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卡奴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六十一章 卡奴

可惜啊!可惜她没有在未婚的时候遇见马亮。恨不逢未嫁时。生养过孩子的离婚女人,在婚恋市场上不是大白菜就是萝卜干。 “谢谢,你考虑得真周到。” 马亮丝毫看不到颜颜的异样表情,一路开摩托车过来,两个人路上也没有说什么话。颜颜由衷地夸赞马亮细心,脸上却仍是波澜不惊。而马亮闪过一个念头,她与自己的女友,仅是外貌有几分相似而已,性格上却是大相径庭。颜颜沉静稳重,他的女友苏霞是活泼开朗,刚才若是坐在车后座上的是苏霞,只怕他的耳朵就没有机会休息过了。 两个人去换了泳衣,在海滩上踢踢腿、热了热身。颜颜看着马亮穿着泳衣,上半身那好看的六块腹股在她眼前一览无余。不禁脸上一热,心中不觉悄然生出一股躁动。 看着马亮这身材,显然是经常健身的,颜颜大饱眼福的同时,也为自己有些汗颜。平时认为自己算是比较匀称的身材,但在这满地比基尼美女的海滩,颜颜不禁暗叹自己胸不够大,皮肤不够白,腰也不够细。她穿的是连衣式的泳衣,除了自信心不足之外,一大半原因是因为羞涩。比基尼,露得太多。 两个人初进入海水中起,刚开始只隔着大约一两米的距离。两人聊了一会儿,马亮说要去泳一段,叮嘱颜颜不要一个人游入深水区后,他便像水中的鱼儿一样,向远处游去几百米再游回来。来来回回地试了几个游泳姿式,仰泳、蝶泳、自由泳、蛙泳,颜颜几乎是原地不动地游着,看着马亮,羡慕不已。看得出马亮是非常喜欢游泳,游得也特别好。而颜颜,只能是看看,吹吹海风,让海水亲吻一下自己的肌肤,要像马亮那样游,先不说技术上的问题,光体力就跟不上,她倾尽全力,也只能游个大约三十米就歇菜了。 直到夕阳彻底地消失,远处的海面上闪烁着点点渔火,马亮游得精疲力尽,两个人这才上岸,到洗浴室冲洗一番,换上衣服,准备去吃晚饭。 颜颜肚子是饿得咕噜咕噜地叫了。两人从海滩走出来,经过椰林,横穿过一条马路,看到对面有一家吃简餐喝咖啡的地方,有个好听的名字:咖啡时间。马亮问颜颜:“你喜欢吃什么菜?湘菜、川菜、粤菜还是海南菜啊?”颜颜说道,“现在饿得头晕眼花,哪里管什么菜,能填饱肚子就好了。” 马亮道,“那我们就在咖啡时间吃个套餐吧!” “好的,我们在哪里吃,全听你的。” 颜颜一副你说了算的神色,让马亮有一刻的恍惚。这小女人,这话怎么听起来都像小妻子对丈夫说的,一切你做主。 两个人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 马亮给自己点了个拿铁咖啡,颜颜则瞄着菜单,看到卡布奇诺,毫不犹豫地点了卡布奇诺。一杯咖啡18元。颜颜心里有点肉痛,两人光喝咖啡就30多元了,还没算上套餐的。生活在三亚的人,如果天天出来吃饭的话,那要收入多少才够啊?这咖啡时间,看起来还不是什么高档消费场所,在真正的那些高档消费场所,比如有次那和jeremy去主持婚礼的五星级酒店,那得赚多少才够花?去那里的都是富人了。领了兼职的工资,颜颜觉得自己在学校里算是富人一族了,比学校里的双职工家庭日子过得还要舒心,毕竟双职工是两个人赚钱一家子花,而颜颜是一个人赚钱一个人花,赚得比一般老师两个人赚得还多。在农村学校的富人,在三亚一生活,便觉得自己还是太渺小了啊!还三亚,她依然是底层的存在。 服务员把咖啡端上来,两个都是一大杯。杯里放着一个小汤匙,颜颜舀起一汤匙咖啡,送入嘴里轻轻抿了一小口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 颜颜经常在小说杂志里看到女主人公喜欢喝卡布奇诺,她还以为卡布奇诺是什么好东西,怎么喝起来这么苦啊? 马亮注意到颜颜小心翼翼用汤匙喝咖啡的表情,心里一动,这动作,让他想起了一个人。