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父女谈话 - 乡村女教师之第二春

第七十六章 父女谈话

看到颜颜的态度,似乎不把入党当一回事,钟国生有点不高兴。“你可要抓紧点啊,在这个社会,你不跟着党走,那是没有前途的,你不是党员的话,领导根本就不会考虑提拔……” 钟国生的话还没说完,又被颜颜打断了,“你怎么又把肉吐出来了?”只见侬仔又把嘴里的肉吐在桌子上了,他的汤碗旁边此时已趴着两根虫子似的肉渣渣。 侬仔抬起头看着颜颜说道,“妈妈,这个肉太硬了,一点都不好吃,我不爱吃。” 张凤英陪笑道,“这个,我不知道你带孩子回来,我要是早知道的话就把肉给煮得烂一些了。” “没事,他就是这点挑剔。”颜颜转头对侬仔说道,“你碗里的肉妈妈帮你吃了好不好?你就吃西红柿炒蛋好了,这些都很好吃的。还有,外婆做的菜也很好吃,以后可不许对外婆不礼貌了,知道吗,外婆辛辛苦苦做菜给你吃,你怎么能说不好吃呢?” “他小孩子懂什么呀,这没有关系的,小孩子嘛,你对他也太严格了。”听颜颜这么一说,张凤英心里特别受用,一高兴,便乐得做好人,说道,“要不我把这肉再回锅炖炖,把它给弄得适合小孩子吃。” 颜颜赶紧推辞道,“不用不用,他小孩子,一天不吃肉没关系。” “不行呀,小孩子正在长身体呢,一天都少不了肉的。” “嗯,也是,那这样吧,我拿一点去回锅煮过。”颜颜说道。 “我来吧我来吧”,张凤英说着就要把装着炒瘦肉的碟子端走。 “不用不用,还是我来做,我知道他喜欢吃怎么样的,你不了解他,我毕竟是他妈。”颜颜拿了一个小碟,夹了些肉放到小碟里,说道,“侬仔你慢慢吃,我去把这些肉加工一下,做成肉沫蒸蛋给你吃喔。” “好的好的,妈妈,我最爱吃肉沫蒸蛋了。”小家伙还想说这些肉不好吃,又想起妈妈刚才说的,不准说外婆做的菜不好吃,便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,只伸了伸舌头。 看着颜颜放下饭碗,端了碟子到厨房去了,钟国生的脸色变得严肃了。难得颜颜回来一次,他正要趁机好好教育下颜颜,给颜颜指导下人生道路,却被饭桌上这个小家伙弄得没影了。 钟国生退休前在政府上班,他对仕途最感兴趣,偏偏运气不佳,几次提升的机会都与他错肩而过,最后到他退休时,只是一个小小的股级干部。他深以为憾事,便把自己尚未实现的人生理想寄托在儿女身上。不料儿子钟靖靖是个妻管严,每天下了班就猫回家里做家务带孩子,这在他眼里就是不思进取的表现,“男做女工,越做越穷”;而女儿颜颜则工作没几年就早早结了婚,结婚也就算了,不到两年就离掉,婚姻坎坷,他也无可奈何,却还梦想着女儿聪明伶俐,或者哪天时运来了能有大发展也说不定。 钟国生一厢情愿地想让女儿走仕途,完全没有考虑到女儿是否有这个能力,是否感兴趣,是否在这个圈子里。颜颜就是一个教书的,跟政治的关系太远太远了,上百号人的教师里才有一个校长,颜颜要从一个普通老师爬到校长,那得多远啊?多少老师,教书教了一辈子,到白发苍苍退休还乡的时候,也只不过是一个连教导主任都混不上的普通老师。何况颜颜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? 可孩子都是自己的好,在每个当父亲的人眼里,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完美、最有能力、最聪明的。钟国生对女儿仕途的困难与艰险都视而不见,只想着女儿必须要先入党,这个是向上爬的必要途径,只要入了党,说不定哪天机会就来了。如果不入党的话,机会来了也只能干瞪眼哪。可这孩子婚路坎坷,走了弯路了又把这个拖油瓶给带回家,弄得连顿饭都吃不好,吃个饭还要专程给孩子弄吃的。她这么一弄,怎么有时间钻研教学、怎么还有时间进步呢,更不要说她还要找嫁人了。 钟国生越想越觉得有必要找颜颜好好谈一下话了。这个时候,他想起发妻的好了,如果颜颜妈还在世,这种谈话,交给做妈妈的去做就好,现在身边这个是继母,是没法胜任这个工作的,他只好亲自出马,好好跟颜颜谈一谈了。 只是孩子刚回来,他不想马上跟颜颜谈这个沉重的话题,便任由颜颜这两天里陪着小家伙玩耍、讲故事,围着侬仔团团转。钟国生心里那个气呀,可再气他也忍着。 颜颜走的前一天,颜颜把孩子哄睡了,回到客厅看电视。钟国生终于抓着了机会,跟颜颜很严肃地谈了孩子的事情。 “你看你,这都离婚了好几年也没有再找,你还有没有可能跟何剑复合?”钟国生先试探下颜颜的口风。 “爸,要是有可能复合,当初就不会离婚了。”颜颜斩钉截铁地说。 “何剑这个人哪,其实就是爱喝两口小酒,我看他其实对人不错的,对我们这边外家人都不错,心眼挺好的,你真的不会考虑他了?” 