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颜颜的谎言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七十五章 颜颜的谎言

小家伙眼巴巴地看着张凤英削苹果,等张凤英把苹果削好了递到他手里,他眨巴着大眼睛,拿着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,说道,“好好吃啊!谢谢外婆!外婆真好!”把个张凤英哄得眉开眼笑,还真有种错觉,感觉这小家伙真是她的亲外孙。这还不算,他咬了一口以后,走到外公面前,把苹果递出去,说道,“外公外公,你也吃一口吧!我妈妈说这些都是买给外公的!” 两个老人平时在家里,就是平淡地吃饭睡觉,就是一空巢家庭,这时看到小家伙憨态可掬的样子,无不开怀大笑。钟国生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,笑道,“你真的要送给外公吃啊?外公吃完你就没有了哦?”小家伙认真地点点头,说道,“嗯,就都给外公吃吧。侬仔最爱外公了。” 颜颜听得汗颜,她可没教过侬仔这么献媚,没想到这小家伙无师自通,见着两个老人觉得亲切,居然开始拍起马屁来了。 张凤英在旁边逗道,“那外婆呢,外婆也要吃苹果。你不爱外婆吗?” 小家伙想也不想就说道,“爱,侬仔最爱外婆了。你要吃就吃吧。”说着把手里的苹果送到张凤英面前。 钟国生假装生气,“你把苹果拿给外婆了,那外公怎么办,外公吃什么哦,你不是说最爱外公吗?” 噢,小家伙这回感到为难了,他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大家都憋着笑,看看他怎么办。只见他想了一会,眼珠一转,说道,“外公外婆都不要抢!妈妈买了很多苹果的!”他一指茶几,“这里不是还有很多吗?” 大伙儿一阵乐,一时间天伦之乐其乐融融。 一家人在客厅逗小孩子儿玩了一会儿,张凤英便张罗着吃晚饭了。 晚饭很简单,三菜一汤,清炒瘦肉、西红柿炒蛋、炒空心菜,外加一个海白豆芽汤。张凤英一脸歉意地说道,“你打电话来的时候市场已经收了,我也没有买到菜,就到路口小卖部拿了几个鸭蛋来炒西红柿。今天就这几个菜将就吃了啊。” “阿姨你说这话就外道了,我又不是做客,回家吃饭,可不就是图吃个家常便饭吗?”颜颜笑道。 “明天你早点去买菜,买只鸡回来给颜颜补补。颜颜太瘦了,要多吃一点。”钟国生吩咐道。 张凤英连声说好,心里却暗自怪自己多话,要是没那么多废话,老头子不一定想起来让自己去买鸡。一只土家鸡,怎么也得三十来块钱,三十来块平时可够他们老两口吃个三四天的。 颜颜没说话,夹了西红柿炒蛋到孩子的碗里。张凤英看了,也跟着夹些肉块到侬仔的碗里,还说道,“侬仔,要吃多点,长大块点啊!” 小家伙很乖地说,“谢谢外婆。” 颜颜心里惊诧,在哥哥那里,嫂子不但给他夹菜,有时还干脆搂着他喂饭吃,也从来没有看到他说过谢谢伯母,就好像他知道伯母是真心疼爱他一样。看来这小家伙观察力太强,也能分辨得出真心假意,亲疏有别。小小年纪就这么会观言察色,颜颜心里忽然感到一阵心酸。他才四岁啊,本来是最天真最会撒娇的年纪,却是如此早熟,第一次见到外公外婆便会乖巧地喊外公外婆,还说什么侬仔最爱外公外婆。 “颜颜,你最近在学校里工作怎么样?”钟国生问道。 “嗯,还好。上次六一比赛,我们班的学生出了个英语节目,获得了一等奖。” “噢,那不错,不错。颜颜哪,我说的话你要记在心上啊,你要上进,就要关心政治。” “嗯。”颜颜心里苦笑,她一平民百姓,一个小女人,让她关心政治,她关心得上吗?当太监的命却要操皇帝的心?不过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点头。 “不关心政治的人是没有前途的。我入党的时候也才20出头,在59年,粮食紧张的时候入了党,你知道那时候入党多不容易吗?那是讲究又红又专的年代呀。可跟你们这个时候不一样。但不管什么年代,都要跟着党走才有希望。现在入党都不算个什么事的,你不要跟爸说你连一个党都入不了吧?” “爸,我交过入党申请书了。”颜颜撒谎。她入党干什么?她每天关心的都是自己的吃喝拉撒,入了党每个月还得交十几块钱的党费,这事儿她可不乐意。但当着老父亲的面,她又不敢反驳。 这个话题饭桌上的另外两个人都插不上嘴,张凤英便只负责往每个人的汤碗里加汤、小家伙里碗里夹菜,而小家伙也沉默着大口嚼着肉。 “你交入党申请了?交了以后情况怎么样,你也不能一交了事,要经常跟党支部书记打听打听情况。现在快七一建党节了,马上不要出一批……” “哎,你怎么把肉给吐出来了?”颜颜打断了钟国生的话。 桌上三个人一起看着侬仔吐到桌上的肉渣。那肉块,也就被咬了几口,像条白色的肉虫软软地趴在他的汤碗边上。 “妈妈,我咬不动。”侬仔看到三个人都不说话盯着他,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事。 “咬不动你就慢慢地嚼,嚼的时间长一点,就可以嚼烂了啊。你看看,一块肉被你吐到桌子上,多浪费!”颜颜说道。 “来来来,再吃一块,小孩子要吃肉才能长高的哦!”张凤英夹一块肉递到小家伙的面前,小家伙看看颜颜,又看看张凤英,嘴巴一张,把那块肉咬进嘴里,嘴巴不停地动起来。 看着小家伙把肉给咬到嘴里,钟国便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这七一马上就要到了,你们学校应该会发展一批党员的,你那申请书的情况,你要问问。你不闻不问,人家领导怎么会考虑你呢?” “嗯,我会问的。”颜颜唯唯诺诺,她压根就没交过入党申请书,人家党支部发展党员关她屁事。“不过我想起来了,我们学校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发展过党员了,可能我这次也没有什么希望吧……”颜颜信口开河,党支部什么动态她从来不关心,哪里知道有没有发展党员啊。为了不让父亲到时候更加失望,她只有先给他打打预防针了,真是每撒一个谎,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