那个人,每次和她约会都喜欢喝咖啡,明明吃不了苦,却总是坚持先喝几口再加糖,说什么,做人要先苦后甜。后来他们天各一方,各奔东西,等兜兜转转又再重逢的时候,他才知道,她在生活中也是先苦后甜。经历过了风雨的吹吹打打,她已经收获了成功的果实。 马亮把思绪收回来,问颜颜,“发了工资,有什么打算啊?不是请我吃完饭后,剩下的全部存起来?” “能存起来就好了!可惜我还欠信用卡一笔账,我上个周还了1500,明天再去还1000块。一分钱也存不上啊!信用卡里欠了好几千,照这个速度也要好几个月才能还清呢!” “啊?你怎么会欠信用卡这么多钱?我怎么没听你说过?”马亮很意外,颜颜是他见过最朴素最节俭的女孩子了,她怎么会欠信用卡那么多钱呢? 颜颜苦笑。“你还记得我那个刚分手的男朋友不?他妈一直反对我们交往。后来还出了个主意,说是要来海南考验我,我要是能通过考验,她就不再干涉我们的事情了。我去给她接机的那天,为表孝心,狠狠心给她买了个手镯,六千多。”颜颜说到往事,低头狠狠喝了一口咖啡,“那个时候的我,很可笑是不是?可那个手镯当天就被我摔碎了,也没有送给她。” 苦咖啡入口,颜颜不觉又皱了下眉头。看书里的女主人公动不动说喝卡布奇诺,她还以为这是什么东西,原来也只是一杯苦涩的咖啡。 “我给你加点糖吧?你要是喝不习惯,就别勉强。”马亮说着,也不管颜颜同意不同意,直接就拿边桌上的小糖包,拆开,把白色的糖倒进颜颜的杯子里,然后再用汤匙轻轻搅拌。 颜颜看着马亮的动作,心里头掠过一丝感动。为什么她遇到的人,一个比一个好呢?她的前夫,是一个暴力狂。离开他以后,她遇见了张毅,张毅一直都很包容她,在他妈妈走进他们的生活之前,他从来都没有和他红过脸。颜颜以为张毅就是极好极体贴的男人了,现在见到马亮这样娴熟的动作,他这么自然地帮自己加糖,搅拌,也许是很小的一件事情,却是触动了心里柔软的某一个角落。 “你啊,我怎么说你好呢?你什么都不懂。哪有见面媳妇给婆婆送手镯的?只是婆婆要给媳妇见面礼的规矩。” “我当时不知道,就算知道,我也想着不用在乎这些风俗上的讲究,只要我能和他在一起,好好过日子就好,只要他妈妈能认可我就好。”颜颜的声音有点低落,“哪知道,最后会是这样的呢?我们到底还是分手了。” “分手了还把自己弄成了一卡奴,你要是没有找到这个兼职的话,你一个月工资才1200,就算你每个月能还600,卡里那六千多,你岂要一年才能还完?”马亮帮她分析着。 “是啊,所以我要感谢你,要不是你我怎么能找到这份工作。”颜颜停顿了一下,用汤匙把咖啡舀入嘴里,“这咖啡加了糖味道不错。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?付出这么多,最后还是落个分手的结局。我,我……”颜颜低下头,一股心酸涌了上来。嘴里甜的咖啡,心里无言的酸楚。 “你不是傻,你只是没遇到对的人。以后呢,可不要再这么傻了。”马亮说道,“不管怎么样,你再爱一个人,也不要失去了自我。” 颜颜看着马亮,这个时候的他,活脱一个情感咨询热线的知心大姐姐。 “你知道吗,我以前有一个朋友,她喝咖啡的时候,前面几口都是不加糖的。她说,爸爸说的,人生要先苦后甜。失去过,才懂得珍惜拥有。”马亮的声音,带着一丝回忆的味道,好像他才是那个失去的人。“我想给你讲讲她的故事,你愿意听吗?” “好啊!” “那个时候,我和她是高中同学……”开亮悠悠开了口,思绪飞到了很久远很久远以前的校园里,一个扎着麻花辨的少女,出现在她的脑海里,他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,和她从晚修课上溜出来,一起跑到校园后门的小吃街喝咖啡。 那个时候她就对咖啡有种特殊的喜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