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我早就知道了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七十三章 我早就知道了

终于搞定了接孩子的问题,颜颜懒得再挑选穿什么衣服,穿什么鞋子了。既然不是去三亚,而是去接孩子,一切以舒适轻爽为好。她脱掉裙子,换上条白t恤,搭条齐膝浅蓝牛仔裙,脚上踩双安踏的跑步鞋,一头长发挽起来扎了个马尾,手上的包也换成了容纳空间大的实用背包,一看时间,便急急地往校门口跑。在电话里跟何剑唇枪舌战了这么久,差点就赶不上到市里的公交车了。 出校门时正好老苏在值班,看到她跑过来,便打招呼道,“是不是想到男朋友,归心似箭啊,跑得这么快。” 颜颜冲他点头笑笑。多亏了脚上穿的是跑鞋,要不然,她想跑也跑不起来。 到了市里,颜颜给何剑打了个电话,叫他打电话通知孩子自己走到小区门口。孩子呆着的小姚家,与何剑是对门的邻居,两家关系处得还行。此时颜颜离婚了,与其见到故人让人问东问西,还不如躲着,至少还能有个耳根清静。 颜颜在小区门口等了十来分钟,看见儿子的小身子从路口露出来,虎头虎脑的样子十分可爱。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性,穿着居家服,正是小姚的妻子。看来是小姚挺负责,要亲自把孩子交到颜颜手里才放心呀。 “妈妈妈妈!”小家伙兴奋地一路叫着,跑到颜颜怀里撒娇。姚妻跟在后面,不紧不慢地跟着过来。既然都见面了,颜颜也不好意思装没看见。 “阿容妈,好久不见了。今天麻烦你接孩子了。”颜颜不知道姚妻的名字,她有个四五岁的女儿叫阿容,小区里的人都叫她阿容妈,颜颜便也跟着叫阿容妈了。 “你看你跟我说这个客气话,反正我也要去接阿容,就顺便把侬仔也接回来,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。嗯,你现在变得漂亮多了,要是在街上遇见,不仔细看的话说不定还真不出来呢,以为是哪个小姑娘。”姚妻仔细地打量着颜颜,她整个人气色好多了,跟离婚前那憔悴的样子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看她这个打扮,一副清纯的学生味,绝对不会想到她居然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。 颜颜只是笑,准备拉着孩子走,可姚妻却仍是站着,一点都没有要走开的样子。 “我自己到是不麻烦,可是他爸爸就很辛苦了,一个大男人,每天送孩子上学,下午接孩子回来,还要买菜,真的不容易啊。你看看,一转眼孩子都这么大了。” 颜颜停住了想要迈开的脚步,只是尴尬地站着,不说话。姚妻还要再说什么,看看颜颜的表情,知趣地换话题道,“颜颜,我家里今天煮了很多饭,要不你吃过饭再走?正好家里还煮了粥,特别适合没牙的小孩子吃。” “爸爸,妈妈,我是有牙的小孩子!”旁边的小家伙听到吃的,来了兴趣,后来一听,貌似说的就是他,连忙表态进行抗议。只是他一激动,又忘记了面前站着的是妈妈,一个不小心,又开口叫起爸爸来。 颜颜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,摸摸他的笑道,“对哦,我们侬仔是个有牙齿的小孩子。阿容妈,谢谢你了,我姐家里煮好饭了,在等着我呢,今天就不麻烦你们了。” 谢谢已经说了两次,颜颜再也不想停留下去了,说完了就拉着侬仔的手转身而去。 彼时她也曾拉着阿容妈的手,诉苦,诉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,此时,却已是物事人非,看见她,只有满目沧桑之感。阿容妈也比以前老了,眼角都是细纹,又穿的是家居服,活脱一副黄脸婆的标本。颜颜估计自己也差不了多少,也比以前老啦,没有哪个女人,可以逃得过岁月的审判。 “爸爸,妈妈,我们是不是又要去守信哥哥家呀?我是不是又可以见到守信哥哥啦?”小男孩仰起头,满脸期待地问。 “噢!你很喜欢去守信哥哥家吗?” “那当然!守信哥哥家很多好玩的玩具!有些我见都没有见过。而且他还要送玩具给我!” 颜颜正要回答,手机响了,她一看,是马亮的。 “颜颜,你的事情怎么样了?没有问题吧?”电话那头传来马亮疑惑的声音。 “嗯,没有什么问题。” “妈妈妈妈!”小男孩看到妈妈忙着接电话,没理自己,感到自己受冷落了,不高兴地撅起小嘴。 颜颜有点尴尬,赶紧对着侬仔摆摆手。她能说什么好呢?她并不想存心欺骗,可是面对马亮,如果说自己是回来接孩子,她说不出口。 好像这话如果一说出口,她和他之间就出道了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。 “刚才那是?我听到有人叫妈妈,那是……你的孩子?”马亮迟疑了一下问道。 “啊?什么?”这回颜颜吃惊了。“嗯”,她略加思索,回答道,“是的,我回来接孩子。”对人撒谎却被人抓了现行一样,颜颜的脸唰的一下子红起来。 她跟马亮说过许多张毅的事情,也说她生活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比如跟陈晓玲起纠纷,比如刘星的追求,可是关于侬仔,她好像一句话都没有提起来过。 “是这样的啊?你是因为接孩子,所以才没有来三亚上班的吗?”马亮问道。 “嗯。” “孩子,有什么问题吗?没事吧?”马亮又问。 “没有。什么事情都没有,他很好。”颜颜忽然间有种心虚的感觉,“你好像,一点都不惊讶啊?” “我为什么要惊讶?”马亮感到奇怪。 “就是,孩子的事情呀,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过,对不起……”颜颜说完,发现自己说错了,她和马亮之间,并没有过什么承诺,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自己是一个当过妈妈的人,没有跟他讲,好像也不过分吧。现在自己提起来,似乎是把马亮当成了对象,所以才要向他解释……真是越说越尴尬啊! “噢,你说这个事啊?我早就知道了。”马亮淡淡地说。 “啊?什么,你早就知道了?我怎么不知道?我是说,我怎么知道你知道?” 好拗口,好像绕口令啊。 “你亲口告诉我的。” “啊?什么时候?” “你亲口说的你全都忘光了?嗯,你是不是高兴昏头了,这连你都给忘记了。当时你还说——”马亮停了下来。 “我还说什么了?”颜颜追问道,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。 “爸爸,妈妈!”小家伙看着妈妈接了半天电话,又开始抗议了。 “你还说——不跟你说了,你先好好陪孩子,等你方便的时候再给我电话吧。”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那奶声奶气的“爸爸,妈妈”,马亮忽然失去了再说下去的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