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...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五十九章 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...

夜里颜颜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和侬侬在一起,骑在一匹白马上,无拘无束地在茫茫的大草原上驰骋,白马把他们时不时地甩起来,马背上的颠簸使得他们一路爆发出欢快的笑声,洒落在齐人高的乱草之中。忽然,不知道哪里传来了松鼠的叫声,侬侬惊奇地指着前面道,“松鼠,松鼠!”颜颜说道,“真的是松鼠,没想到在大草原在也可以看见松鼠……”那松鼠看见他们,丝毫不怯生,还纵身一跳,也跳到马背上来,在颜颜耳边一声接一声地叫着。 “别叫了,吵死了,这声音也只比老鼠好听一点点……”颜颜向那多嘴的松鼠抗议着,眼睛睁了开来,原来自己不是骑在马背上,而是躺在一张柔软的水床上,窗外真的传来松鼠的叫声。为jeremy工作了这些日子,颜颜已经很熟悉这些小邻居的叫声了。颜颜爬起来看了看手机,已经是早上七点了,她一时间有些怅然,原来那马背上的笑声,那和侬侬在一起的轻松快乐,只是梦中的情景。 或许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吧,昨天来三亚的车上,身旁那婴儿哭声唤起了她平日深藏在心中对侬侬的思念。 她匆匆洗了把脸,换上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,推开门,到jeremy住的那间房去。 jeremy不在,sunny身上围着条围裙,正在把几杯艾森酸奶摆上餐桌,看见颜颜进来,便朝她点点头,问道,“什么时候来了?” “昨天晚上十点多到的。” “这么晚?” “是啊,我昨天下班就五点半了,我要先坐车到市里,再坐两个半小时的车才到三亚,然后坐公交车过来,饭都是随便在街上吃的。我好饿,今天什么早餐?” “酸奶加麦片。你这样奔波不累吗?不如专心在这边干算了。” 颜颜笑道,“你还说我,你自己不也是干两份工?白天在这里,晚上去酒吧。都是为了生活。我现在做这个工资是比我当老师高,可是不稳定啊,也不知道哪天就没有了。” “你英语好,什么时候都能找到好工作。我不行,我呆在这里就是为了练口语。只是,效果也很限,他说的我很多都听不懂。反正他这里包吃包住,就算是学不好英语,我也就当做是一个落脚点了。” 颜颜有点惊讶地看着她,sunny今天一反常态,话比以前多了。她记得前几次来,sunny是不冷不热的,多余的话都不愿意说一句,甚至连在饭桌上,也是颜颜和jeremy一直在聊,她很少有说话的时候。或许,她本来就是那种一开始没有什么话讲,慢慢熟悉了,就会什么都会和朋友分享的那种人。 sunny从桌上的果篮里拿出一串香蕉,拿起一个剥开皮,用水果刀切成椭圆的薄片,摊在盘子里,再撒上一层麦片,用叉子搅拌均匀。 颜颜看着她做,忍不住问道,“香蕉拌麦片?你放在盘子里,不用水冲泡了?” “jeremy就是要这样吃的,他不用开水泡。你如果不习惯,就用水把麦片冲开了再喝。”sunny说完又继续剥下一个香蕉,颜颜便也拿起一个动手剥着,拿去桌上的另一把水果刀,准备依样画葫芦。sunny阻止道,“你不用在这里帮忙了,我一个人就可以”。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又恢复了以前冷冰冰的样子。 颜颜不好意思地缩回手。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侵犯到了sunny的领域了,sunny是负责他们的饮食的,厨房,就是她的地盘。房间里一时鸦雀无声,只有外面风吹动椰叶的沙沙声,偶尔还有一两声松鼠追逐打闹的吱吱声响。 这种诡异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jeremy回来了,身上披着条大浴巾,头发湿辘辘的。他回来便嚷嚷道,“太舒服了,清晨去游个泳,全身都很凉快,真舒服啊。啊,东方的美女来了啊,我去洗个澡,你们不用等我,你们先吃早餐。” 他一边说,一边搓着他的大浴巾往浴室走去。颜颜看着他,充满活力的样子,一大早就去游泳,这老外真是会生活啊! jeremy虽然说不用等他,但颜颜和sunny还是等到他出来才一起用餐。jeremy在餐桌上照旧滔滔不绝,讲述着他这一周的见闻。 “颜颜,原先住在这里的那个加拿大的家伙下个月要回中国了。你知道吗,他的女朋友要结婚了,当初他就是为了追回她的心,就跑回加拿大去了。原来我跟他要合作开公司的,结果他一跑,我这里资金不足,好多事情都做不了了。