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胸前的春光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六十五章 胸前的春光

这边颜颜满心想着要努力奋斗,那边刘星是满腹烦恼,无计可施。请唱歌,没法表现自己的好;送水杯,人给变相地把钱给退回来了;平时想有些机会跟她说说话表现表现自己,也是难上加难,人颜颜一下班回家就往宿舍里跑。这他还能有什么法子吗? 海南的天本来就热,加上心里面又窝火,晚上刘星约了苏成坤去吃清补凉。原本对颜颜似乎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后来老是努力而又收获不大,那种特别想吃什么,可又老是吃不到的感觉,让人心里猫抓似的痒得难受。 小镇的夜生活还是比较丰富,晚上九点多了,三轮车司机在路上等着拉客。刘星和苏成坤两人去了一家“刘二姐宵夜”,点了两碗清补凉。 “坤哥啊,”刘星无奈地诉苦,“你说我们差不多一个时间段毕业工作的,你现在孩子都要打酱油了,而我怎么一个老婆也没娶到?” “哈,想学泡妞经验?要交学费的哦。”苏成坤奸笑道。 “我这不是请你吃清补凉了吗?” “就这也算学费?”苏成坤说道,“四块钱一碗清补凉,就想讨一个老婆回家。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毛病了不?吝啬!你这吝啬就是最大的毛病,得改!你是不是根本什么都没有送给颜颜过啊?” 刘星耷拉着脑袋说道,“刘大爷我什么时候吝啬过?我领个奖金又请唱歌又给她送一进口保温水杯,都花掉一千了,一个月工资出去别说牵手了,连毛都没摸到。” “这追女人不能急,心要稳,知道不?”苏成坤说道,“现在的女人都精明得很,物质得很,你不下狠功夫,不让她捞足了,她是不可能跟住你的啊。这钟颜颜又是离过婚的,那就更现实了,你这要下大手笔才行。话说回来了,我们学校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的,你干嘛非得盯住她啊?你以为那墙脚好挖啊?” “坤哥她不是你想象得那样,说到现实、物质,我肯定她不是那种女人。我给她送的进口水杯,299块钱,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不?她问我水杯在哪里买的,我告诉她在万福隆,结果她去那里查清水杯价格后,充了299块钱到我手机卡上!你说说这个女人的心是不是木头做的啊?” “什么?人家把钱给你还回来了?”苏成坤差点喷了。“兄弟,人家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,你还追啥追啊?你早跟我说,我就建议你放弃了。你看我们学校里还有那苏小凤啊、陈晓玲啊、嗯,很多可以做老婆的女生啊。” 刘星说道,“我刘大爷追一个都够辛苦的了,哪里有功夫去追那么多个。” “哟,看不出刘大爷还是够专一的啊。”苏成坤笑道。“你说有问题问我,我也给你出不了什么主意了,这个颜颜跟别的女人不一样。我那些主意,对付别的女人可能有效,但对付她?恐怕不行。” 关于颜颜的话题便聊到此为止,两个男人在一块,一会儿便转移话题,聊到彩票、赚钱上去了。清补凉下肚子,一肚子的舒服,两个人又再要了两碗。 快回去之前,苏成坤夸道,“最近绿豆涨价,这清补凉也没有以前实在了,绿豆少了,其它杂七杂八的东西放得多了。想我以前跟你嫂子出来吃清补凉的时候,那味道——真叫那个好啊!有时我们是一帮大男人,她跟着来不方便,我就打包回去给她吃。” 说到这里,苏成坤猛地一拍脑袋,“哎哟,我怎么给忘记了呢?你给颜颜也打包一个清补凉回去呗!她这种女人啊,既然你送她礼物她不收,那你就送这些吃啊喝啊的小东西。不是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吗?你要细水长流,慢慢地就水到渠成了。” “对哦!我看今天晚上这两大碗清补凉你没有白喝,现在出效果了不是?这才像过来人。都结婚多久的人了,我跟你请教点泡妞秘籍,你一点干货都不拿出来的话就不够意思了。” 刘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这一招了。现在经苏成坤点醒,他才想起来最近晚上十一点多从外面回来,到宿舍楼时颜颜房间还亮着灯,没休息。这送点清补凉不是正好吗?四块钱一大碗,她总不能拿他当一送外卖的,还要给她四块钱吧? 于是当晚颜颜正埋头在文件堆里的时候,就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了。 “谁?” “是我,刘星。” 颜颜眉毛微皱。这家伙不是第一次在晚上敲她的门,有时说是借蚊香,有时说是借打火要,甚至还有干过喝了酒来敲门她的门,进来后就想赖着不走的荒唐事。 这一次他又是干什么来了? “你有事?”颜颜问道,她很不耐烦,正干活呢,思路被刘星打断了。 “有的,你开开门啊。” “你有事你说呗。” “我看天气这么热,刚才出去吃清补凉了,顺便给你带一份。”刘星隔着门口说。 “这,我就不吃了吧。”颜颜迟疑地说,其实她很想吃。一想到清补凉那清冰的味道,这房中似乎都降了几度。 “干嘛不吃,我都打回来了,你都不吃,多浪费,我又吃不掉这么多。”刘星说道。心里腹诽,颜颜也太不给面子了。甚至连都没有开一下,难道他刘大爷是老虎吗?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曾有过到她房里赖着不动的光荣事迹。 颜颜把门打开了。刘星把装着清补凉的包装盒递给她,却忽然间眼睛直了。 “嗯,谢谢你,我其实正好想着清补凉,只是自己懒得去买,正好你就帮我买来了。”颜颜说道。 刘星好像没听见一样,一动不动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。 “你干什么呀?啊!”颜颜发现不对劲,顺着刘星的眼神一看,自己胸前两突出的小点,正可爱地藏在半透明的小吊带下面呼之欲出。 刘星觉得更加燥热了,现在除了颜颜胸口那突出两个小点,还有颜颜脸上一下子飞起了一片红霞。 这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啊!他刘大爷怎么说也是条汉子! “啪!”颜颜看刘星还盯着她不动,又羞又怒,用力把门给关上了。 隔着那扇门,她心跳得厉害,只听着门外静悄悄地,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一步一步慢慢远去的脚步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