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一考定终身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六章 一考定终身

三月的夜晚很短,两人几个月不见,夜里又温存了几次。奋战过后的张毅很疲惫,睡到日上三杆才醒过来,看到自己是在颜颜的房间里,只有自己一人。他刹那间心跳一顿,急着找手机打给颜颜,却见到写字台下压着一张纸: 毅,我去上课了,我做了酸奶放冰箱里,你醒来先自己吃吧。 张毅心中稍宽,还好,不是颜颜又不告别而别。这才想起,这是她的地盘,要不告而别的只能是他张毅,而不是颜颜。 肚子咕咕响,提醒他需要填肚子了。他打开冰箱,里面没有自己平常所熟悉的光明酸奶、艾森酸奶,倒是有一个不锈钢饭盒。他拿出来一看,乳白的豆腐卧着红艳艳的草莓和葡萄干。他尝了一口,自制的酸奶香淳可口。 张毅心里直乐。颜颜昨天晚上与他温存,留他在学校过夜,早上还给他做酸奶,这是复合的节奏呀。 兴奋之余,张毅没有忘记打电话给这次分手的罪魁祸首。他一定要好好对她说清楚。 张毅是独子,母亲向来十分宠他,他要月亮,母亲不会用星星来敷衍他。是以颜颜的婚史他并没有瞒着她,大大方方地跟她讲了。他妈当时也不置可否,他不太相信母亲会从中做梗;难道所谓的母亲反对,只是颜颜想离开他的借口?也不可能,他相信颜颜对他的感情。 电话接通了。简短的寒暄问候之后,张毅含蓄地说:“妈,颜颜今天给我做酸奶吃,真的很好吃,她把我照顾得很好。颜颜是个好女孩子,如果你跟她接触,对她了解了,就会不讨厌她了。” 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,“我也没讨厌她,只是她都结过婚生过孩子了,自然会懂得照顾人了。” “妈,你不是一直担心我一个人在海南孤单吗?颜颜是个好女孩子,真的,只要你一了解她,你就会喜欢她的!” “哼,什么好女孩子,好女孩子会随便嫁人随便离婚吗?生了孩子还敢离婚,她多狠心啊。孩子都能抛弃的女人你也敢要?你妈要是也那么狠心,你就活不到现在了。” 张毅继续纠缠不休,“是啊,妈,我知道你一个人把我带大真的很辛苦,所以我现在给你找个好媳妇来孝敬你啊!海南女人真的超级贤惠,颜颜更加是贤惠中的贤惠。” “海南女人贤惠,兰州女人就不贤惠了?是不是都忘记你是谁一手带大的了?” “妈,全世界女人当然是你最好了。”张毅一通糖衣炮弹下去,哄得电话里的女人一阵喜悦地笑。“妈做的饭全世界最好吃,我太想念了,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妈,肯定也会喜欢儿子喜欢的女人对不?妈你这么疼我,怎么舍得棒打鸳鸯嘛?”张毅嬉皮笑脸地与母亲纠缠不休。 “好,你要是真的对这个姑娘这么认真,我就不棒打鸳鸯,免得你个尕小伙说我这个当妈的不开明。但是,我也要考考她不是真有这个本事,能做个好媳妇。” “啊?”张毅下巴要掉下来了,“妈,考考她?咋考?找个女朋友你还要人家考试啊?又不是皇上选秀、应聘工作?” “对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就是要考考她。我辛苦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,她才认识多久呀就要抢走,哪有这么容易?她要是爱你,就接受挑战,要是没能通过考验,证明她配不上你,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,我死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!” “妈,别生气啦,我开明的妈,考试就考试呗。妈,那我能不能打听一下,你打算怎么考呀?都考些什么?” “我还没想好呢,等我想好了出考题!”女人撂下这句话,就把电话给挂了。 张毅哭笑不得,这话怎么跟颜颜说呢。找个女朋友,老妈还要掺合进来做考官?天下奇闻。 这事还不知道怎么样跟颜颜说。搞定了老妈,现在接着还要搞定颜颜。 张毅是初次谈恋爱,跟女人唯一的相处经验就是与老妈、堂妹纤纤,哄女人唯一的手段就是倒杯水喝。有一次他捣蛋惹妈妈生气、作势要打人,他给她倒一杯水,甜甜说上一句,“妈,您先喝了这杯水再打我。”他妈妈噗笑出来,那装腔作势的手就再也打不下去。他倒是学乖了,当别人动气的时候,自己不动气。 和颜颜谈恋爱两年,张毅性子温和,颜颜小鸟依人对他毫无要求,两个人几乎就没有红过脸。要不是几个月前颜颜毫无预兆地离开,他百思不得其解,于是恶补了些韩剧,才算有点了解了女孩子们的心思——女人,要的就是浪漫、鲜花、和一些小惊喜。 可是,在这鸟不拉屎的小镇上边,他是上哪里去找鲜花啊?没花,他怎么样跟颜颜开口?不要紧,这世上有个东西叫百度。 张毅打开颜颜的笔记本,直接度娘,“怎样对女朋友说老妈要考试——”不行,无相关结果;“老妈说要考试”,出来一堆高考相关的;“怎样跟女朋友说——” 正无奈间,只听得门口钥匙孔转动的声音,门打开了,颜颜回来了。 张毅赶紧点开桌面。 “咦,你在做什么我一回来就切换窗口啊?” 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 颜颜笑道,你说没什么,肯定是有什么。让我看看,让我看看——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。 颜颜点开浏览器窗口,念道,“怎样跟女朋友说——哪个女朋友?是我不?” 张毅点点头。 “说什么事情啊,还要百度才说?”颜颜问道。心里沉重万分,不会这家伙顶不住他妈的压力,决定分手吧? “我俩的事我跟我妈说了,她说,我们在一起,她没意见。” “你妈同意了?这回是真的同意了?哇,毅,你真厉害!” 张毅讪讪地,“不过,她要对你进行考试,通过才可以。”张毅有点不好意思。 颜颜一愣。还考试?来就来,我怕啥。反正张毅爱我就行。 “毅,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的,不要说考试,烤我了都可以。不过她的意思是怎样考呢?” “她说还没想好。” 颜颜想着,考试就是个借口,不就是老太婆不同意可又拗不过她的宝贝儿子吗。不管怎么样,好歹也是给了一条路——考试决胜负,总好过直接不给条路子走。 她淡淡一笑,“呵呵,你妈可真有意思,我们这是一考定终身,这也太新鲜了。那打探考题的任务就落在你身上了。” 一考定终身,不知老太婆会出怎么样的考题来考验这对年轻人呢?

上一篇   第五章 只争朝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