颜颜,原来他住的房现在是sunny在住,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,到时候你就负责帮他找一间房子租。” “嗯,找房子租?” “我去找过房子,但是所有的房地产中介中心都没有一个英语说得过去的人,谈来谈去,都没有谈出个结果来。哎,这个家伙要回加拿大的时候,我就不赞成,结果证明他就是在瞎折腾。当时他说那个女人是他的,他不能失去他。都是胡说八道,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够拥有任何人。” 颜颜一直默默地听着,听到这里才问了一句,“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?” “是啊,这世界上有太多的束缚,很多两性关系走到最后走不下去,就是因为每个人都认为对方是属于自己的,都想把对方握在自己的手里”,jeremy放下叉子,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,“短时间内对方可能会做了妥协,但这种妥协很难持续一辈子,于是爆发了争吵,最后两个人只能是分手了。” jeremy面对这两个年龄比自己小很多的女人,不自觉地当起过来人来,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:“因为在两性关系中,把对方看成是自己附属物,所以当其中一个人因为某种原因要离开的时候,另外一方会愤怒、接受不了,甚至长时候地陷入沮丧之中。其实每个人都是独立的,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。如果能有这种心态,就不会为情侣的离开而感到痛不欲生了。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,如果有人来到你的身边,你欢呼雀跃,好好珍惜他的陪伴;如果这个人选择了离开,请记住他是自由的,你要尊重他的选择。” 颜颜第一次听到这种奇谈,笑道,“任何人真的不能拥有任何人吗?丈夫没有拥有妻子,父母也不曾拥有孩子?” “严格来说是这样的,就算是在法律也夫妻、父子也只是相互扶助而已。夫妻会分离、孩子长大了也会离开家庭,人与人之间,无论是哪种关系,说透了都只是一种合作关系,区别只在于合作时间长短、合作程度深浅而已。如果你能抱有这种观念,在各种关系中,就能够理智地面对离别、面对各种关系的崩溃。” “你就是因为这样想,所以才不结婚?”颜颜迟疑了一会儿,问道。 “不是。我不结婚,但并不是独身主义者。我现在单身,并不是故意要单身,如果遇上一个确实很对眼的人,我也会考虑结婚的。”jeremy笑道。 “如果你有妻子,然后某一天,你的妻子爱上了别的男人,离你而去,那个时候,你也会对这样对自己说,你并没有拥有她,她有离开的自由?”颜颜想了想,又忍不住又提出来一个问题。jeremy的思维,超出了她所能想象的局限。 “是的,正如我今天对你说的那样,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。” “你太,太……”颜颜想了一会儿才找一个词,“太理智了。我做不到。” 她的老板这是什么奇思妙想啊?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?丈夫并没有拥有妻子,母亲也不曾拥有孩子,一切关系,都只是合作关系?有这种想法的人,简直都不是人了。 “理智的人才有资格心态平静,获得更好的生活。你听说没有,三亚学院一个女生,因为她的男朋友去和另外一个女生约会,她就从教学楼跳下来自杀了?这都是因为没有正确地对待两性关系,错误地认为既然那个男生是她的男友,那他就属于她,所以才不能接受他会离开她的现实。颜颜,你看起来好像不认同我的观点,但是相信我,如果你有这种观念,以后你的人生路会顺畅得多。”jeremy这一刻,简直比政治课老师还会做思想工作。 颜颜想了一会儿,说道,“像你这样理智,我可能做不到。人都是有感情的,如果将来我的丈夫要离开我,我肯定是会痛不欲生的。” “你很幸运,你遇到我,我研究了几年心理学,我的这些观点,现在已经是被不少人、包括心理学家所认同的。好吧,我们吃饱了就开工干活吧。” 早餐就在jeremy的一顿说教中结束了。对jeremy的说法,颜颜虽然一开始并不认同,但一思索,还真的挺有道理。每个人都是自由的,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。对于和张毅分手,她一直把痛苦深藏在心里,此刻想来,张毅,有离开的自由。就像jeremy给她输灌的一样,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,如果有人来到你的身边,你欢呼雀跃,好好珍惜他的陪伴;如果这个人选择了离开,请记住他是自由的,你要尊重他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