颜颜无语。当初离婚的时候,她想着离也就离了,关于何剑的暴行,她并没有跟父亲提及。 “爸,真的不可能了,我就算单一辈子,也不可能会考虑他的了。我这个人是这样,不会走回头路,吃回头草的了。” “傻孩子你说什么傻话?你怎么可能单一辈子,你还年轻,你肯定还是要再成家的呀。爸爸问你这个事情,其实也不是要替你做决定。你既然不打算跟何剑复婚了,那么孩子的事情你就要早做打算。” “做什么打算?”颜颜问道,心里隐约觉得不安,不知道父亲今天是怎么了。 “你以后不要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,以后不要再见孩子了,这样会影响你再成家的。” “爸!”颜颜吃了一惊,她虽然一直担心父亲会这么想,但这两天看到父亲和孩子与挺亲近,还以为没事了,没想到父亲还要专程给她上政治课。 “孩子抚养权已经归何剑了,我都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了,我偶尔接接孩子,这怎么可能对我再婚有影响呢?要是连我接孩子都不能接受的话,那种男人,我跟他成家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 “颜颜,你毕竟不是男人,你完全不懂男人的心理。哪个男人愿意帮别人养儿子呢?你把孩子带在身边,对你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” “爸,孩子抚养权又没有归我,我只是周末接接,这又怎么了,怎么娶我的男人又帮别人养儿子了?”颜颜很不明白,也显得有点激动起来。 “我说的你听着就行了。以后呢,你最好就不要再接孩子了。你要为自己的将来想一想。你舍不得孩子,其实,孩子无论是不是在你身边长大的,等他长大了,他一样会认你这个母亲,因为母亲只有一个;你要是现在就把心思放在他身上,你哪里有时间去成家,你以为一个人带个孩子很轻松啊?”钟国生的声音越来越严厉,“你就算把孩子带在身边,那又有什么用,把孩子养大,孩子也不姓钟,孩子姓何,是要认祖归宗的,到头来你也只是帮别人养大了孩子而已。” “孩子无论姓钟姓何,都是我的孩子啊!”颜颜迷惑地说,“又怎么能说是帮别人养大了孩子呢?” “我说你呀,就是经历的事情太少,很多人生的事情你根本就不懂!”钟国生的声音越来越大了,“到清明节的时候,孩子拜的是何家的祖宗还是钟家的祖宗?这种事情我不知道见过多少,女人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,到最后孩子大了就回前夫家认祖归宗去了,当妈妈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既付出了精力又耽误了青春你懂不懂?你呀,当初没听我的话,走了弯路,不能再走一次弯路了。你不要以为孩子是你带大的,就是你的孩子了,孩子大了要认祖归宗,这个就是社会现实,你一个人是抗争不了的!” 颜颜无语,看着父亲激动的脸,她只有默默地低下了头。跟父亲争论有什么用呢?只会让矛盾激化,双方更加不愉快而已。再说了,别说只是周末接接孩子了,就算是现在没拿抚养权,也不代表着她会放弃这个孩子!孩子由何剑抚养,这只是她的一时权宜之计,她迟早是要把孩子拿回来的,那时候,跟父亲的矛盾会更加大了吧? “做女人要狠得下心,你管孩子干什么呢?他都能狠得下心不珍惜你,不管孩子,才搞得家庭破裂,你怎么就不能狠得下心肠呢?你心太软,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……” 钟国生还在喋喋不休,颜颜却完全听不进去了,只在心里面暗暗发狠,一定要提升自己,早日给侬仔一个真正的家!哥哥那里去不了了,父亲这里也不能再带侬仔来了,颜颜很感到很悲哀,天下虽大,却没有她们母子俩的容身之处啊!她知道父亲是为了她好,但父亲居然不能容纳她的儿子,这让她很是伤感!如果真的是为她好的话,怎么就不能体谅她的心情呢,她只是接接孩子而已,根本就不算是抚养孩子啊! 颜颜闷声不再反驳父亲的话,可眼中的悲哀越来越浓厚。她有种感觉,从此不想再回这个家了。只要想到父亲不能够接纳她的儿子,她的心就特别痛。如果有一天,父亲知道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儿子过上好日子呢?那时候会怎么样,此时连她接下孩子都有这么大意见,那时候她是真正把孩子带到身边了,她那一贯专制、说一不二的父亲,与她的隔阂恐怕会比长城的墙还要厚了。