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翘班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七十一章 翘班

临近学期末,校园里的空气无形中又添加了一些紧张的气氛,在下课结束后,教室里还有学生和老师逗留不去,有些进度快的班级,已经提前进入了复习阶段。期末学生考得好不好,要看老师有没有给复习到位。学生考得好不好,也关系到科任老师的面子和钱袋。培养出优等生的老师,多少都是有一点物质奖励的,虽然一百两百的也很微薄,但一个农村老师,你上哪里去能捡到一百块?所以临近期末,老师给学生复习得也比较卖力。 或许全校只有颜颜面对期末显得特别淡定了,该下课时她绝不拖堂,该下班时她绝不逗留在办公室,她把属于学生的时间,完完全全地把留给了学生。 周末又到,颜颜在宿舍里对着穿衣镜左顾右盼,把衣柜里的裙子试了一条又一条,总觉得找不到满意的。等工资发了,她一定一定要去买一条漂亮的裙子,能搭得上这双漂亮鞋子的。正在衣柜里翻,手机响了,她一看,是前夫的号码。 她置之不理。自从六一接侬仔的那出闹剧之后,她没有再给何剑打过电话,何剑找过她几次,她一概置之不理。儿子当着她的面,一口饭都没吃饱就被拖走,这一幕太刺激她了。 只是电话铃声一直固执地响着,仿佛她不接,就一直无休止地响下去似的。 颜颜心烦意躁,随意拿了条连衣裙往身上套。她不想接何剑的电话,也不想听见那无休止的手机铃声。铃声一停,她立马拿起手机拨给晓琳。这样何剑的电话就打不进来了。 “”晓琳,那个人又打电话给我了。我真烦。” “哪个人?”晓琳一头雾水。 “是我前夫啊,除了他还有谁?我真是不想再接他电话了,一接他的电话我就烦,就想起以前的那些事情。” “那你就不接呗,无视他的电话不就行了,你还烦什么烦?不过,你不想儿子吗?” “我,我想也没用啊!他又不让我接儿子,就算让我接了他也搞东搞西的,最后还是闹得大家不愉快,搞得我都没脸见人了。” 颜颜跟晓琳诉了一会儿苦,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想着还要赶到三亚去,便挂了电话。 手机里多了几条短信:“速回电。” “有急事,速回电。” “我出差了,孩子一人在家,速回电。” 看到最后一条,颜颜叹了口气,还是回了电话。她可怜的孩子。 她不接何剑的电话,装得很绝情,其实再怎么绝情,那也只是对何剑绝情。对孩子,颜颜永远有着无限的爱。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她的侬仔,如果没有侬仔,她不知道她的人生还有何意义。 何剑告诉颜颜,他已经出差了,要出差三天,他已经托邻居帮忙把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。但孩子这几天,就要交给颜颜了。 “你要出差,怎么不把孩子给送回你妈家?” “我这也是突然任务,送回我妈家要一百多公里,还没有直达车,我要上班怎么送?”何剑说。 “我周末没空。”颜颜硬着心肠说。 “你们周末又不用上班,你怎么没空?” 颜颜说道,“当初我说让儿子把饭吃完再走,你怎么也不同意,说要拉走就拉走。你眼里还把我当成是他的母亲吗?噢,你现在脱不开身了,又想起我是他妈,我在你眼中是这样的吗,我接下儿子你就不让我跟儿子好好过,我不接儿子了你又变着法子来让我接他?” 何剑说道,“你别跟我斗气了,孩子还小,他现在在邻居家里玩,你一定要去接他。” “我接他?我接他到哪里去?”颜颜越说越生气。“我能接他去的地方也就只有哥哥家,上次你在哥哥家闹成这样,那里又不是我自己的家,你凭什么上门去闹啊?你就喝多了两杯图一时痛快,现在好了吧,我能接侬仔接到哪里去?” 颜颜也不知道怎么的,只要一和何剑通上电话,她就变了一个人,那个温柔、和气、淡定全都消失了,脸上只剩下了暴戾和怨气。 也许是在过去的婚姻里付出过太多了,那样真诚付出,却又不得善终,只要一想起过去,便想起那些苦痛。 “你可以和侬仔呆在家里啊,那里也还是你的家啊,大门永远为你开着。你哪里都不用去的。”何剑说道。 颜颜气暴了。如果何剑在她面前,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以前那样,两个人又要斯打起来。 “你要是这么想,那我跟你就无话可谈了。你明明没有能力养孩子,当初偏偏要跟我抢孩子。那抚养权归你了,你出差是你的事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”颜颜挂掉了电话。 何剑的电话立马又追过来了。 颜颜坐在床上,盯着面前的手机,看了好一会,就随便那铃声在房间里响着。过了一会,铃声又再响起来,她摁了拒接键。 她倒了杯水来喝。 这段日子她的生活过得不错,她也不经常去想过去的伤痛,甚至连侬仔的样子,她也只会去想他笑着的时候,他和她一起玩“奖励一个吻”游戏的时候。人生有些事情,过去了就过去了,纠结也没有意义,她想的是怎么样去开创一个好的将来。 何剑一个电话,把她又轰回了现实。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他的电话让她想起过去的纠纷,让她失去了心底的平和,也忘记了微笑。 她要冷静一下。 对着镜子练了一下笑容,她摸出手机,打电话给jeremy。 jeremy听说她要请假,很惊讶,连连问:“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事情,我还是希望你能推一推,先过来上班再说吧。” “我家里忽然有急事,对不起,我看要不你就把我这两天的薪水给扣了吧。” “这不是扣薪水的问题,而是我们预定的日程受到了影响。不过你真的有事,我也没有办法。你先忙你的事情吧,忙完了再说。” jeremy挂了电话,颜颜接着就打给马亮。马亮本来要去车站接她的。现在她走不了了,要跟马亮说一声。 “什么?你不来三亚了?什么事情那么重要?什么事情比上班还要重要?”颜颜没有想到,马亮比jeremy还激动,好像他才是她的老板一样。 “我……就是家里的一点事。”颜颜虽然跟马亮无话不说,可是她离婚、还有孩子的事情,她好像没有跟他说过,此时,更加开不了口。 “你看看你,才上两天班,就翘班了,你们老板准你假了?” “准了。”颜颜的声音很低。 “你没事吧?要不要我来看你?” “不用不用。”颜颜慌乱,“我就是回家里,忽然有点事情。” “有什么事情,一定要跟我说,知道吗?”马亮不放心地叮嘱。 颜颜点头,“知道,我知道。” 挂了电话,眼泪滑了下来。是感动的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