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无声的拒绝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七章 无声的拒绝

刘星躲在宿舍里好几天,这才鼓足了勇气到办公室来看结果,可结果却出乎他意料。这水杯,压根就没有被人动过,还是放在原来的位置。 粉色的新保温水杯,和颜颜原来那个绿色的塑料水杯摆在一起,一新一旧,显得那么醒目。 刘星在办公室里,等着颜颜前来。这回,他决定不再婆婆妈妈了,就大胆向前走,哪怕是被拒绝,至少他也有一个痛快。 可一天过去了,刘星守着办公室,颜颜却偏偏没有出现。他把教案抄得手都酸了,时不时地回头起来看着颜颜桌子上的水杯。 等到下午五点多,刘星再也不想等下去了,这已经是周五了,他要把这个水杯,当面送给颜颜。刘星拿起水杯,回到宿舍楼,就去敲颜颜宿舍的门。 颜颜开了门,身上随意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,头发有些蓬松,眼里还有一些血丝,一副疲倦的样子。 刘星把水杯举到她面前一晃。颜颜叫道,“哇,好漂亮的水杯。现在又看到一个。现在流行这种水杯吗?我在办公室里看到过一个。” 刘星一听,松了口气,原来这水杯放在那里没人动,并不是她不愿意收他的礼物,而是她以为这水杯是别人放在那里的。 “你喜欢就送给你。”刘星说道。 “什么,送给我的?这,这不好吧……我怎么能拿你的东西。”颜颜眼睛盯着水杯,嘴里却是下意识地推辞着。 “你既然觉得漂亮,那就送给你了。”刘星说道。 颜颜道,“我说它漂亮,又不是要你送给我。这个水杯,看起来很高档的样子,你在哪里买的,很贵吧,哪能随随便便就送人。”她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,我哪能随便拿你的东西。 “我送你怎么说是随便送人,我买它就是专程送给你的,你看你用的是塑料杯,多不环保,对身体也不好,以后你就别那个了,就用这个了。”说出这段话,刘星如释重负,赶紧把保温水杯往颜颜手里一塞。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。 “哎!你别走啊。这个拿去,我真的不能要。”颜颜喊着,穿了放在门口的拖鞋追上去。 “不行!我都送给你好几天了,放你办公桌上,你没来拿,我就拿来送给你了。这送出去的东西,怎么还能收回。” 看着刘星一脸坚决的样子,颜颜没有再坚持,只是笑道,“谢谢。只是又让你破费了,又是请我唱歌,又是送我水杯,你那点奖金都被你折腾光了吧?” “嗨,你跟我这还谢什么谢。”刘星看到颜颜一脸的笑意,还把水杯也收下了,他心里就放松了,不由得又口无遮拦起来,“你要真的谢我,以后喝水的时候想想我就好了。唉呀,我有点后悔,送给你之前没有在水杯上亲一亲,我亲过的水杯,你再用来喝水,我们这也就算间接亲亲了!” “亲你个头呀。再胡说八道,水杯还给你,以后也不理你了。”颜颜做出生气的样子。 刘星讪讪地摸了摸头,转移话题道,“对了,今天一天怎么没在办公室看见你?” “还说呢,你那天非拉我去唱歌,我没改的作业试卷都成了小山,今天一天都在宿舍里奋斗呢。”颜颜苦恼地说道,“学校规定每课时都要做作业,改起来,真的很耗时。国家都说要减负减负,可作业却是越减越富了,丰富的富。” “都是我的错,我请你吃饭,算道歉好不好?今天下午你就别做饭了。” “不行啊,我还要赶车回市里呢。哎呀,时间差不多了,我要走了。谢谢你的水杯啊。对了,是在哪里买的?” “万福隆。” 颜颜对他一笑,关上了门。刘星如愿送出了水杯,心里却怅然若失。今天周末了,她说赶着要回市里。是回到男朋友的身边吧?唉,自己怎么搞的,偏偏喜欢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。 如果刘星知道张毅已经和颜颜分手,他就不会这样满心酸涩地从颜颜门前走开了。 他只是想着,一定要加紧攻势,攻下颜颜这座堡垒。 可是,用什么办法呢?请吃饭她不去,请唱歌人太多,送个水杯,可能力度不够。女孩子不是都喜欢浪漫么?要不他送花?可这里都农村,那些玫瑰呀百合呀全都是电视里才能看到的,他要送,只能到田野里采几朵不知名的野花了。 这边刘星满心酸涩,那边颜颜心情也不平静。刘星对她有意思,她又不是木头人,别人都看得出来,她也看出来了。早一步,迟一步,或许都有可能,可惜,现在的她,实在没有心情恋爱。张毅也曾那么爱她,上班回来都要在怀里揣着鸭蛋给她吃,明明不会下厨,却自告奋勇给她做面条。他也曾经宠着她,可是到头来又有什么?最后还不是分手了。 到了市里,颜颜去了万福隆,在超市的货架里,在一个粉色保温水杯的面前吃惊地睁大了眼睛。这个水杯,和刘星送给她的一模一样。标价签上写着:299元。 她知道那个水杯不便宜,但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贵。既然这么贵,她更加不能白要他的了。 她去移动营业厅,毫不犹豫地给刘星的手机号充值了299块,然后给刘星发了条短信:我刚给你手机充了钱。以后不要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了。 奶奶的!颜颜很是肉痛。这个家伙,没事干送她东西干嘛?她不收也不是,在她的宿舍门口,推推搡搡地让人看见也难看,可收了也不是,结果还要把来本钱还给她。工资她只留了400块给自己开销的,这下子,就去了300块。 那边刘星收到这条短信,气得发懵。这个女人,她的心是不是木头做的?还有收了礼物要还钱的,她也真做得出来。 刘星气完了,眼前想起小丽每回都变得法子让他送礼物的样子,生了一会儿闷气,又觉得颜颜洁身自好。 这个女人,他追定了,颜颜这种无声的拒绝,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斗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