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暴雨前的宁静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七章 暴雨前的宁静

准婆婆会怎么考验媳妇呢? 既然准婆婆怎样出考题也没定下来,颜颜便也懒得去想。路到桥头自然直,还是每天该干嘛就干嘛去。最关键的还是张毅对她怎么样。反正张毅对她挺好,颜颜也就满足了。 颜颜是在莲花镇教书,张毅在县城近郊的化工厂上班,每个月5个白班,10个晚班。晚班是从晚上8点到早上8点,12个小时,白班是早上8点到晚上8点。加上交接班、交通的过程,一个班加起来有13个小时以上。上班累,但赚的钱多。像颜颜这样上班近10年的公办学校教师工资也才一千二左右,而张毅一年工资、奖金加起来就有十万。 十万!真是个天文数字。 这个数字是颜颜在张毅的工资单上看到的。每个月的工资发到邮箱里,邮箱密码与qq密码都一样,颜颜都知道,张毅上班,颜颜闲着无事,便看到了。 他们之间从来不谈钱的问题。两个人在一起的开销,基本上都由张毅出,张毅从来没有给过颜颜钞票,颜颜也从来没有想到要伸手跟他拿钱。 她自己有工资。女孩子谈恋爱,要自尊自爱,才能赢得男方尊重。哪天,要走人的时候,也不会落下口实说,“她就是个骗吃骗喝骗钱的女人”。 颜颜爱钱,但只喜欢自己亲手挣来的钱。张毅太有钱,本是好事,让颜颜始终有种自卑和压抑感。 张毅上班累,颜颜上班清闲,两个人不在一个地方上班,周末都是颜颜去找张毅。车费来回60多。这也没什么,一个月接近三百呗。这点钱,颜颜还出得起。不至于伸手跟张毅要。两个人在外边吃饭,一吃完结账一百多,哪怕是在宿舍里叫外卖,也要六七十一顿。颜颜很想买一次单,便算一算自己的账,也就按捺住买单的冲动了。 她每个月除去来找张毅的车费,便只剩下七八百块,每个月还要回家看父亲,买点麦片奶粉,给继母两百三百。那就只剩下五六百块了,她还指着这五六百吃饭、买衣服、化妆品、交网费电话费。 颜颜是农村孩子出身,小时候还上过山、砍过柴,毕业了工作在小乡镇,接触的基本上都是学校这个小圈子里的人。张毅却是兰州重工业厂区里长大的孩子,甘肃虽然经济落后,兰州毕竟是个省城,张毅又是独子,毕业后薪资还可以,理工男考虑事情重逻辑不重细节,没有女孩子这么细腻,他每天上班下班睡觉,女朋友的经济状态他没有怎么去想过。反正想吃什么想用什么,卡不是都在钱包里么!他去上班从来不带钱包,都留在家里,密码他写在小本上,就大大方方地摊开放在电脑桌边。 可惜颜颜的脑子被言情小说的小清新所腐败,固执地坚持着她最后一点尊严,张毅跟她说,钱在钱包里,要买什么自己买,她嘴里嗯嗯嗯,但也就是用来叫外卖。张毅如果上白班,她闲得无聊,洗衣拖地板之后有时候会一个人去逛街,看上什么东西,都用自己的卡买。张毅若是晚上上班,她只能是一个人上网、看电视。 两个人生活平淡但安稳,张毅从来也没有觉得缺少什么,但颜颜,偶尔心里会感到一丝无味。张毅上班太累,下班以后就是玩魔兽、睡觉,偶尔会带她出去吃烧烤。虽然脾气非常好,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情生过气,但却让颜颜感觉生活中少了些什么。 或许是激情?爱情?浪漫?沟通和理解? 颜颜感觉同居久了,似乎变成了老夫老妻,幸好他们是周末在相聚,要不,恐怕连爱爱都要像刷牙了。 这种平静的生活,像一条平缓的河水,下面涌动着不为人知的暗流。 那个曾经千里迢迢跑来表明反对态度的女人,怎么会一下子就改变了立场,说是只要考验通过,就不再干涉他们的事情呢?颜颜从内心深处不相信。所谓的考试,肯定会有猫腻。颜颜有种预感,她和张毅不会有结果的。 这种预感让她倍加珍惜与张毅在一起的每一天。 她把几个月前放入柜底的毛线拿出来,为张毅织了条围巾。海南四季如春,毛衣基本上用不到,大部分海南女孩子都不会织毛衣,颜颜四处向人请教,加上网络、视频,总算是在三月底把围巾赶出来了。 三月底张毅休假八天,张毅打算好了去颜颜的学校陪颜颜。张毅的宿舍没有厨房,做饭不方便,只有在颜颜的宿舍,两个人才算是过上了柴米油盐的生活,过着锅碗瓢盆的日子。颜颜一天两三节课,颜颜去上课,张毅便自告奋勇去买菜,小乡镇的菜市场让他感到新奇。看到那些活蹦乱跳的活鱼活虾,他感到特别接地气。 颜颜下课回来时,张毅正在厨房里做饭。她走去厨房,看着张毅笨手笨脚地在杀鱼。两个正说着话,厨房探进一女同事的头来,说是借酱油,借了酱油之后却没有马上走,称赞道“钟老师,你男朋友呀?你男朋友可真好,还下厨房做菜给你吃。” 乡下极重男轻女,女人不但在田里干重活,回家还要负责烧菜做饭等家务。住校的这些小家庭,不论女方是不是全职家庭主妇,男人下厨房的都是极少。张毅面皮白净,一看就不是海南人,还积极下厨房,八卦的女同事便假装借酱油、借盐巴,趁机来看个新鲜、凑个热闹。 颜颜可不愿意让自己的男朋友让人围观,赶紧让张毅回房间上网玩魔兽。张毅道,“那不行,你上课忙了一天,我来做饭给你吃。”颜颜一动脑筋说道,哎呀,你帮我改试卷吧。 “我才不帮你改试卷,改试卷可招人厌了。我小时候老师总是给我卷子上批上大大的叉,我可恨死她了。” “放心吧,我教的是实验班,学生成绩好得很,保管你全都是勾勾,没人骂你。赶紧去吧。”颜颜半推半搡把张毅推出了厨房。 “好吧,那我等着你给我做好吃的。” 张毅走进房间,没几分钟就冲到厨房出来,嚷道,“颜颜,颜颜,我妈说4月1号到海口!” 4月1号可不就是后天么? 乖乖,好日子要结束了。颜颜万分沮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