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时过境迁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六十七章 时过境迁

张爱玲说,通往男人心的路,是胃;通往女人心的路,是阴道。其实,对于像颜颜这样的吃货来说,美食,也是打动人心的一大办法。 刘星折腾了这么几次,又是送水杯又是送清补凉的,终于让颜颜有那么刹那间的心思动摇——人跟人,相处久了总会有感情的,何况,刘星对颜颜的那份小心思,她是早就明白的。 如果是离婚之前,或许颜颜还会安定于这样平静的农村生活:嫁一个老公,养一个孩子,夫妻俩领着刚好够温饱的工资,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。原先,她想要过的,也不过是这样平常的日子。如果可以选择,她也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能守着何剑和侬仔,照顾着一个大男人,然后看着一个小男人慢慢成长。 可她没有过上最先想要的平静生活。她离婚,恋爱,然后分手。她遇上了与她这个工作圈子里完全不一样的人,看见了在这个小世界之外,那广阔天空里不一样的生活。有哪只青蛙会在见到广袤无际的田野之后,还会安份于从井底仰望一小片天空呢?那城市里川流不息的人群,那五星级酒店里的衣香鬓影,那三亚湾边上穿着泳衣的美女帅哥,那份只需要她一周上八天班便可拿到的高薪——无不代表着另外一种生活。她要过这种生活,要带着她的孩子过这种生活。她不能给孩子完整的家,可她想要给孩子一个高的起点,一种不一样的人生。 一碗清补凉下去,颜颜把工作资料都收起来,到厨房去洗脸。她很想念在三亚上班的日子。睡的是软绵绵的水床,吃的是营养早餐,聊的是积极向上的话题。 接下来几天,刘星倒是每晚十点多左右送宵夜过来,雷打不动。颜颜说不要,可两个在门前推搡太过难看,她又怕被别人见到说闲话,于是便收下来了。她在qq上向晓琳诉苦。 “有个喜欢我的男同事天天给我送宵夜,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拒绝他好了。” “为什么要拒绝?你就享受这个好处好了。”晓琳说道。“他是未婚的吗?要不你就考虑考虑他,只要他对你的真心的,钱少一点也没有关系啊。” “这倒不是钱的问题。我是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啊!天天打彩票,感觉很没有上进心。”颜颜说道,“哎,不过好像也是钱的问题,因为我不想在这里上班了,我想把三亚那边的兼职好好做着,要是发展得很好的话,我可能会把这边的工作辞了,到三亚去全职上班。” “你没有搞错?你这可是有编制的铁饭碗啊。”晓琳很吃惊。 “现在也没有什么铁饭碗这种说法了吧。主要是工资实在是太低了。” “工资低,你可以找个有钱的男人嫁嘛。赚钱是男人的事情啊。”晓琳不以为然。“你现在当老师多好,你想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?” “呵呵,你说我当老师好,我的青春都浪费在这里了。你知道学校有个女老师怎么说我吗?说我是一破鞋!我不就是离婚了吗?还破鞋破鞋地说得那么难听。在学校,那些有老婆的男同事,我都不大跟他们说话,省得让人误会!你看这种环境,我呆得了吗?”颜颜一肚子苦水。“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去大城市生活,起码得像三亚这样,那里的环境,对单身女人应该宽松一些。” 颜颜想着,其实最宽松的应该是国外,在美国、加拿大,五十岁还单身也不奇怪,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,不会招来别人的闲言碎语。 晓琳无语。“听你的意思,你好像准备单身到老了?” “我也不一定,遇上合适的也会结婚。只是,现在一心想做好工作,赚钱,恐怕也没有什么时间谈恋爱。再说了,在目前的这种环境,我在学校里也遇不上什么优质男的。” “跟你说了你到市里来,我给你介绍。” “切,别再提了,我还是那句话,真有优质男,留给你自己。要不,你就努力小三上位,要不你就趁早抽身。你这样下去,最后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,女人青春多宝贵啊。” “你少教训我,你也不是把两年青春浪费在张毅身上。”晓琳不服气。“陈学军对我很好。” “好了好了,再说下去又要绕到原来的话去了,反正我们谁也说不过谁。怎么拒绝男人,问你也没用。我不想跟那个男老师过,我就不想拿他的东西,白白享受人家的好处,却没有一丁点的付出,我还不是那种人。”颜颜说道,“我问我三亚那个朋友去。他们是男人嘛,知道男人是怎么想的。” 颜颜说的是马亮。要说优质男,马亮肯定算一个。只是优质得过了头。他自己是酒店高管,女朋友在北京读研究生,连初恋女友也是事业有成的女强人。她压根就不敢动歪心思,能够和他认识,成为他的朋友,就已经很好了。 而且,在她的心底,仿佛还是有那么一点牵挂着张毅。虽然,这丝牵挂,很淡很淡,淡得让她常常感觉不到,可在偶然听到一首以前一起听过的歌,甚至在赶车去汽车站的路上,一股思念,一丝怅惘,会浮现在她的心底。 她记得以前一到周末,她就会急匆匆地往车站赶,要去到张毅的小窝里去。张毅上夜班,她一个人,开着电脑,在房子里,听一首《最幸福的人》。那个时候,她发自内心地觉得,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 现在,时过境迁,她也在赶往汽车站的路上,只是,这回她买的是去三亚的车票,在两个小时的颠簸之后,迎接她的,将是洋老板的笑脸和sunny那热乎乎的饭菜、还有案台上的工作。 以前所做的一切,是为了张毅;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自己和儿子的将来。想到这些,坐在汽车上疲惫的颜颜,便来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