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先苦后甜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六十二章 先苦后甜

“她是我的初恋。从高中开始,我就暗恋她。她成绩非常好,总是在全校前十名。到了高三,她终于知道了我的存在,也接受了我的表白。我们偶尔翘课出去喝咖啡,去爬山,爬到山顶去看大海和蓝天。我们约定一起去考北京的大学。” “可到高三下学期,她的父亲有了外遇,父母离了婚。她的成绩一落千丈,最后只上了一所本地的专科学校。我考去了北京,她留在了萍乡。她比我先一年毕业,我要求她到北京来找工作,她选择了留在萍乡,说她妈妈需要她。没多久她结了婚。这一点要怪我,我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回到萍乡那个穷乡僻壤。她说既然不能和我在一起,那么嫁给谁也没有什么区别,就听妈妈的安排结婚了。” “她结婚后就和我断了联系,我也好几年以后,才从同学那里听说,她嫁的男人,婚后经常对她拳打脚踢,大打出手,在她怀孕时也没有放过,结果把她打小产了。后来她离了婚,到海南来发展。她到海南后,第二次结婚,生了个孩子,没多久老公出车祸,死掉了。” 颜颜听得动容,这境遇,对一个女人来说,真是太不幸了。 “她很要强,一个人带着个孩子,虽然辛苦,但在事业上照样努力打拼,后来爬上了市里银行副行长的位置,再把她的母亲给接来了海南。等我也来海南后,偶然一个机会再遇到她,她又结婚了,第三次结婚,这回的老公比她还小个七八岁,在美兰机场上班,也是月薪上万的,他们一起生了个孩子。” “我们偶尔聚会,还会见见面,感觉她现在生活得很幸福。她和我同岁,今年也是三十五岁了。” “颜颜,你看,人生是这个样子,光看前面,你是猜不到结局的。她一开始是很苦啊,后来慢慢的,虽然命运一再跟她开玩笑,可最后她居然还越嫁越好,现在是儿女双全,事业有成,家庭和睦,我想这是你们女人最大的追求了。” “我刚来海南时,知道了她的消息,我很难过,我说,你一个女人,何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苦?你怎么一个人这么苦,却从来没有跟我提过半句?我很难过,她曾经是我最爱的女人,但她最困难的时候,我却是在北京,和我的新女友在一起恩恩爱爱。在她最困难的时候,我没有尽过自己的力气,没有帮她分担过,这是我心里面,最为遗憾的一件事,也是不能弥补的一件事情。如果可以穿越回到过去,我会选择来到她身边,陪着她一起吃苦,陪着她喝苦咖啡。像她说的,人生是先苦后甜的,失去过,才懂得珍惜拥有。” 马亮的眼里亮晶晶的。初恋是很美好的,他的初恋吃了很多苦,他却一点都不知道。等他知道的时候,她已经过了最困难的时期,那少年懵懂的爱情,已是在岁月的磨难里,渐渐褪去颜色。 颜颜默默听着,这是她第一次,听他说起他自己的感情故事,虽然说的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了,但他说这个故事,好像不止是因为忽然回忆起来,而是和她有着那么一点关系在内。 “颜颜,你现在的生活,和她有一点相似,你现在是一卡奴,日子紧巴巴,可是你那么用功,以后,你一定也可以先苦后甜,日子会越来越好”,马亮说到这里,把初恋的苦楚都抛到脑后起去了,“你说不定也会像她一样,会越嫁越好的。所以呢,你就不要想什么你傻不傻、过去所做得值不值得之类了。既然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你,你就好好把自己的生活过好,没有他,你的人生可以更精彩的,知道吗?” 服务员上菜了。两个人在海水里泡了半天,消耗很大,喝咖啡也只是骗骗肚子而已,此刻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,便食指大动,立即埋头苦干起来。马亮吃完时,看见颜颜也正好吃完了,便问道,“饱不饱,要不再来一碗?” “好的,再给来一碗吧。” 马亮其实也就是随口问问,没想到颜颜真的再来一碗。很多女孩子在他面前,一刚开始都装淑女,哪怕是装饭的碗再小,也只吃一碗,等到熟悉了,这才暴露出来,其实一碗根本就不够量。马亮还是喜欢不做作的女孩子,出去吃饭,就是为了温饱嘛,想吃多少就应该吃多少。连吃喝这种基本生理需要都要做假的女人,脸上肯定带着一副面具,让他有不真实、不自然的感觉。 “你先等着,我去叫服务给你添一碗。”马亮站起身来,走开了。 两人吃完饭,颜颜跑到收银台去买单,收银台服务员说道,“16号桌?已经买过了。” “啊?马亮?”颜颜嗔道,“说好了我请客感谢你的,你怎么就把单给买了啊?是不是嫌我穷啊?”她疑惑着,马亮什么时候悄悄把账给结了呢?大概是他走开说去让服务员给她添一碗饭的时候吧?那个时候,她只记着埋头对付她的饭菜,哪里记得买单的事情。 “小卡奴,下次吧,下次我把买单的机会让给你。”马亮嘿嘿地笑着。他原先也没打算买单,所以才带颜颜来咖啡时间,这里消费不高,正好给颜颜表表心意的机会。哪知道一聊之下,知道颜颜的工资还要拿去还信用卡,他就不忍心了,这一顿怎么着也有一百,这一百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,对颜颜来说指不定是一周的开支呢。 马亮把颜颜送回小东海。三亚的夜色特别美,摩托车穿过市区,驶入僻静的小路,夏日的晚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,路边小草带着股清清香,让颜颜有点陶醉。摩托车真的很适合兜风。游泳过后全身舒畅,这会儿又是酒足饭饱,身边有着一帅哥,颜颜不禁有些胡思乱想。马亮有初恋,她也有初恋,初恋喜欢带着她去山间的小路兜风,听着夜虫的鸣叫,闻着路边草丛的微香。所不同的是,马亮还喜欢说笑话,一路都洒下了笑声。 到住处,jeremy也不在,马亮把颜颜送到房间,没有逗留便走了。颜颜站在阳台,目送着马亮发动摩托车远处,心里若有所思。 “人生就是要先苦后甜,只看前面,你猜不到结局。”马亮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。 她其实,对现状已经很满意了。虽然生活还是有点清苦,但是她有希望,而且,她还有像马亮这样可以说说心里话的朋友,还有像jeremy这样,在人生的道路上,有意无意地,影响着她。jeremy说的,任何人都不能拥有任何人,不知不觉中,这话竟已跑到她的心中,安然居住了下来。 “jeremy,我跟你说个事,你下个月,把颜颜的工资提一提吧。”马亮把摩托车停在路边,给jeremy打电话。 “啊?还要提一提?开给她的不少了!你想提到多少?” “就先提到两千吧。一下子涨太多也不合适。”马亮说道。 “没问题。”jeremy在电话中哈哈笑道,“我听说你们中国男人的钱包,都是太太管着的,幸亏你有的只是女朋友,不是太太啊!要不然,这可就有得闹翻天了!不知道你那在北京的女朋友,会怎么想啊?我说你想泡颜颜,你还不承认,你直接把她给……” “放屁!”马亮说道,“你别再胡说八道!我把颜颜放在你身边,你把她给照顾好就是了!有你的好处!” “好好好,没问题!”

上一篇   第六十一章 卡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