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路上奔波的周末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八章 路上奔波的周末

颜颜匆匆地往车站赶,包里带着刘星刚送给她的、也可以说是她自己花了钱买的保温水杯。在里面灌了水,放上两片菊花,带在路上喝,既可以保护眼睛,又省了买矿泉水的钱。海汽快车发的椰树矿泉水,颜颜不太喜欢喝。 从东方市到三亚车的班车在6:30分开,颜颜坐车上,无聊地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。如果她能在东方市找到一份兼职就好了!就不用这样每周末的奔波。从星期一到星期五,她在莲花镇上班;星期五下午就到市里去,然后坐上到三亚市的车。这已经是她第四次过这样的周末了,对新的工作,她虽然还是有点生疏,但却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。 肚子有点饿,她只能不停地大口喝水安慰那咕噜咕噜抗议的肚子。出来时很匆忙,没有顾得上吃饭。等到三亚,也是晚上9点半了,到时候,她在车站随便找点东西填填肚子就可以了。 车子开了,颜颜拿出手机,在qq上给马亮和jeremy都分别发了条消息,告诉他们自己今天晚上到三亚。这两个人,是颜颜在三亚最熟悉的人,基本上每个周末过来,都会和他们有所接触。周六的英语角,颜颜是每次都去的,在那里总能看到马亮,然后几个人再去吃宵夜,马亮则负责把颜颜送回住处。 发完消息,颜颜闭上眼睛休息。她很累,这段时间都在忙,没几分钟就在座位上睡着了,直到一阵婴儿的哭声把她给唤醒了。 颜颜对孩子的哭声特别敏感,一听到哭声便睁开眼睛。在她旁边的位置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个二十多岁的女人,怀中抱着一个大约一岁的孩子。小家伙不知道有什么欲求不满,在女人怀里用力地蹬着两只小脚丫,哇哇地哭闹着。那孩子的母亲,却是脑袋歪在座位一侧,齐肩的长发凌乱地披着,闭着双眼,显然是睡得沉了,没听见孩子的哭闹。 颜颜诧异地看着这个年轻的母亲,孩子哭得那么惨,哭得她这个外人都感到愀心了,那女人却是无知无觉,仍然在沉睡当中。什么人会在行驶的汽车上、在孩子的哭声中安然睡觉?颜颜打量了那女人几眼,穿得很朴素,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形象,胸脯鼓鼓的,或许还是哺乳期,颜颜隐约能闻到一股奶味。 颜颜看着这孩子,想起来侬侬小的时候,是她一个人带在身边的,他也特别会哭闹,哭得比现在这个陌生的小家伙厉害多了。后来,她与何剑离婚,侬侬就交了了何剑,见面的机会少了,听到他哭声的时候也少了,但每回学校里谁家孩子一哭,她都禁不住心里一阵难受。这些孩子的哭声在她听来都是一样的。这时在车上,看着这孩子那样大声地哭,年轻的母亲却充耳不闻,颜颜心里一阵难受,又想起了六一那天,何剑强行把孩子拉走时,侬侬那含着饭粒、张着嘴大哭不已的样子。 唉,什么时候能把侬侬接到自己身边呢?她要努力工作,努力赚钱,哪怕是周末,也要兼职赚钱。只有她强大了,才可以让她的孩子不再那样无奈地哭泣。 这个周末,颜颜有点期待,因为她马上就可以领到一个月来的薪水了。jeremy已经说了,周六干完活就给钱。他的公司,正在筹备成立中,而且,最近在和马亮的酒店谈一个项目,如果谈成了,她接下来又得忙活了。 晚上九点多,颜颜到了三亚,在车站前的小摊上买了十多块钱的武汉鸭脖,就坐上公交车去她在三亚的住处。这个点有些晚了,回到在小东海的住处,颜颜一看十点多了,楼上jeremy的房间里亮着灯光。她走上楼去,走到自己的房间,开门进去,房间里和她上次离开的时候一样,水蓝色的水床,浅绿的窗帘,在等着她的归来。 颜颜放下包,坐到梳妆台前,从镜子里看到一张疲惫之中透出几分期待的脸。在三亚的生活,虽然也累,可是充实,至少不会去面对像陈晓玲那样无理取闹的人。 负责做饭的sunny话不多,而jeremy却是个话唠,每当忙完工作,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颜颜有时会有种感觉,好像他们是一家人。在学校她是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,而在这里,却在吃饭的时候,可能相互交流。更别提白天她会陪jeremy去的地方——说到这点颜颜有些摸不着头脑,这几个周末,她每回过来上班,好像都没有做过什么正经的事情。jeremy是一个工程师,但是颜颜为他所做的工作,除了翻译之外更多的只是打打杂——比如某天陪他去主持婚礼,和他一起去五金店买工具,还有一次是满街头地找一个资料袋。jeremy很挑剔,走遍了整条街也没找到让他满意的,不是太丑,就是太老式,再不然就是边角上的皮还包了块金属他看得不顺眼。 总而言之,颜颜认为自己所做的工作,貌似不值这每个月开的1800块。她在学校教书,干得又苦又累,改作业改试卷抄教案,还在上公开课研讨课,还要家访、处理各种问题,早上六点就要起来带操,晚上八点还要晚修——起得比鸡早,干得比驴累,赚得也才1200块。1200块,每个月省省吃也要五六百,再减去给孩子的抚养费三百块,她每个月节余的也就两三百块钱,真的是太苦逼了,这两三百还要应付人情往来,如果能做到不月光,就算是有本事的了。 这么一计算,颜颜就更加感激这份工作。要追起源头的话,她之所以能得到这份工作,与马亮不无关系。再一想,她怎么认识马亮的?是在那个失恋的五一,在三亚的海滩上认识了他。他可真是她的福星啊!每个月1800块,除去从东方市到三亚市的车费开支,她还能节余1400块。 因为太晚了,颜颜没过去和jeremy打招呼,自己在房里把鸭脖子给消灭掉了,然后进浴室去好好洗了个澡,然后换上睡衣,躺水床上睡觉去了。 明天,又是新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