查字典,查网络,实在拿不定主意的时候,她还有最后一招:去问马亮,基本上一问一个准。不过,这一招她也不轻易动用,能自己解决地尽量自己解决。 颜颜下了课,把书本往办公室一放,便回宿舍忙自己的私活去了。她瞅见了办公桌下的粉色水杯,也没有在意,以为是哪个同事在她这聊天,无意中放在她桌上的。 第二天,第三天,仍旧如此。那个粉色的水杯,静静地站在办公桌一角,跟随着一叠作业本,等着新主人的发现。 刘星躲在宿舍里度日如年,暗自骂自己小胆。不就送个水杯吗?有什么害羞的。可是骂完了,还是不敢光明正大地去送。 送送倒是不要紧,如果颜颜拒绝了呢?他这张脸不知道往哪里搁。他这脸往哪里搁还不是问题的关键,最关键的是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情,也随之搁浅了。 第四天早上,刘星早早来到办公室,趁着无人,走到颜颜办公桌旁边,一看,那个水杯,好像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不动。他把水杯盖一打开,往手心里倒了几滴水。 满满一水杯水,全是凉的。刘星心里一凉。那个女人,不会根本就没动过这个水杯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